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品读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38|回复: 0

《荷马史诗》连载 第一部 《伊利亚特》 (十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 19: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品欣赏
包含内容:  
关键字: 奥德修斯 狄奥墨得斯
第十卷  ——深夜,奥德修斯和狄奥墨得斯潜入敌营

阿开奥斯军营的其他将领都陷入了
沉沉的睡眠,做着香甜的美梦,
只有全军的统帅,阿特柔斯之子,
心事重重,考虑着各种军务,难以进入甜美的梦乡。
如同美发的赫拉的丈夫掷出炸雷,
降下狂风暴雨或铺天盖地的冰雹
和寒雪,降落在广阔的田野中
或者在某处引发了一场杀人的恶战。
也象这样,阿伽门农心绪烦乱,
发自内心深处的悲叹撞击着厚重的胸膛。
远望对面的特洛亚平原,上面燃着无数的营火,
特洛亚城前传来音乐的节律,
加上特洛亚士兵阵阵的吼声,让他烦恼不已。
然后,他又观望阿开奥斯人的军营和船只,
忍不住,他手绞紧了头发,
忍受着巨大的折磨和苦痛,
向高高在上的大神宙斯祈祷。
思来想去,他觉得最应该做的
就是找到涅琉斯之子涅斯托尔,
看看这位智者能否和自己想出一个好的计策,
拯救所有阿开奥斯人于危难之中。
马上,他从床上坐了起来,穿上精制的草鞋,披上硕大的狮皮,
黄褐毛色,油滑而光亮,直拖到地。
最后,他操起了粗长的枪矛。
同样,墨涅拉奥斯地心中烦闷,
难以入眠。正是为了他,
阿开奥斯人远渡重洋来到此地,
加入了激烈的恶战。
他披上了一张带着斑点的豹皮,
又抓起一个圆顶铜盔戴在头上,
一支锐利的矛枪抓在手中,
迈出营帐,要去唤醒权力广泛的兄长阿伽门农,
后者统治众多的民众,人们对他敬若天神。
阿伽门农正在船尾边披上闪亮的铠甲,
见到弟弟的到来,喜出望外。
咆哮战场的墨涅拉奥斯首先说道:
  “我的兄长,为何全副武装?
是否打算派遣某位勇士潜入敌营,刺探军情?
大概无人愿意执行这项任务,
因为天高月黑孤身一人前往敌营,
此人必有超出常人的胆量。”

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这样答道:
  “宙斯钟爱的墨涅拉奥斯,
眼下,我们必须想出一个办法,
以拯救阿开奥斯人,保护海船。
可见宙斯已改变了主意,
赫克托尔的祭品比我们的更让他满意。
我从未见过也未听过有谁象神勇的赫克托尔那样,
在一天之内带给阿开奥斯人如此重大的损害。
赫克托尔,他不是神,也不是女神的爱子,
他只是一个凡人,他带给我们的重创,
将留在我们的记忆中,痛心不已。
你立即沿着海船快跑,
请来埃阿斯和伊多墨纽斯,
我亲自去叫醒神一样的涅斯托尔,
让他去加入哨兵队伍,向他们发布命令。
哨兵们会服从他的,他的儿子是哨兵的将领,
由伊多墨纽斯的伙伴墨里奥涅斯扶助。
他们执行防范敌人的任务。”

咆哮战场的墨涅拉奥斯这样回答:
  “我将如何执行你的命令?
在我向他们传达了你的命令后,
你让我在此等候,还是去找你?

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这样答道:
  “你在那等我,因为营中道路错杂,
免得我们彼此寻找反而错过。
你到了他们的营区,要大声喊叫,
叫出他们家族的名称和父亲的名字,
记住要语气谦恭,莫要傲慢。
现在我们要凡事小心,因为在我们出生时候,
宙斯就把痛苦压向我们的肩背。”

阿伽门农耐心地嘱咐了弟弟,打发他走,
自己就去寻找士兵的统帅涅斯托尔。
在营帐和海船旁边,涅斯托尔
正躺在松软的床上,
床头排着闪亮的铠甲,
大盾,两支长枪和发光的头盔,
还有一条华丽的腰带,那是在他
不服年老,参加杀人的恶战时,
系在身上的。
见到有人走来,他用胳膊支起身体,问道:
“在昏黑的夜里,在别人沉睡之时,
是谁独自穿行在军营之中?
你丢了骡子,还是在寻找伙伴?
不要偷偷地靠近。说!你要干什么?”

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这样答道:
“阿开奥斯人的光荣,涅琉斯之子涅斯托尔,
我是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
就是那个有一口气在,
宙斯都会让他劳碌不停的那个人。
阿开奥斯人面临巨大的苦难,我为他们担忧,
不能入眠,所以这样不安地巡行。
我头脑一片混乱,从内心深处
害怕全体阿开奥斯人遭到毁灭。
我的心狂跳着,手脚不停地颤抖。
看来梦神也忘记了你,如果你愿意,
就和我一起去哨兵那里看看,
看看他们是否因为极度疲乏而沉沉地睡去,
而把警戒的重任丢在脑后,
敌人就驻扎在眼皮底下,
谁也料不准他们是否会深夜袭击。”

来自革瑞尼亚的涅斯托尔回答他道:
“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在我看来,足智多谋的宙斯不会让
赫克托尔的野心得逞。
如果阿基琉斯平息了怒火,回来参战,
宙斯就会让特洛亚人遭受巨大的痛苦。
我愿意跟随着你,去叫醒其他的首领,如提丢斯之子、
奥德修斯、善跑的埃阿斯和费琉斯之子勇敢的墨革斯。
还应有人去叫醒下面这些人,
神一样的埃阿斯、伊多墨纽斯,
他们的海船在较远的另一边。
我要责怪墨涅拉奥斯,
尽管当着你的面,冒着你对我生气的危险,
在这关健时刻,他竟酣然入睡,
让你独自一人四处忙碌。
他应前往各处营帐,恳求首领们起来,
因为我们大家正面临毁灭。”

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这样答道:
“老人家,在平时,我常常责备他,
他总是懒惰散慢,粗疏大意,
但并不说明他愚蠢、无能,
而是一切由我负责,他依赖于我。
但是今晚他却积极主动,
我已派他动员召唤其他的将领。
我们走吧,在墙门前哨兵那里
会遇见他们,那是我约定的聚会地点。”

来自革瑞尼亚的涅斯托尔答道:
“这还不错。当他请求别人或发命令时,
阿开奥斯人决不会违抗或抱怨。”

说着,他披上一件衬袍,
在闪亮的脚上系上一双精制的草鞋,
在肩头别上一件两层的绛色大袍,
袍子外面有一层长长的弯卷的羊毛,
手中紧握住一支粗壮的长枪,
迈步向前,沿着阿开奥斯人的海船。
来自革瑞尼亚的涅斯托尔
首先唤醒了如宙斯般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
声音如此洪亮,使奥德修斯马上走出营帐,
向他们问道:
“在神赐的夜晚,你们为何巡行在军营中?
是不是有什么麻烦?”

来自革瑞尼亚的涅斯托尔回答道:
“宙斯的后代,拉埃尔特斯之子,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
不要动怒,阿开奥斯人正面临着苦难,
我们必须商量出一个办法。
来,我们一起去唤醒其他首领。”

听罢,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回到营帐,
背上精制的盾牌,和他们同行。
他们到达了提丢斯之子狄奥墨得斯的营帐,
后者正睡在帐外,
周围是武器和躺着的伙伴,
他们头枕着盾牌,旁边插着长长的枪矛,
尖锐的枪头闪着亮光,如同宙斯的电闪。
狄奥墨得斯酣睡着,身下铺着一张耕牛皮,
头下垫着艳丽的毛毯。
来自革瑞尼亚的涅斯托尔走到他身旁,
为使他远离梦乡,用脚踢他,并大声斥责:
“快醒醒!提丢斯之子,难道你要睡到天亮?
你不知道敌人就扎营在平原上,
逼近了我们的海船,中间仅隔一小块地段?”

说罢,狄奥墨得斯突然惊醒,
跳将起来,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老人家,您总是这样一丝不苟。
阿开奥斯军营中的年轻人都在哪里?
为何不见他们去唤醒各处的首领。
老人家,你真是个认真的人。”

来自革瑞尼亚的涅斯托尔答道:
“我的朋友,你的话一点儿不错。
的确,我有儿子,也有部下,
蛮可以派他们四处走动。
可现在阿开奥斯人面临毁灭,
我们的脖子正架在刀刃下,
不知我们将要受死还是逃生。
如果你可怜我,就帮我唤醒埃阿斯
和费琉斯之子,毕竟你比我年轻。”

听罢,狄奥墨得斯披上一件闪亮艳丽
的狮皮,伸手抓住一支长枪,
去唤醒那两位首领,领他们去聚会。

当他们来到岗哨时,发现队中并无人昏睡,
个个手握兵器,巡视周围,
如同警觉的看守羊群的牧犬。
听到树林中野兽的响动,
就吠叫起来,夹杂着人的叫喊,
睡意就此无影无踪。
哨兵们也是这样警惕地防范着,
凝目远视平原,
严密地监视特洛亚人是否进攻。
老人看到他们如此尽责,
高兴地鼓励他们,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继续密切监视敌人吧,我的孩子们,
抑制住睡意,不给敌人夜袭的机会。”

说罢,他率先跨过壕沟,
阿开奥斯的国王和首领们跟随其后,
同行的还有涅斯托尔之子和墨里奥涅斯,
后者也来参加谋划。
走过壕沟,来到一片空地上,那里没有尸首。
那是强大的赫克托尔在夜幕降临之后,
整兵撤退的地方。
大家席地而坐,开始商讨起来。
来自革瑞尼亚的涅斯托尔首先说道:
  “我的朋友们,不知你们之中是否有人
敢于冒险深夜潜入敌方的军营
去刺探消息,
或者抓住游荡的散兵,
或者偷听他们的谈话。
不知他们如何打算,在打败了我们之后,
想继续逼近,而是撤回城里。
若能探得军情,并平安返回,
英雄的美名将传遍天下,
丰厚的礼品也归他所有。
率领船队的将领不知有多少,
每人都将送他一头母羊,
连同吃奶的羊羔,
这是礼物中的最高档次,
英雄还可借此参加各种宴会。”

听罢,各位将领沉默不语。
终于,咆哮战场的狄奥墨得斯开口说道:
  “老人家,我有胆量和勇气
前往敌营刺探军情。
如果有人作伴,我会更加高兴,而且信心百倍。
两人总比一人强,这对计划更有利。
单凭一个人的智慧,
往往不周到,而且犹豫不决,难下决心。”

听罢,众人争先恐后,愿意同去,
他们是阿瑞斯的侍从
大小埃阿斯,还有墨里奥涅斯、
涅斯托尔之子、阿特柔斯之子墨涅拉奥斯,
以及刚毅顽强的奥德修斯。
他们都热血沸腾,情绪高涨。
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说道:
  “中我心意的提丢斯之子狄奥墨得斯,
这么多人愿意同去,
你就选择一个最好,最合适的人吧。
不要盲从虚名,
抛弃了真正的英雄,
也不要顾忌地位和出身,运用劣才,
哪怕他是强有力的权贵。”

这样讲话,是怕金发的墨涅拉奥斯中选。
然而,咆哮战场的狄奥墨得斯这样说道:
  “如让我任意挑选,我怎能漏掉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他刚毅勇敢,
而又斗志昂扬,是雅典娜最钟爱的人。
如有他在身边,即使赴汤蹈火,
也能安然返回,因为他的智慧无人企及。”

坚毅的天神般的奥德修斯这样答道:
  “提丢斯之子,在场的各位都了解我,
所以你无需夸张地赞美我,
也不要责怪我。
我们赶紧出发吧,黎明女神正在走近,
黑夜已去了二分,仅剩下一分。”

说罢,他们全副武装。
狄奥墨得斯的利剑留在了船上,
所以特拉叙墨得斯把自己的双剑借给他,
还给他一面盾牌和牛皮帽。
牛皮帽,又称便盔,是年轻人惯带的,
牛皮做成,无角,无盔冠
墨里奥涅斯交给奥德修斯一张弓,
一个箭袋和一把利剑,
并拿出一顶皮制头盔戴在他的头上。
皮盔内层是交错相交的耐用的绳条,
外层两侧插着野猪闪亮的獠牙,
中间垫着毛毡。
在奥墨诺斯之子阿明托尔的家里,
奥托吕科斯偷得此盔,并带出埃勒昂。
奥托吕科斯转给库特拉的安菲达马斯,
后者来到斯坎得亚,当作人情,
送给了摩洛斯,摩洛斯又传给了儿子墨里奥涅斯,
而如今它顶在奥德修斯的头上。

他们武装完毕,威武之势让人战栗,
一一告别各位首领,起身出发。
雅典娜派遣的苍鹰
从他们右后方飞过,夜色迷茫,
两人虽不能看见,却可耳闻它的啼鸣。
看到吉兆,奥德修斯大喜,暗中祈祷雅典娜:
  “带埃吉斯的宙斯之女,请听我说。
我的一切都在你的护佑之下,
如今我更加需要你的帮助,
请允诺我们迅猛地伤害特洛亚人,
再安然地返回我们的军营。”

咆哮战场的狄奥墨得斯也在祈祷:
  “请听我说,宙斯之女,女神中的将军,
请你象护佑出使特拜的提丢斯那样
护佑我。在阿索波斯河,他与
阿开奥斯人告别,给卡德墨亚人
捎出友好的信息。可在归途之中,
他动用了武力,只因有你在他身旁。
现在,请你与我同行,
我将献给你一头一周岁的,宽额面的,
从未被驯服的小牛,
并用金片裹住尖角,
敬献在你的祭坛上。”

雅典娜聆听了他们的祈祷。
作完祈祷,他们继续行进,
行进在浓黑的夜里,
如两头跨过鲜血横流、尸横遍地的屠宰场的雄狮。

遵照赫克托尔的命令,特洛亚勇士并未入睡。
特洛亚人中高贵的首领和长老
聚在一起,仔细听着
赫克托尔想出的绝妙计划:
  “你们中间谁愿执行这项任务,
圆满完成,他将得到重赏。
我将送给这位勇敢的人
一辆战车和两匹阿开奥斯船上
能找到的最好的骏马。
他需要潜到海船旁边,
探明那里的军情。是与往常一样,
有人防守,还是趁着黑色,
准备逃走。他们已经精疲力尽,
所以顾不上安排岗哨,巡视全营。”

听罢,各位将领默不作声。
人群之中,有个多隆,是传令官欧墨得斯之子,
拥有大量的黄金和铜,
长相不雅,却腿脚迅捷,
是个独子,有五个姐妹。
他对赫克托尔和大家说道:
  “赫克托尔,我相信自己的力量和勇气,
愿意前往敌船刺探军情。
你要举起王杖向天发誓,
若我成功而返,
你就把佩琉斯之子的车马送给我,
就是那两匹骏马和铜光闪亮的战车。
我将潜入军营,找到阿伽门农的船只,
首领们大概正在那里商讨,
是准备逃跑,还是顽强抵抗。”

听罢,赫克托尔举杖发誓:
  “让赫拉掷雷的丈夫宙斯亲自作证,
除你之外,没有其他特洛亚人乘这样车马,
它们是你终生的荣光。”

这么一个无法兑现的誓言,
却鼓舞了迅捷的多隆。
他挂上一把弯弓,披上一张灰狼皮,
戴上一顶水獭皮帽,握一支矛枪,
冲出营区,直奔敌人的海船。
然而他并未生还,带回敌方的军情。

他离开喧嚷的军营的黑压压的战车,匆匆上路,
立即被宙斯的后代、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发现,
后者对同行的狄奥墨得斯说道:
  “看见了吗?狄奥墨得斯,敌营中来了一个人,
不知是想刺探我方军情,
还是打算趁着黑夜剥取尸首上的铠甲,
我们只让他从面前走过
然后从后面袭击,将他抓住。
如果他拔腿快跑,
你就用枪逼他逃向海船方向,
让他无法逃回自己的军营。”
说罢,他们躲在旁边的尸堆后面,
看到那人毫无知觉地从面前经过,
等他跑出一段距离,
大约象骡子拉犁,犁出一条地垄的长短,
用几头骡子拉犁比壮牛更快。
两人开始反过头来追击。
多隆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
心中暗想,可能是赫克托尔又派人来
唤他回去,大概军队要撤回城里。
当他们相距更近时,
他才发现追赶的人原来是敌人,立即拼命逃跑,
后面的两人也穷追不舍。
如同两条有经验的凶猛的猎狗,
盯上林间一头小鹿或一只野兔。
猎物发出尖叫,撒腿拼命地奔逃。
就象这样,提丢斯之子和攻城掠地的奥德修斯
追赶着多隆,切断了他的退路。
雅典娜把巨大的力量注入狄奥墨得斯的体魄,
在身披铜甲的阿开奥斯人中,无人能自夸,
可以打败狄奥墨得斯而稳居第一。
强有力的提丢斯之子举枪大喝:
  “站住!否则,我就要投出长枪,
那时你的身上就会多个窟窿。”

说罢,他掷出长枪,故意偏了一点儿,
枪尖紧贴着多隆的右肩擦过,
扎进前方的泥土里。后者吓得木然不动,
牙齿上下直打架,惊恐难抑。
两人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
反压住了他的胳膊。可怜的人流泪哀求:
  “活捉我吧,我会交上赎金,
我拥有大量的金、铜和灰铁,
我父会献上难以数计的厚礼,
如果他听说我被关押在阿开奥斯人的海船。”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这样答道:
  “镇静些,我还不想杀死你。
要想活命,就老老实实地交待!
在别人都安睡的浓黑的夜里,
你为何独自一人,偷偷摸摸跑向海船?
是打算剥夺尸首上的铠甲,
还是受赫克托尔的派遣刺探我方军情?
也许是你自愿这么做的?”

多隆四肢颤抖,这样答道:
“是赫克托尔派我来的,许诺给我尊贵的礼物,
就是光荣的佩琉斯之子的骏马
和精制的战车。
他让我趁夜前往你们的军营,
刺探情报,看看那些海船
是像往常一样有人看守,
还是失败的敌人趁着夜色茫茫
正计划上船潜逃,
今天的重创可能使你们疲惫不堪,疏于防范。”

微笑着,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这样说道:
“当然,埃阿科斯之子,英勇的阿基琉斯的车马,
是你魂牵梦绕的急于想得到的礼物,
然而,除了它们的主人,永生的女神的儿子之外,
无人能够控制住骏马。
那么你继续回答,必须说实话,
你在什么地方离开了赫克托尔?
他的武器放在何处?他的车马又在何处?
特洛亚人哨兵如何安排?士兵在哪里休息?
他们有没有军事方案,
是想乘胜紧逼,驻扎在此地,
还是放弃阿开奥斯士兵撤兵回城?”

多隆,欧墨得斯之子这样答道:
“请你放心,我会把全部情况都准确无误地告诉你,
现在,赫克托尔和众头领们正在
神一样的伊洛斯的墓前商讨,
因为那里比较安静。
说到担任警戒的哨兵,
那是一个都没有。
只有特洛亚人,他们点起了营火,
是为了提醒同伴,不要沉入梦乡,
而另外来自各地的友军却毫无警戒,
早已沉入深深的梦乡,因为他们的妻子儿女远离此地。”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继续询问:
“友军住在何处?和特洛亚人住在一起,
还是分离宿营?把一切都详细地告诉我。”

多隆,欧墨得斯之子这样答道:
“请你放心,我会把所有情况准确无误地告诉你。
卡里亚人、派奥尼亚人、勒勒革斯人、
考科涅斯人和神勇的佩拉斯戈人驻扎在海边;
吕西亚人、英勇的密西亚人、善于车战的弗利基亚人、
和墨奥尼埃人住在廷布瑞一带。
可是,你为何如此详细地问这些问题?
如果你们想袭击我们的营盘,你们可以先从色雷斯人开始,
他们新来不久,与众军分开,独自扎营在最顶头,
由埃伊奥纽斯之子瑞索斯带领。
我见过他的骏马,那是我见到的最好最高大的战马,
皮毛比雪还胜三分,跑起来如同旋风。
战车也很精美,镶嵌着黄金和白银,
那由纯金打制而成的铠甲让人惊叹不已。
只有永生的天神才适合披挂那样的铠甲,
凡人无福,无力消受。
快把我抓回海船,
或者把我手脚并捆在这里。
你们尽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办事,
之后,就明白我说的是不是实话。”

强有力的狄奥墨得斯鄙夷地盯着他,说道:
“多隆,你是不是想从我的手里逃走?
尽管你提供了重要情报。现在你被我们抓住,
如果释放你,还你自由,
你还会来到我军海船边
刺探军情或者在战场上与我们厮杀。
只有你现在死去,
才永远不会再伤害阿开奥斯人。”
听罢,多隆伸手抚着狄奥墨得斯的下巴,
请求饶命,但后者却毫不留情,
挥剑砍断了脖子和两侧的筋腱,
多隆的头颅滚入泥土,嘴巴还一张一合说着什么。
他们摘下水獭皮帽,剥下狼皮衣,
捡起了弯弓和长枪,
神一样的奥德修斯把它们高高举起,
向着护佑胜利者的雅典娜祈祷:
  “尊敬的女神,请收下这些战利品。
在所有的天神之中,我们首先向你献祭,
请引导我们去色雷斯人驻兵之处。”

他高举着战利品,挂在高高的柳上,
捋来一把芦苇和柳条,作为明显的记号,
这样,在回来的路上,不至于找不到它们。
踩着鲜血和尸首,他们继续前行,
一会儿,就到达了色雷斯人的军营。
他们在沉睡,
因为他们太疲乏。
精良的武器放在身边,整齐地排列着,
分成三行,战马静静地呆在主人的旁边。
中间睡着瑞索斯,身边立着他的战马,
马缰绳牢牢拴在战车栏杆上。

奥德修斯眼尖,一眼看见了他,
向狄奥墨得斯指点着,说道:
  “这就是多隆告诉我们的色雷斯人的首领
他旁边站着他的战马。该你施展威力的时候了,
别在这里呆站着,快去偷马,
不然,你负责杀人,我去抢马。”

雅典娜已激起了狄奥墨得斯的勇气,
后者挥动宝剑,一剑一个,
死者发出含混的呻吟,
鲜血浸湿了土地。
如同一头雄狮闯进毫无戒备的羊群,
带着贪婪的气势,猛扑过去。
就象这样,提丢斯之子冲向色雷斯人,
一口气杀死了十二个。他杀完一个,足智多谋的
奥德修基斯就抓住双脚,拖到一边,
这样鬃毛飘洒的骏马就可顺利通过,
免得因踩上尸首而受惊,
这样的惨景,它们并不常见。
提丢斯之子终于来到首领的面前,
后者正沉重地呼吸,因为正做恶梦,
梦见了奥纽斯的后代。提起宝剑,
提丢斯之子结果了他的性命。
刚毅的奥德修斯解下骏马,
握住马缰,离开了尸首遍地的地方。
他不知马鞭放在战车里,
只用弯弓击拍着战马。
他向狄奥墨得斯吹了一声口哨,招呼后者。

然而狄奥墨得斯正在权衡,
是拉走或扛走装饰精美的战车,
还是继续砍杀色雷斯人。
正在此时,雅典娜来到身边,
向他说道:
  “英勇的提丢斯之子,
到了返回海船的时候了,
如果哪位天神唤醒了特洛亚人,
你就会被敌兵追赶不舍。”

他认出了女神的声音,
立刻跃上战车,奥德修斯扬鞭策马,
二人向海船急驰而去。

远射神看到发生的一切,
看到雅典娜帮助狄奥墨得斯,
勃然大怒,他降到特洛亚人中间,
唤醒了色雷斯人的将领希波科昂,
后者是瑞索斯的高贵的族兄。
他猛然醒来,发现快马杳无踪迹,
士兵躺在地上,呻吟着挣扎,
见此情景,不禁大放悲声。
军营中喊声鹤起,一片混乱,
惊讶的人们愣在了那里,
而制造惨剧的勇士已逃往海船。

到达了杀死多隆的地方,
宙斯钟爱的奥德修斯勒住战马,
狄奥墨得斯下车取来战利品,
重新登车,交给奥德修斯。
他们抽打着骏马,马儿撒着欢儿地奔跑,
直冲向黑压压的海船。

涅斯托尔耳尖,听到了马蹄声,说道:
  “阿尔戈斯的国王和首领们,我的朋友们,
不知是真是假,我要说出,
远处有急驰而来的战马,
希望正是奥德修斯和狄奥墨得斯
抢来了特洛亚人的快马,
可我又担心,害怕阿开奥斯人中
最杰出的勇士已被特洛亚人杀害。”

他的话刚刚落音,勇士已到了营前,
见到他们安然返回,大家欢声雷动,
握住双手,祝贺他们胜利返回,
来自革瑞尼亚的涅斯托尔率先问道:
  “阿开奥斯人的骄傲,伟大的奥德修斯,
你们是从特洛亚营中夺取这些马?
还是,哪位天神赐予的礼物?
它们如此闪亮,恰似耀眼的阳光。
我虽已年迈,却从未偷懒,
躲在海船边,我一直上场杀敌,
却从未见过,也想家不到如此神勇的骏马!
一定是天神赐给你们的礼物,
我知道乌云神宙斯和带埃吉斯的宙斯的女儿雅典娜,
一直对你们宠爱有加。”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这样回答:
  “阿开奥斯人的光荣,涅琉斯之子涅斯托尔,
若天神有心赐予,
我们会得到更神勇的战马,
凡人怎能与天神相提并论?
这些马本来属于刚来不久的色雷斯人,
英勇的狄奥墨得斯斩杀了他们的首领
和十二个卫兵,还有一个侦探,在海边被抓,
他受赫克托尔和其他首领之命,
打算潜入我军刺探军情。”

说罢,他兴致勃勃地把骏马赶过壕沟,
兴高采烈的阿开奥斯人簇拥在后。
到达狄奥墨得斯的坚固的营帐,
把骏马拴在槽边,
那里已有狄奥墨得斯的骏马,
正在那里吃着甜美甘饴的麦食。
在船尾边,奥德修斯放下
取自多隆的战利品,作为祭祀雅典娜的祭品。
之后,他们步入大海,
洗净大腿、小腿和脖颈上的汗渍。
海水冲净了身上的汗污,
他们感到身心无比清爽。
然后,又进入浴室沐浴,
沐浴之后,在全身涂上厚厚的橄榄油。
最后,开始吃饭,从大调缸中舀舀
甜美的醇酒,向雅典娜虔诚地祭奠。


楼主热帖
[美文&演讲] 《绿》朱自清(描述绿的名篇欣赏之一)
[名著名典] 朱子家训节选
[美文&演讲] Facebook COO哈佛商学院毕业演讲:追随
[古体诗[古风]] 《将进酒》 李 白
[诗歌] 泰戈尔献给母亲的诗:仿佛
[名著名典] 《年的传说》 选自: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史诗] 《荷马史诗》连载 第一部 《伊利亚特》
[诗词] 《绿》艾青(描述绿的名篇欣赏之三)
[近体诗[绝句-律诗]] 草 白居易
[名著&名篇] I have a dream 我有一个梦
[随笔&美文] 梦想与现实
[美文&演讲] 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

The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to have a great aim,and the determination to attain it.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品读天下 ( 鄂ICP备12016870号-2|网站地图  

GMT+8, 2019-8-20 00:05 , Processed in 0.173537 second(s), 3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