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品读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32|回复: 0

《荷马史诗》连载 第一部 《伊利亚特》 (十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15 20: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品欣赏
包含内容:  
关键字: 伊利亚特 女神 头领
第一部 《伊利亚特》  

第十一卷 ——对两军战况阿基琉斯大感兴趣


黎明女神从高贵的提托诺斯身边起来,
把阳光洒向永生的天神和芸芸众生,
宙斯命令可怕的争斗女神埃里斯
手握战斗的令牌,来到阿开奥斯人的船边。
她站在奥德修斯巨大的海船上,
这船停在船队的中央,一头是埃阿斯的营帐,
一头是阿基琉斯的部队,他们都自信
自己的勇力,驻扎在最远的地方。
女神在船上发出可怕的呐喊,
全军都听得很清楚,
激起了每个阿开奥斯士兵的战斗勇气,
能够使他们英勇地、不屈不挠地拼杀。
现在,每个战士都觉得战争比乘船
返回家园更让人兴奋不已。

阿特柔斯之子命令士兵全副武装,
准备出战,自己也动手披挂上了铠甲。
首先在小腿上裹上精美的胫甲,
用银质踝扣牢牢地固定在上面,
又披上胸甲,
那是基倪拉斯王的馈赠。
在塞浦路斯岛的基倪拉斯
听说阿开奥斯人准备越洋远征特洛亚,
就把胸甲赠给阿伽门农以示友谊。
这件胸甲缀满了各种条带,
十条深蓝色珐琅带,十二条黄金带,
还有二十条锡带,在脖颈的两侧
还各有三条蛇形的珐琅带护住咽喉
如同高高在上的宙斯显示在天空的彩虹,
向人间放射出瑞祥的光芒。
然后他背上双刃利剑,剑柄上
镶嵌着闪亮的金钉,刀刃插在
银质剑鞘里,剑鞘系在金色的背带上。
他伸手抓住一面可以护住全身的大盾,
结实、美观,周围是十个青铜圈,
中间嵌着二十个发亮的半圈锡块,
中央是一块深蓝色的突起的珐琅,
上面雕着戈尔戈人狰狞的面容,
目光凶残,两侧是恐怖神和溃逃神。
盾牌的长蛇,朝不同的方向探出三个脑袋。
他又戴上两侧各有一支硬角,有四个突起
的头盔,盔顶系着马鬃,摇曳着,让人不寒而栗。
最后,他抓起粗壮的双枪,
锋利的铜尖映出夺人的寒光,直冲云天。
雅典娜和赫拉立即投出一枚炸雷,
以表达对这位富有的国王的赞赏。

头领们命令各自的车手把战车停在壕沟边,
整整齐齐地排列起来,
自己则跳下战车,全副武装地,迈步向前。
立即,惊天动地的喊声回荡在黎明的草原上。
首领们首先在壕沟旁列阵,
各自的车手随后跟进。
克罗诺斯之子在他们中间激起狂热和喧嚣,
从高空中降下一阵血雨,
执意要把许多勇士的灵魂送入哈得斯的冥府。

特洛亚士兵在平原的高处已排开阵势,
他们身边是伟大的赫克托尔,卓越的波吕达马斯,
特洛亚人敬若天神的埃涅阿斯,以及
安特诺尔的三个儿子波吕波斯、阿革诺尔和年轻的阿卡马斯。
站在最前面的是赫克托尔,
他手持浑圆的大盾,如同凶狠的天狗星,
时而从黑云中显现,时而又隐入云层。
就象这样,赫克托尔一会出现在前沿阵地,
一会又在军阵后部出现,不断地鼓励士兵拼杀。
他铜盔铜甲,熠熠生光,如同带埃吉斯的宙斯
扔掷出的威力无穷的炸雷。

将士们,有如在富人的农田里的割麦好手,
分成两队相向而行,刀挥之处,禾秸尽数倒地,
就象这样,特洛亚人和阿开奥斯人
面对面地冲撞在一起,没有一个人想后退。
如同互相咬啮的恶狼,
让残酷的争斗女神眉开眼笑。
永生的天神中只有她亲临现场,
其他的都安静地呆在
遥远的奥林卑斯山的山岭上,
呆在他们各自精美的宫殿里。
他们都在抱怨乌云神宙斯,
指责他不该让特洛亚人取得胜利。
而宙斯一点儿也不在意,远离众神,
独自一人踞坐在高处,
俯视着双方的激战,
望着人杀人和人被人杀的铜光闪闪的残烈场面,
迷醉在自己强大的权力之中。

从黎明女神的出现到日光的渐强,
双方频频扔掷长枪,人仰马翻,
等到在深林中砍伐高树的樵夫
在连续不断地砍伐树木之后,
累得精疲力尽,而且肌肠辘辘,
就为自己准备了午饭之时,
达那奥斯人奋起拼杀,
冲破了敌人的阵线。
阿伽门农一马当先,杀死了士兵的统帅
比埃诺尔和车手奥伊琉斯。
奥伊琉斯当时正跳下战车,准备还击,
但阿伽门农的枪尖已刺入了他的脸颊,
穿过皮层和颅骨,
溅出喷涌而出的脑浆。
阿伽门农就这样杀死了来势汹汹的车手,
然后抛尸当地并剥去了死者的衣衫和铠甲。
随即,他又杀死了普里阿摩斯的两个儿子
伊索斯和安提福斯,
一个是私生,一个是婚生。
他们两个同乘一辆战车,私生的伊索斯拉住马缰
身旁站着尊贵的安提福斯。
他俩以前都曾被阿基琉斯抓住,
绑在伊达山谷,后用赎金赎回。
阿特柔斯之子,权力广大的阿伽门农
用长枪刺中了伊索斯乳头的上方,
用利剑劈中了安提福斯的耳朵,
后者翻身落车。等剥去战甲后,
才认出他俩,因为在阿基琉斯他们
从伊达山带来时见过他俩。
如同猛狮扑入鹿穴,
扑住幼小的鹿仔,用利牙撕碎,
挖出鲜嫩的心脏,
即使母亲就在旁边也无能为力,
因为它早被吓傻,
惊恐地逃窜在茂密的丛林里,
大汗淋漓,惊恐也成为狮子的口中食。
就象这样,兄弟俩死时,没有一个特洛亚人敢于靠近,
他们为了自己早已抱头鼠窜。

接着阿伽门农又逼近了聪明的安提马科斯的两个儿子
佩珊德罗斯和英勇的希波洛科斯。
安提马科斯曾收下帕里斯送给他的大量的礼物,
所以反对把海伦交还给阿开奥斯人。
两个儿子同乘一辆战车,一起驾驭飞奔的骏马,
看到阿伽门农如天神般地直奔而来,
两人吓破了胆,马缰从手中脱落,
他们从车上跪倒哀求:
“活捉我们吧,伟大的阿特柔斯之子,
这样你会得到难以数计的赎礼,
我们家中有大量的黄金、赤铜和灰铁,
如果我父安提马科斯知道我们
仍然活着,关押在海船之上,
他就会不假思索地献上数不胜数的礼物。”

两人泪水横流,悲切地哀求国王,
但却得到一番无情的回答:
“你们既然是安提马科斯的儿子,
那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俩。
在特洛亚人的大会上,他竭力
主张杀了墨涅拉奥斯,当时,我的兄弟
正和奥德修斯作为使者出访此地。”
说罢,他挥枪击中了佩珊德罗斯的胸膛
并挑出了战车,让他仰面跌在泥地上。
另外一个想下车逃跑,也当即毙命
阿伽门农用剑砍断了脖子和一条胳膊,
旋转着,如一块木头,倒在人群之中。
此后,他率领着众多的阿开奥斯人
扑向人群最密的地方。
双方短兵相接,迫使对方就范,
战车激斗战车,挥动着锋利的长枪,
在纷乱的马蹄之下,广阔的平原泥尘滚滚。
强有力的国王阿伽门农一马当先,奋勇杀敌,
同时大声激励自己的士兵拼杀。
如同熊熊的烈火冲进了茂密的森林,
借着风势,迅速在林中蔓延,
丛丛灌木在烈火焚烧下连根拔起。
就象这样,仓皇逃窜的特洛亚士兵一个接一个
地倒地,纷纷死在阿伽门农的手下。
飞快的骏马拖着空空的战车四处乱窜,
怀想着它们的车手,而后者早已躺在地上,
接受比妻子还亲切的秃鹰的触摸。

宙斯引开了赫克托尔,使他远离
武器、尘土、黑血和死亡。
而阿伽门农却气势汹汹,紧紧相逼,
激励阿开奥斯人奋勇向前。特洛亚人一败涂地,
经过祖先达尔达诺斯之子伊洛斯的墓地
和平原之上的无花果树林,打算退回城里。
阿特柔斯之子挥舞着沾满血污的双手,激励士兵紧紧追击。
特洛亚人在城门的橡树旁停了下来,
后面还有许多兵士在平原之上仓皇溃逃,
如同雄狮趁夜追赶着牛群,
只有一头牛迎头撞上了死亡。
雄狮用利牙撕开了它的脖子,
大口地喝着流出的血液,吞食着肉里的肚脏。
就象一只雄狮,阿特柔斯之子追赶着,
不停地放倒落在后面的特洛亚士兵。
他杀死了许多士兵,他们从车上翻下来,
脸朝向地,或仰见着天。
他的前前后后乱枪飞舞。

阿伽门农逼到了城门外边,
准备攻打坚固的城堡,
这时天神和众生的主宰从天而降,
到达了水泉众多的伊达山顶,紧握着可怕的炸雷。
他命令金翅的伊里斯带去口信:
“去赫克托尔那里吧,迅速的神使,
告诉他如果看见对方的统帅阿伽门农
在前沿冲杀,杀死大量的特洛亚人,
就让他暂且躲避,但要鼓励士兵
奋起杀敌,不要畏缩。
一旦阿伽门农被刺中或射中,
回到战车,就让赫克托尔大力拼杀,
我会向他注入勇力,一直杀到海船边,
直到夕阳西下,夜幕降临。”

听罢,迅捷的神使伊里斯领命而去,
冲下伊达山,来到了圣城伊利昂。
她看见普里阿摩斯之子赫克托尔
正站在制作精良的战车里。
伊里斯降在他身边,说道:
“如宙斯般聪颖的赫克托尔,
天父让我把口信传给你,
如果你看见阿伽门农在前沿冲杀,
杀死大量的特洛亚人,
就暂且躲避,但要鼓励你的士兵
奋起杀死,不要畏缩。
一旦阿伽门农被刺中或射中,
回到战车,你就大力拼杀,
天神会赐你勇力,使你直杀到海船边,
直到夕阳西下,夜幕降临。”

说罢,快捷的神使离他而去。
赫克托尔马上跳下战车,全副武装,
手握长枪穿行在军阵中,不停地鼓励士兵们奋起杀敌。
特洛亚人掉转身体抵抗对手,
后者也迅速调整了战术,
拉开了军阵。双方相持不下。
阿伽门农身先士卒,冲锋在前。

请对我说,家住奥林卑斯山的文艺女神们,
谁首先冲出对抗阿伽门农?
是特洛亚人还是帮助他们的支军将领?

首先出来对抗阿伽门农的是魁梧英俊的伊菲达马斯,
他是安特诺尔之子,出生于美丽富绕、
盛产绵羊的色雷斯,自小由他的外祖父基塞斯
收养在自己的家中,还有他自己的女儿,美丽的特阿诺。
待他长大成人,
外祖父把自己女儿许配给他,让他留下。
当他风闻阿尔戈斯人登陆特洛亚后,
就扔下新婚妻子,
率领十二条海船前来参战。
经过佩尔科特,把船留在那里,
然后率领士兵徒步到达伊利昂。

两位勇士相向而行,咄咄逼近。
阿特柔斯之子掷出的长枪,未击中对方,
仅从身旁穿过,而对方却刺中了阿伽门农
身前的腰带,压上了全身的力量。
但枪尖并未扎透护腰,
顶在白银上,卷了尖刃。
趁此机会,阿伽门农抓住枪杆,
猛力夺了过来,并挥剑砍断了脖子,
他登时手足瘫软,翻倒在地,
从此长睡不醒。
多么可怜!为了帮助朋友,他扔下了新婚妻子,
还未得到体贴和温柔,尽管他付出了丰厚的彩礼,
首先是一百头牛,然后又是一千头羊,
当然他拥有数不清的羊群。
然而现在阿特柔斯之子夺走了他的一切,
拎着精美的铠甲返回自己的军阵。

见到这样的惨景,安特诺尔的长子,
勇敢的斗士利昂,抑制不住强烈的悲痛,
泪水涌出了眼眶。
他正站在阿伽门农的侧面,
猛一投枪,击中了后者的肘部,
扎穿了肌肉,阿伽门农全身一震,
但依然拼杀不停,扑向科昂,
手中握着坚韧的长枪。科昂
正在拖着兄弟的尸首,
向着伙伴大喊请求援助,
恰好在他用盾牌掩护他兄弟拖入自己军阵时,
阿伽门农的枪头到达了他的肌肉里,
登时手脚酥软,
被阿特柔斯之子割去了脑袋。

就这样,安特诺尔的两个儿子都被
阿伽门农送了命,共同奔赴哈得斯的冥府。

阿伽门农依然奋力搏杀,
不断地用长枪、利剑和巨石
攻击敌手,尽管汩汩的鲜血
往外直冒。等鲜血停流,伤口愈合后,
剧烈的疼痛让阿伽门农难以忍受,
如同分娩的妇女坚韧地忍受着
产痛之神埃拉提埃带给她们
的剧烈疼痛。无法忍受的疼痛
渐渐削弱了阿伽门农的力量。
终于他跳上了战车,吩咐车手
尽快送他回到海船,
临行前,他大声地喊道:
  “亲爱的朋友!阿尔戈斯人的首领们,
你们必须顽强抵抗住敌人,
保卫我们的海船。看来,一切的主宰
宙斯不允许我战到夜幕降临。”

然后,车手扬鞭策马,
载着国王迅速冲向海船,
战马如此地飞速,腾起浓浓地尘埃,
一会儿就全身上下热汗淋漓。
一见阿伽门农撤出战场,
赫克托尔向特洛亚人和吕西亚人大喊:
“勇敢的特洛亚人,吕西亚和达尔达尼亚人,
鼓起勇气来吧,我的朋友们!
最英勇的敌手已经离开。克罗诺斯之子宙斯
已经许诺我们巨大的胜利。
驾起飞快的骏马吧,让我们大展神威。”

他的话语,激励了每个人的勇气。
如同猎人催赶犬牙尖利的猎狗
追击一头野兽、野猪或是雄狮。
就象这样,杀人不眨眼的如阿瑞斯的赫克托尔
激励着豪迈的特洛亚人冲向敌军。
他一马当先,冲入战争的最前沿,
与敌人合力拼杀,如同突如其来的飓风
在黑色的洋面扬起了滔天巨浪。

宙斯赐予普里阿摩斯之子巨大的光荣。
那么谁第一个在他手下丧命?谁是后一个?
首先送命的是阿赛奥斯,其次是奥托诺奥斯、
奥皮特斯、克吕提奥斯之子多洛普斯、奥斐提奥斯、
阿革拉奥斯、埃叙姆诺斯、奥罗斯以及希波诺奥斯。
除了将领外,还有数不清的士兵,
如同泽费罗斯掀起的巨大风暴,
击散了南风带来的朵朵云彩,
在海面上激起了排空大浪,
在风的怒吼之中,水沫四溅。
赫克托尔杀死的敌人的脑袋就如同这飞溅的泡沫。

如果不是奥德修斯,阿开奥斯人
将在毁灭性打击下仓皇逃回海船。
冲着狄奥墨得斯,奥德修斯大喊:
“提丢斯之子,我们的勇气到哪里去了?
我的战友,快过来!同我一起阻挡住敌军,
免得被赫克托尔夺去海船,让我们受尽侮辱!”

听罢,强壮的狄奥墨得斯答道:
  “我很想同你一道抵抗敌军,
但可能徒劳无益,看来宙斯一定
要让特洛亚人取胜,而不是我们。”

说罢,他一枪刺中了廷布拉奥斯,
并把他挑下了战车,而那个车手,
神勇的摩利昂则死于奥德修斯的枪下。
抛下那两具尸首,
他们二人冲入人群厮杀,
如同两只发怒的野猪,扑向追击的猎狗。
他们顽强的反攻,让阿开奥斯人摆脱了赫克托尔,
得到了珍贵的喘息机会。

两人又扑向两位驾车的勇士,
佩尔科特人墨罗普斯的两个儿子,
他是一位高明的预言师,曾劝阻
儿子不要参战,可惜儿子拒不听从,
在死神克尔的驱使下上了沙场。
他们死在提丢斯之子、神枪手
狄奥墨得斯手下,被剥走了坚固的铠甲。
同时,奥德修斯杀死了希波达摩斯和许佩罗科斯。

坐在伊达山上,宙斯俯视着全场,
平衡着双方战争实力,让双方相持不下。
提丢斯之子掷出长枪击中了
派昂之子阿伽斯特罗福斯的大腿,
后者无法迅速撤退,他是如此愚蠢,
竟让车手在远处等候,
气势汹汹杀上前沿,没想到枉送一命。

见此情景,赫克托尔大喝一声,直冲过来,
众多的特洛亚士兵跟随着他。
见到他,咆哮战场的狄奥墨得斯禁不住哆嗦一下,
对旁边的奥德修斯说道:
  “该死的赫克托尔扑过来了,
我们要冷静,顽强地抵抗住他。”

说罢,瞄准对手的脑袋,
掷出了长枪,正中头盔。
可铜盔太硬,铜枪尖无法进入,
那是福波斯·阿波罗的馈赠,
共有三层保护,还带有孔眼。
赫克托尔赶忙退回人群,
跪在地上,伸出手撑按住地面
支住身体,眼前一阵阵昏黑。
当提丢斯之子走到远远的枪着地的地方捡起枪时,
赫克托尔才缓过神来,
跳上战车,回到激战的阵前,
摆脱了可怕的死神。
强有力的狄奥墨得斯大声叫嚷:
  “你这条恶狗!竟然又捡回了一条性命,
阿波罗又一次拯救了你,
不枉你在激战前向他的祈祷。
如果有位天神也来保佑我,
我一定会让你送命。
现在,我要去追杀其他的将领。”

说罢,他去剥夺派昂之子身上的铠甲。
不防,海伦的丈夫阿勒珊德罗斯
隐蔽在达尔达诺斯之子、古代君王
伊洛斯的坟墓上的石碑之后,
瞄准了士兵的统帅、提丢斯之子,张弓射箭。
当时,狄奥墨得斯正从尸首身上剥下铠甲
盾牌和头盔,利箭呼啸而来,
带着势不可挡的杀气,
扎进了狄奥墨得斯的右脚面,钉在了地上。
见到一箭命中,帕里斯哈哈大笑,
跳出了碑石,大声夸耀自己:
  “击中你了!我总是百发百中!
如果正中肚腹,送你上西天,就更好了。
这样特洛亚人就会松一口气,
因为他们见你,
如同山羊见到雄狮。”

听罢,强大的狄奥墨得斯面不改色,说道:
  “你这个蹩脚的箭手,吹牛大王,
敢和我面对面地碰刀对枪吗?
弯弓和利箭不能使你强大,
你最多只能射中我的脚面,
而且如此地软弱无力,
如同被顽童或妇女用针扎了一下。
但若有人撞上我的枪头,
绝不会逃脱性命,
他的妻子会痛苦地抓破脸面,
他的孩子将变成可怜的孤儿,
鲜血浸湿了泥地,肉体迅速地烂掉,
光顾他的秃鹰将多过痛哭的妇女。”

这时,奥德修斯走至身边,站在面前,
他才得以坐下,任凭战友拔出利箭,
剧烈的疼痛咬啮着他的心灵。
他再忍受不住,跳上战车,
命令车手快速把自己送回海船。

于是,只剩下奥德修斯一人站在那里,
身边空无一人,士兵都被吓跑了。
悲叹之中,他自言自语:
“我的天!我该怎么办?
临阵脱逃是巨大的耻辱,可只身被俘,后果更不堪设想。
克罗诺斯之子驱散了所有的阿开奥斯人。
我的心啊,为何做这样的斗争?
逃脱战场是懦夫的行径,
在任何险境中都顽强勇敢才是真正的战士,
无论是进攻还是被攻击。”

他这样思量着,
众多的特洛亚人向他逼近,
为了自己的生存希望,将他团团围住。
如同勇敢的年轻猎人和一群猎狗
围住了冲出树林的野猪,
凶狠的野猪磨着闪着白光的利牙,
向围拢来的猎人们咧嘴恐吓,
但猎人们毫不惧怕,围住不放。
就象这样,特洛亚人围住了宙斯钟爱的奥德修斯。
奥德修斯的长枪第一个击中了
杰出的得奥皮特斯的肩膀,
又接连杀死了托昂和恩诺摩斯。
又一枪击中刚从战车跳下来的
克尔西达马斯的肚子,
后者栽倒在泥地里,双手挣扎着直抓泥土。
他抛下他们不管,紧接着击中了卡罗普斯,
他是希帕索斯之子,索科斯的亲生兄弟。
为了挽救兄弟,神勇的索科斯
来到了奥德修斯的面前,说道:
“好战的,擅用权术的奥德修斯,
今天不是你杀了希帕索斯的两个儿子,
剥夺了他们的战甲,
就是在我的枪下送掉性命。”

说罢,枪头击中了对手的大盾,
力道巨大的长枪穿过盾牌,
又穿透了精工细作的胸甲,
划破了肋骨部分的皮肉,
但没有刺入心脏,因为有雅典娜的保护。
奥德修斯心知性命无忧,
后退了几步,对索科斯这样说道:
“可怜的人,死神正在盯着你。
你刺伤了我,中止了我向特洛亚人的进攻,
但是你却无法逃脱死亡,
你将被我刺亡,进入哈得斯的冥府,
赠给我巨大的光荣!”

听罢,索科斯转身就逃,
奥德修斯的长枪正击中他的后背中央,
穿透了前胸,他轰然倒地。
神一样的奥德修斯开口自夸:
“希帕索斯之子索科斯,
你躲不过死神的追击,他还是追上了你。
可怜的人!可怜你的父母
不能为你合上双目,
食人的秃鹰会盘旋在你的躯体之上。
如果我死了,阿开奥斯人定会为我举行隆重的葬礼。”
说罢,从自己的伤口处,咬紧牙关,
拔出了索科斯的长枪,
鲜血喷涌而出,让他怵然心惊。
看到强敌流血不已,特洛亚人欣喜若狂,
纷纷猛扑上来。
奥德修斯一边撤退,一边求救,
竭尽全力大吼三声。
英武的墨涅拉奥斯听到了求救之声,
对旁边的埃阿斯说道:
  “伟大的英雄,宙斯钟爱的埃阿斯,
我听见了奥德修斯的呼喊,
好象他孤身一人被围在
特洛亚人的中央搏杀,
急需救助,让我们快点儿前往救援。
他独自一人身陷重围定会受到伤害,
如果失去他,我们该是多么不幸!”

说罢,他率先前行,杰出的埃阿斯紧跟其后。
当他们找到奥德修斯时,敌人正尾追不舍,
如同凶猛的一群灰狼围阻一只
刚刚被猎人射伤的角鹿,
虽然伤口还流出鲜血,但跳起来依然迅捷,
可是箭伤的疼痛终于消耗了它的勇力,
在林荫之下,灰狼一拥而上,将它撕碎。
这时,神明派来一只饥饿的猛狮,
将灰狼吓得仓皇逃窜,
将角鹿独享。
就象这样,无数的特洛亚人紧紧地
追杀着勇敢的奥德修斯,
后者摆动手中的长枪拼力抵挡。
这时手持大盾的埃阿斯护到了他的身前,
一看不妙,特洛亚人四处逃散,
卓越的墨涅拉奥斯双手挟住奥德修斯,
冲出了人群,这时,车手把战车赶到他们跟前。

神勇的埃阿斯冲向特洛亚人群,
杀死了普里阿摩斯的一个私生子多律克洛斯,
接着潘多科斯、吕珊德罗斯、皮拉索斯和皮拉特斯
相继死在了他的枪下。如同一条汹涌的大河,
挟着宙斯降下的滂沱大雨,水花四溅的泻入平原,
狂卷着许多干枯的橡树和松树
冲起了大量的泥沙,浩浩荡荡地冲进大海。
就象这样,埃阿斯在平原上大片地扫荡,
砍杀着难以数计的战马和士兵。

这边的战况,赫克托尔一无所知,
他正在战场的左侧斯卡曼德罗斯河畔拼杀,
那里,人头落地,鲜血成河,
在惊天动地的喧器声中,神一样的赫克托尔
和伊多墨纽斯奋力地拼杀。
阿基琉斯舞动着长枪,驾驭着战车,大开杀戒,
但是阿开奥斯士兵毫不退缩,坚持战斗。
可是当美丽绝伦的海伦的丈夫阿勒珊德罗斯
瞄准了阿开奥斯杰出的战士,士兵的统帅马卡昂,
并用利箭射中了他的右肩时,
阿开奥斯士兵才大为忧虑,
担心对手会夺去马卡昂的性命。
于是,伊多墨纽斯对涅斯托尔说:
  “涅斯托尔,涅琉斯之子,阿开奥斯人的骄傲,
赶快去挽救马卡昂,把他载在车上,
迅速驶回海船。
战场上缺少这么一个高明的医师可不行,
他能为箭伤者拔出箭头,涂上创伤药膏。”

听罢,涅斯托尔十分赞同,
他跳上战车,车上载着高明的医生
阿斯克勒皮奥斯之子马卡昂。
涅斯托尔扬鞭策马驶向海船,
战马撒着欢儿地飞速奔向目的地。

车手克布里奥泽斯站在赫克托尔身边,
发现特洛亚士兵无心应战,这样说道:
  “赫克托尔,我们是在战场的最外围
同对手拼杀,其他部位的特洛亚士兵
已经即将败退,特拉蒙之子埃阿斯,
他手提着大盾,正在驱杀我们的士兵。
我们赶紧去那边吧,
那里战斗最为激烈,
将士、战车混成一片,
呐喊声声,直冲云霄。”
说罢,他扬鞭策马,
马儿得到指示,迈腿前驱,
奔驰在两军之中,
踩踏着遍地的尸首和盾牌,
鲜血溅满了战车轮轴和外侧的护栏,
并在马蹄和车轮的挤压之下四处飞溅,
赫克托尔挥舞着手中的长枪,
如猛虎下山般地冲进激烈战斗着的人群,
给阿开奥斯人一个措手不及。
他一直躲避着埃阿斯,
因为与后者作战,会激怒宙斯,
所以他利用枪矛,利剑和巨石,
凶猛地屠杀着其他阿开奥斯将士。

埃阿斯在宙斯的旨意下开始撤退,
他把七层牛皮制成的盾牌背在背后,
如同一只受惊吓的野兽,
扫视着人群,慢慢后退。
如同一头褐色的雄狮在农民和凶狗的
围攻下,恋恋不舍地仓皇逃离牛圈,
尽管它曾发动多次进攻,
他们占不到一点便宜,
因为狗和农民绝不会让步,他们整夜在旁看守,
保护着珍贵的牛群。乱石飞火扑面而来,
吓坏了饥饿的狮子,
无可奈何,满怀失望地在天亮之前怏怏而去。
就象这样,埃阿斯也满怀失望地
无可奈何地撤退,
担心着海边的船只的安全,
又如同一只倔强顽固的毛驴
在麦田之中大肆吞食,任凭孩子们的棍棒夹击,
仍然吃得心满意足,等到力量微弱的孩子们
把它赶出麦田时,它已经饱而又饱。
就象这样,特拉蒙之子,神勇的埃阿斯
被特洛亚人和来自各地的友军们
追赶,敌人的枪矛不时地击中他的大盾。
英勇的埃阿斯一会儿回身拼杀,杀退追兵
一会儿掉转身子,迅速回撤。
就这样,他且战且退,
阻挡了敌人冲向海船。
如雨般密集的飞动的长枪,
有的击在了大盾之下,
有的未曾碰到皮肉,
就落在地上,扎进泥土之中,
还颤动着吃人的欲望。

欧埃蒙之子,卓越的欧律布洛斯
看到埃阿斯在对手的围攻下拼杀,
使策马上前,并肩作战,奋力掷出长枪,
刺中了孚西奥斯之子阿皮萨昂,
枪头深深地扎入内脏,后者腿一软,倒在地上。
欧律皮洛斯迅速上前,剥去死者的铠甲。

但他却被英勇的阿勒珊德罗斯盯住,
后者正弯弓向他瞄准,弓弦一松,
利箭射中了欧律皮洛斯的大腿,
箭杆随即崩断,巨大的疼痛袭遍全身。
幸亏他立刻撤回自己的人群,摆脱了死神,
向着阿开奥斯人,他大声呼喊:
  “朋友们!阿开奥斯的首领和将士们!
大家迅速转过身去,保护英勇的埃阿斯,
无数的枪箭正让他难以应付,危在旦夕。
我真担心他是否能摆脱这场恶战。
大家赶快过去,和他一起对付凶猛的特洛亚人。”

负伤的欧律皮洛斯说罢,阿开奥斯士兵回拢过来,
肩上扛着大盾,手中握着长枪,
埃阿斯在他们的掩护之下,
抽身回到了己方的军阵,重新面对敌人。
如同烈火,战斗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此时,涅琉斯之子驾着战车
正载着受伤的马卡昂逃离战场,
被站在船头观战的阿基琉斯一眼认出,
他马上大声呼叫同伴帕特罗克洛斯,
听到呼唤,后者跑出营帐,
如同凶猛的战神。
可是,就在这一刻,死神盯上了他。
墨诺提奥斯之子这样问道:
“英勇的阿基琉斯,为何唤我,
你有什么吩咐?”

捷足的阿基琉斯这样答道:
“墨诺提奥斯之子,深中我意的朋友,
看样子,阿开奥斯人最终要在我的膝下,
向我哀求,因为战争的激烈已让他们无法承担。
亲爱的朋友,你快去寻找涅斯托尔,
向他打听那个从战场上受伤而归的人是谁,
看背影,很象是马卡昂,
可是,战马的速度太快,
使我没有看清他的面孔。”

听罢,帕特罗克洛斯得令而去,
沿着海船和营帐向前奔去。

这时,涅斯托尔和马卡昂已到达目的地,
他们从战车跳到地上,
车手欧律墨冬立即卸下战马。
站在海边,让海风把汗水吹干,
然后走进营帐,坐在舒适的椅子上。
秀美的赫卡墨给他们端来饮料,
这个姑娘是阿尔西诺奥斯之女,
在阿基琉斯攻下特涅多斯之后,
作为一份战利品,被阿开奥斯人
献给了足智多谋的涅斯托尔。
首先,她摆下一张精美的、表面平整、光滑的桌子,
再摆上一只盛满酒菜的铜盘,
里面有美味的大葱、
纯净的蜂蜜和芳香的麦饼。
圆盘旁边放上一只金饰的酒杯,
此系涅斯托尔从家中带来。
这个酒杯做工精致,有四个把手,
每个上面雕着正在吃食的金鸽,
下面是双层的底座。
盛满酒后,这种酒杯十分沉重,
然而涅斯托尔却不费吹灰之力端了起来。
如神般的赫卡墨为他们调制的是普兰那美酒,
又用铜挫挫进一些羊奶酪,
并洒进一些雪白的麦粉。

美妙的饮料,消除了他们的焦渴,
然后开始愉快地聊天。
当神勇的帕特罗克洛斯来到营帐门口时,
涅斯托尔赶紧迎上前去,
亲热地拉住他的手,请进帐内。
但是来客拒绝了盛请,这样说道:
  “亲爱的老人,现在我没有时间坐下,
可敬而又易怒的主人让我来打听,
是谁从战场上受伤而下,
可是现在我看见了,正是马卡昂。
我得马上回去告诉阿基琉斯,
您知道,他是一个性子暴烈的人,
有时会无缘无故地受他斥责。”

来自革瑞尼亚的涅斯托尔这样说道:
  “哪位将领受伤而归,
阿基琉斯怎会关心呢?
即使所有杰出的将领都受伤回到船里,
全军面临着严峻的灭顶之灾,
他也会铁石心肠在旁观望。
如今,提丢斯之子狄奥墨得斯已中利箭,
神枪手奥德修斯和阿伽门农也中了枪,
欧律皮洛斯又被利箭射中了大腿,
刚刚我带回来的受伤的将领
也是箭伤。虽然阿基琉斯勇不可抵抗,
然而他如此冷酷无情,又有何用?
是不是等着特洛亚人烧毁我们的海船,
一个一个地杀死我们的士兵?
可惜我已经年迈,
我多么希望自己恢复年轻时的体力,
就象当年与埃利斯人为抢夺牛群
而进行拼斗时,我亲手杀了
许佩罗科斯之子伊提摩纽斯。
那时他正保卫牛群,
被我一枪击中,倒地而亡,
吓得农民们四处逃散。
我们得胜,获得了五十群牛
和五十群绵羊,以及五十群猪
和五十群山羊,另外还有一百五十匹
褐色母马,膝下带着小小的马驹。
趁着夜色,我们赶着畜群
回到了涅琉斯的皮洛斯,
这让家父心花怒放,
赞扬我年轻轻轻,就可统兵作战,胜利而归。
第二天一早,传令官就到处呼喊,
让那些放债给埃利斯的人集合起来,
接受皮洛斯首领分发给他们的战利品。
埃利斯人借了我们很多钱,
因为我们人少力弱,经常欺负污辱。
多年以前,赫拉克勒斯杀死了不少勇士,
使我们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涅琉斯共有十二个儿子,
可除了我之外,其他十一个都被杀死。
因此,身披铜甲的埃皮奥斯人更加盛气凌人,
不断地欺压,让我们受尽了苦难。

  “从战利品中,涅琉斯选择了一群牛
和一群羊,连同牧人,一共三百。
因为富有的埃利斯人欠他一笔债。
当年为了争夺三脚铜鼎,他派人参赛,
带去了四匹常胜骏马和一辆马车,
可是,全被奥格阿斯王扣留,
只放回了参赛的车手。
老父受尽侮辱,为此恼怒不已。
当时,他留下了自己的战利品后,就分给众人,
其他每个人都得到了平均的一份。
“分发完毕,全城居民一起祭祀天神。
但在第三天,埃利斯人倾巢出动,
向我们大举反攻,并带来了摩利奥兄弟俩,
他们当时年轻轻轻,浑身披挂,
缺乏搏杀的战斗经验。

“皮洛斯的边境,有一座远离阿尔斐斯河的城市特律奥萨,
它雄居山岗,地势险要。
埃利斯人将它重重围住,试图攻破。
在敌人行军之际,来自奥林卑斯山的雅典娜
向我们报信,让我们赶紧迎敌。
皮洛斯人,群情激愤,
军队很快召集起来。
涅琉斯认为我太年轻,不宜参战,
就藏起了我的战车。
可是我徒步行进,在雅典娜的护佑下,
取得了比所有驭车将士更大的胜利。

“在阿瑞涅的弥尼埃奥斯河入海处,
驻扎着皮洛斯的战车部队,
随后步兵们也赶来。
然后大家全副武装向前进发,
正午时分,到达了神圣的阿尔费奥斯河畔。
在那里,我们向伟大的宙斯进献了祭品,
向波塞冬和阿尔费奥斯河神也进献了一头壮牛,
献给目光炯炯的雅典娜的是未拉过车子的小母牛。
然后大家用了晚饭,
全副武装地在河边休息了一夜。

“此时,埃利斯人正在围攻山城,
千方百计地想要攻破。
城市还未攻下,阿瑞斯已向他们施展自己的才能。
当灿烂的太阳刚刚升起,
在祈祷完宙斯和雅典娜后,
我们便投入激战。双方奋力拼杀。
是我首先大开杀戒,夺了对手的战马
杀死了奥格阿斯之婿穆利奥斯。
他娶了奥格阿斯的长女,秀发的阿伽墨得,
此女认识生长在大地上的所有草药。
当他向我冲来时,我扔出了长枪,
正好击中他,将他打倒在地,
然后跳上他的战车,冲在战线的最前沿。
对手看到首领,最勇敢的斗士倒地而亡,
惊恐地四处逃散,
我奋勇追杀,如同一股黑色旋风,
俘获了五十辆战车,车上的两个人
都在我的枪下一命呜呼。
如果不是力大无穷的波塞冬出手相救,
用墨云罩住了他的儿子摩利奥兄弟,
我很有可能会送他们去哈得斯的冥府。
宙斯向皮洛斯人注入了所向无敌的勇力,
把敌人追得逃离广阔的平原,
杀死了无数的敌人,缴获大量精良武器。
我们的战车一直追到盛产麦子的布拉西昂,
险要的奥勒尼埃山崖和阿勒西昂丘陵,
雅典娜才允许我们收住攻势。
我也把最后一个死在我手下的敌人的尸首扔下不管,
和其他阿开奥斯人赶着缴来的战马,回到了皮洛斯。
全体将士不但歌颂至高无上的宙斯,
而且称颂凡人中的涅斯托尔。

  “这就是我,英勇的涅斯托尔,
不象阿基琉斯,为了自己,保持住勇力。
他也许会悔恨不已,如果阿开奥斯人全年覆灭。
我们朋友,墨涅拉奥斯在让你去投奔
阿伽门农时,曾对你万般嘱咐。
因为我这时和奥德修斯都在宫殿上,
所以他向你说的话,
我们听在耳中,记在心里。
为了到阿开奥斯招募士兵
我们来到了佩琉斯富裕的宫殿里。
在那里,我们见到了墨涅拉奥斯、你
以及阿基琉斯。年迈的佩琉斯
正在院子中烧烤牛腿准备向宙斯献祭,
他手握金杯,把杯中的酒
洒向燃着的柴薪以示祭奠。
而你们正用刀割下牛肉,看到
我们到来,惊异的阿基琉斯蹦了起来,
拉着我们的手,请我们进屋入座,
给我们端来丰盛的美味佳肴。
等我们满足了吃喝的欲望之后,
我开始邀请你俩参战。
年迈的佩琉斯激励儿子要作一个
最勇敢,最杰出的勇士。
同时,阿克托尔之子墨诺提奥斯这样告诫你:
  ‘我的孩子,虽然阿基琉斯比你高贵,
而且在力量方面远远超过你,
但你比他大,所以要经常劝导他,
提出对他有益的建议。’
或许你已忘记了父亲的劝告。
但如果你向阿基琉斯进言,他也许会听从,
有天神的帮助,或许你能劝动他,
朋友的劝说总是值得考虑的。
如果他顾忌某种可怕的预言,
或者正在遵循他母亲向他传达的宙斯的指令,
那么他应该派你出战,
带领着米尔弥冬人在拯救阿开奥斯人。
如果你借用他的铠甲,
对手或许会把你误当作是阿基琉斯而不敢进攻,
这样疲于奔命的阿开奥斯人可以稍作休息,
在战场上,短暂的休息是无比珍贵的。
等大家恢复了力量和勇气,
就会一鼓作气把特洛亚人赶到城里去。”

他的话语,激励起了帕特罗克洛斯的斗志,
但马上跑出见阿科斯的后代阿基琉斯。
当跑至伟大的奥德修斯的海船边,
阿开奥斯人举行集会,进行军事审判和对天祭祀的地方时,
遇见了受了箭伤的欧埃蒙之子欧律皮洛斯。
后者正拖着不便的双腿走下战场,
成串的汗珠从头和肩上滚落。
殷红的鲜血从伤口向外汩汩冒出,
虽受此重伤,却依然刚毅顽强。
见此情景,墨诺提奥斯之子心生怜悯,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对他说道:
  “可怜的人们!阿开奥斯人的首领们,
难道你的注定要在异国他乡,
把自己闪亮的躯体喂给野狗吗?
宙斯钟爱的欧律皮洛斯,
你认为阿开奥斯人是否还能抵挡住
势如破竹的赫克托尔的攻势?
是否一定要在他的枪下全军覆灭?”

负伤的欧律皮洛斯这样答道:
  “天神钟爱的欧律皮洛斯啊!
看来我军已不能再获拯救,
几乎所有的将领都已负伤,
有的被枪刺中,
有的被箭射伤,
一个个地逃回海船,而敌人愈战愈勇。
现在,请你扶我回到黑色海船,
拔出箭头,洗净伤口,
再涂上止痛药膏。
听说阿基琉斯曾教你如何调制药膏,
而他自己却得自马人克戎的真传。
因为我们的医师马卡昂也受了伤,
躺在自己的营帐里急需治疗,
而另外一个高明的医师正拼杀在激烈的战场上。”

墨诺提奥斯之子这样回答:
  “我应该怎么办呢?
本来我要去勇敢的阿基琉斯那里,
向他转达涅斯托尔的意见。
但我不忍心弃你而去,你受着这么大的疼痛。”

说罢,他驾起欧律皮洛斯,
将他扶进营帐。侍从们赶紧铺出几张牛皮,
让他躺在上面,帕特罗克洛斯
取出快刀,干脆利落地剜掉箭头,
用温水洗净伤口,
把研碎的草药敷在了伤口之上,
慢慢地,伤口开始干化,鲜血停止外流。


楼主热帖
[美文&演讲] 《绿》朱自清(描述绿的名篇欣赏之一)
[名著名典] 朱子家训节选
[古体诗[古风]] 《将进酒》 李 白
[诗歌] 泰戈尔献给母亲的诗:仿佛
[美文&演讲] Facebook COO哈佛商学院毕业演讲:追随
[近体诗[绝句-律诗]] 草 白居易
[诗词] 《绿》艾青(描述绿的名篇欣赏之三)
[名著名典] 《年的传说》 选自: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史诗] 《荷马史诗》连载 第一部 《伊利亚特》
[随笔&美文] 梦想与现实
[名著&名篇] I have a dream 我有一个梦
[美文&演讲] 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

The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to have a great aim,and the determination to attain it.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品读天下 ( 鄂ICP备12016870号-2|网站地图  

GMT+8, 2019-6-24 17:34 , Processed in 0.160190 second(s), 4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