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品读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28|回复: 2

《荷马史诗》连载 第一部 《伊利亚特》 (十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 14:2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品欣赏
包含内容:  
关键字: 阿基琉斯 阿伽门农 求和
本帖最后由 一人一风景 于 2013-3-2 19:08 编辑

第九卷——阿基琉斯拒绝了阿伽门农的求和

特洛亚人就这样整夜防范,
而阿开奥斯人却掩没在神降的恐慌之中,
难以忍受的悲哀折磨着每一位勇敢的将领。
如同来自色雷斯的突如其来的西风和北风,
在鱼群游动的海面上,卷起巨大的海浪,
黑色的巨浪冲向天空,连同海底的水草,
也飘出了海面。就象这样,
阿开奥斯人心烦意乱。

阿特柔斯之子,满怀愁绪,
穿行在营盘中,命令传令官们召集众人。
要直呼其名,可是不能大声叫喊。
他自己也在军营中传达命令。
众人坐在聚会地点,一个个垂头丧气。
阿伽门农站了起来,泪如雨下,
如同悬崖上流下的黑泉。
悲叹一声,阿伽门农这样讲道:
  “各位朋友,阿尔戈斯人的首领和长老们,
克罗诺斯之子宙斯残忍地将我蒙昧,
他曾向我保证,
答应我在毁灭固若金汤的伊利昂城后再回到家乡。
可现在他却施展诡计,
让我在损兵折将之后,灰溜溜地回乡。
这样的结局,使威力无边的宙斯心花怒放。
他高高在上,不可违抗,
以前曾使许多城邦俯首称臣,今后还要继续。
我们永远不会攻下街道宽阔的特洛亚了,
现在大家听从我的命令,
登上海船,逃回亲爱的故乡。”

他的话语使大家沉默不语,
长时间内会场上静寂无声。
终于,咆哮战场的狄奥墨得斯开口说话:
  “阿特柔斯之子,我要指责你的愚蠢,
人民的国王啊,在会上反对你是我的权利,
希望你不要动怒。
以前,你曾指责我懦弱胆小,
这件事所有的阿开奥斯人都很清楚。
克罗诺斯之子赐予你两种东西:
你的王杖和享受别人的尊重。
然后却没有赐予你勇气,
只有勇气最具威力。
愚蠢的人!阿开奥斯人的儿子们真的如你所言
懦弱无能?如果你想要回家,就随你的便吧。
归途就在你的面前,大海旁边停靠着
无数你从迈锡尼带来的海船。
其他的长发的阿开奥斯人将留在这里,
直到攻下特洛亚。
即使他们也要逃回故乡,
斯特涅洛斯和我也要留下战斗,
直到攻破特洛亚,因为有天神与我们同在!”

听罢,阿开奥斯人的儿子们欢声雷动,
对狄奥墨得斯的演说赞不绝口。
驾车的涅斯托尔站了起来,说道:
  “提丢斯之子,在战争中,你最强大,
在论辩中,你又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阿开奥斯人没有一个会轻视你的意见,
反驳人的说法,尽管你未提出解决方案。
你的年龄和我的幼子差不多,
但你已经能向阿尔戈斯的国王
说出条理分明的话语。
现在我也要发表意见,因为我比你年长,
能够考虑到各方面的问题,
没有人,甚至是阿伽门农也不会轻视我的意见。
谁喜欢和自己人挑起可怕的争斗,
谁就是一个没有家族、家庭和传统习俗的人。
现在让我们服从夜神的安排,
准备晚餐。在护墙外,壕沟边
各位哨兵都要尽守职责。
这是我向年轻人作出的劝导。
下面,阿伽门农由你负责,你是最高贵的。
招待各位首领和长老,这是你应当履行的义务,
也与你的身份、地位相当。阿开奥斯人用船只
天天从色雷斯运来的美酒堆满了你的营帐,
你具备设宴的条件,你统治着众多的人民。
等人们到齐后,看哪一个能想出好主意,
你可以酌情吸取。如今,阿开奥斯军队
非常需要有益的建议,因为敌人在不远处
已燃起了众多的营火。见此情景,谁会高兴?
今晚胜败就见分晓,要么彻底毁灭,要么得到拯救。”

人们侧耳倾听,服从了他的安排。
涅斯托尔之子、士兵的统帅特拉叙墨得斯、
阿瑞斯之子阿斯卡拉福斯、伊阿尔墨诺斯、
墨里奥涅斯、阿法柔斯、得阿波罗斯以及
克瑞翁之子神勇的吕科墨得斯
率领着全副武装的哨兵奔向哨所。
共有七名哨兵队长,
每人手下有一百个手握长枪的年轻士兵,
他们到达了护墙的壕沟之间,
就坐下来,生起营火,准备晚餐。

阿特柔斯之子引导首领们走进营帐,
送给他们可口的肉食。
他们都用手直接抓食面前的食物。
在满足了吃喝的欲望之后,
老迈的涅斯托尔开始提出他的意见,
他的意见总是十分有用。
怀着善意,他这样说道:
“阿特柔斯之子,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
我的建议从你开始,也以你结束,
因为你是全军的统帅,
宙斯赐予你王杖和决断的权力,
好为人出谋划策。
你应当多作训导,广泛纳谏,
鼓励人民说出心里话,
并让别人的意见变成现实。
下面我要说出我认为最好的办法。
自从你夺走了阿基琉斯的战利品
美丽的少女布里塞伊斯,
你的做法,大家都很不满。
那时,我尽力劝阻,
你却坚持你的高傲,
侮辱了天神钟爱的战士,
夺走了他的荣誉,收归己有。
现在让我们考虑一下如何补救,
用诚挚的请求和美好的礼物将他劝慰。”

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这样答道:
  “老人家,你说得确实很对,
我承认,我做事愚蠢。
那个宙斯钟爱的战士抵得上众多壮勇,
为了给他增光,大神要毁灭阿开奥斯军队。
当时,我太愚蠢了,受了恶劣的心理的驱使,
现在我打算补救,
送给难以估价的重礼。
在你们面前,我列举一下最贵重的礼物:
七个新铸的铜鼎、十塔兰同黄金、
二十口闪亮的大锅、十二匹雄健的战马,
它们在比赛中以飞快的速度取胜。
这些战马会获得数不清的奖品,
谁拥有了它们,谁就不会缺少黄金,
就不会感到贫穷,
另外,再送他七个累斯博斯女子,
那是在阿基琉斯攻陷累斯博斯城后,
我自己挑选的战利品
她们美貌绝伦,无人能及。
还有我夺走的布里修斯之女,
我对天发誓,我从未登上她的床和她共眠,
虽然男女之事,人间常有。
所有这一切我都送给他。
如果众神允许我们荡劫普里阿摩斯的都城,
在分取战利品时,让他尽量地拿取黄金和铜,
还可以挑选二十名色貌仅次于海伦的美女。
而且,如果我们可以回到肥沃的阿尔戈斯,
他立刻可以成为我的快婿,
如同珍爱我的幼子奥瑞斯特斯那样对待他。
我有三个女儿住在华美的宫殿里,她们是
克津奈特弥斯、拉奥狄克、伊菲阿娜萨。
他可以任选一个娶回家中,也不用送上聘礼,
相反我要送上丰厚的嫁妆,
没有一个父亲给过女儿那么多东西。
我还将送给他七座繁华的城市
卡尔达米勒、埃诺佩、水草丰美的革瑞、圣城斐赖
和拥有辽阔草原的安特亚、美丽的埃佩亚,
以及出产葡萄的佩达索斯。
它们都是海滨城市,位于多沙的皮洛斯的边界。
牛羊成群的人民居住在那里,
会尊敬他,把他当作天神
顺从地接受他的统治。
只要他不再生气,
所有这一切都会成为现实,
如果他不让步,就会象不让步、不息怒的哈得斯一样,
让天神和凡人所厌恶。
希望他表示顺服,因为我是国王,
而且比他年长。”

来自革瑞尼亚的涅斯托尔这样答道:
“阿特柔斯之子,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
你送给阿基琉斯的礼物谁也不会小看。
现在让我们选派人手,前往佩琉斯之子的营帐。
希望被我挑中的人服从我的命令。
第一个是宙斯钟爱的福尼克斯,
其次是光荣的埃阿斯和天神般的奥德修斯,
随从人员是传令官奥狄奥斯和欧律巴斯特。
现在全场肃清,你们用水把手洗净,
真诚地向克罗诺斯之子祈祷,
祈求他对我们阿开奥斯人的怜悯。”

他的建议让大家眉开眼笑,
传食官端着水让他们洗手。
年轻人把美酒倒入调缸,
先略倒一点进行奠酒仪式,然后再注满各自的杯子,
大家开怀畅饮,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然后,离开阿特柔斯之子的营帐。
来自革瑞尼亚的涅斯托尔吩咐每一个人,
尤其是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
要他们好好劝导,说服英勇的阿基琉斯。
在汹涌的大海边沿行进着埃阿斯和奥德修斯,
对环围和震撼大地的大神一次又一次地祈祷,
希望能顺利地说服阿基琉斯。
到达米耳弥冬人的营区后,
发现阿基琉斯正在弹琴,自得其乐,
那架琴乐声悠扬,美观精致,装着银质琴桥,
是他攻破埃埃提昂的城堡时的战利品。
他弹琴自娱,唱颂着英雄们的功绩。
帕特罗克洛斯静静地坐在对面。
等待埃阿科斯之孙唱完他的歌曲。
他俩由奥德修斯打头,迈步上前,
站在阿基琉斯的面前。
后者大惊,手握竖琴,跳将起来,
帕特罗克洛斯也起身离座。
捷足的阿基琉斯这样说道:
  “欢迎你们,正在我最需要朋友的时候,
虽然我正在生气,却非常欢迎我最亲爱的朋友。”

说罢,阿基琉斯引导他们进帐,
请他们坐在铺着紫色毯毡的椅子上。
然后吩咐身旁的帕特罗克洛斯,
  “墨诺提奥斯之子,请你端来调缸,
调出纯正的美酒,再给每人一只杯子。
今天在我营帐中的是我最好的朋友。”

帕特罗克洛斯遵命而去。
阿基琉斯把一块大木扔进火中。
取出肥胖的山羊和绵羊肩上的鲜肉
还有肥得流油的猪的里脊肉。
由奥托墨冬摁住,阿基琉斯割肉,
用刀切成小块,挑上叉尖,
然后由墨诺提奥斯之子烧烤。
等柴木烧完,只剩下火红的木炭,
他摊开木炭,
把铁叉架在上面,
并撒上神圣的食盐,
烤熟之后,他把肉从叉上取下,放进托盘;
又从精美的篮子中取出面包,放在餐桌上。
同时,阿基琉斯摆放烤肉。
然后,他面对奥德修斯,在墙边坐下,
吩咐帕特罗克洛斯向天神祭肉,
后者把肉扔进了火里。
在他们满足了吃喝的欲望之后,
埃阿斯向福尼克斯点头示意,
见此情状,奥德修斯举杯向主人致意道:
  “阿基琉斯,祝你健康!
无论在你的营帐里,还是在阿特柔斯之子
阿伽门农的营帐里,
我们都不缺乏可口的美食。
在你这里,吃喝不用发愁,
可让我们感到忧愁的是面临的灾难,
不知我们是否能够保卫住海船。
如果你不出战,
我们将要毁灭。
气势汹汹的特洛亚人和他们的友军
正在我们的护墙外面燃起营火,
认为没有任何阻碍,
就可杀上我们的海船。
克罗诺斯之子甩出炸雷,打在他们的右方,
向他们显示吉兆。
赫克托尔则信任宙斯,
将其他天神和凡人不放在眼里,
他自信自己的力量,目空一切,横扫疆场。
他期盼黎明女神快快到来,
好砍掉我们船上的桅杆,
并放火烧毁船只,
杀光被火烟熏坏了的阿开奥斯人。
这就是我的忧愁,
担心我们被众神抛弃,
远离阿尔戈斯,客死他乡。
出战吧!如果你想拯救阿开奥斯人
于深重的灾难之中。
如果你不能挽救大家,日后你定会后悔。
你应该自由考虑如何躲开这倒霉的日子。
我的朋友,当你父佩琉斯送你去
阿伽门农那里时,说道:
  ‘我的孩子,只要雅典娜和赫拉愿意,
她们就会保佑你。但你要控制住
自己的脾气,多些温和友爱。
假若你减少害人的争吵,
所有的阿开奥斯人都会更加尊敬你。’
老父的嘱咐,你没有忘记吧?
现在,不要生气,忘掉愤怒吧。
阿伽门农答应送你不可估价的重礼,
你静下心来,听我细说:
七个新铸的大鼎、十塔兰同黄金、
二十口闪亮的大锅、十二匹雄健的战马,
它们在比赛中以飞快的速度取胜。
这些战马会获得数不清的奖品,
谁拥有它们,谁就不会缺少黄金,
就不会感到贫穷。
另外,再送你七个累斯博斯女子,
那是,你攻陷累斯博斯城后,
他自己挑选的战利品,
她们美貌绝伦,无人能及。
还有他夺走的布里修斯之女,
他对天发誓,他从未登上她的床和她共眠,
虽然男女之事,人间常有。
所有这一切,他都送给你,
如果众神允许我们荡劫普里阿摩斯的都城,
在分取战利品时,让你尽量地拿取黄金和铜,
还可以挑选二十名色貌仅次于海伦的美女。
而且,如果我们还可以回到肥沃的阿尔戈斯,
你立刻就可以成为他的快婿,
他会象珍爱幼子奥瑞斯特斯那样珍爱你。
他有三个女儿住在华美的宫殿里,她们是:
克律索特弥斯、拉奥狄克、伊菲阿娜萨。
你可以任选一个娶回家中,也不用送上聘礼,
相反,他要送上丰厚的嫁妆,
没有一个父亲给过女儿那么多东西。
他还将送你七座繁华的城市:
卡尔达米勤、埃诺佩、水草丰美的革瑞、圣城斐赖,
和拥有辽阔草原的安特亚、美丽的埃佩亚,
以及出产葡萄的佩达索斯。
它们都是海滨城市,位于多沙的皮洛斯的边界。
牛羊成群的人民居住在那里,
会尊敬你,把你当作天神,
顺从地接受你的统治。
只要你不再生气,
所有这一切都会成为现实。
如果你憎恨阿伽门农和他的礼物,
至少也应可怜其余的阿开奥斯人,
他们十分尊敬你,给你最大的光荣,
目前却疲乏不堪,接近死亡。
只有你可以杀死赫克托尔,他会愤怒地冲向你。
如今他自信自己的力量,目空一切,横扫疆场,
认为所有的阿开奥斯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捷足的阿基琉斯这样回答道:
“宙斯的后代,拉埃尔特斯之子,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啊!
我必须直接把我内心所想的以及将来的结局对你们讲,
否则,你们就会一直在我面前唠叨个不停。
在我看来,口是心非的人,
如同冥府的大门那样让人痛恨。
我要告诉你们,我认为最适宜的想法,
我认为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无法说服我,
其他的阿开奥斯人也不能。
你看看我,在沙场上拼死拼活,却得不到酬谢,
命运之神对勇士和懦夫一视同仁,
赠给他们同样的荣誉。
死神照来不误,不管你消闲自在,还是辛苦不堪。
我拼命苦战,却一无所获,
而见内心遭受极大的折磨,
如同一只母鸟,含辛茹苦地为小鸟
衔来食物,自己却累得苦不堪言。
就象这样,我经常彻夜不眠,
为了抢夺敌人的妻子,我奋力苦战,
捱过了一天又一天的血战。
“航海途中,我攻陷了十二座都城,
到达了陆地,我又荡掠了大约十一座。
我掠夺了大量的丰富的战利品,
全都运回来交给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
他总是呆在后方的快船边,
接受战利品,大部分收归己有,分给众人却只有一点儿。
其他首领们的战利品至今还保有,
唯有我被他可耻地剥夺,
他强占了我心爱的女人,并和她同床共眠!
阿尔戈斯人为何远征特洛亚人?
阿特柔斯之子为何把军队集结在这里?
还不是为了夺回他的弟媳海伦?
难道人间只有阿特柔斯之子爱护他们的妻子?
当然不是,任何一个健全的男子
都钟爱自己的女人,如同我,
钟爱着真心爱我的布里塞伊丝,尽管她是一名俘虏。
可是他抢走我的战利品,侮辱了我,
我对他了如指掌,他甭想劝服我。
让他和你们这些首领想想办法吧,奥德修斯,
看看怎样才能使海船免遭焚烧。
没有我,他也完成了伟大的工程,
垒了护墙,挖了又宽又大的壕沟,
并打上了坚实的木桩。尽管如此,
还是未能挡住赫克托尔的屠杀。
如果有我在,赫克托尔只敢在城门边开战,
在那棵橡树底下。
有一次,他见我独自一人,打算拼杀,
差一点儿就在我的攻击下丧命。

“可是,我现在无心同赫克托尔交战,
明天我就向宙斯和天神们献祭,
把我的海船装满货物,
如果你有兴趣,出来看时,
就会发现我们已经启航,航行在多鱼的赫勒斯滂托斯。
我的水手们兴高采烈地划着船桨。
如果威力无力的海神保证我们的安全,
第三天就会到达肥沃的佛提亚。
为了这次远征,我把财产留在家里,
从这里,我要带回更多的财富,
有黄金、铜、灰铁和衣着美丽的女子,
他们都是我苦战应得的酬劳。
但是他夺走了我的战利品,
是他送给了我,又夺走了她。
你们回去后,把我的话语转述给他,
如果他再这样无耻地侮辱别人,
就会动了众怒,众叛亲离。
尽管他有一面狗脸,却不敢正视我。
我不会与他合作,共商大计,
因为他可耻地侵犯了我。
他的恶行让我清醒,
让他死去吧,足智多谋的宙斯已夺去了他的心智。
我讨厌他的礼物,在我眼中,微不足道。

“我坚持我的立场,即使他给我十倍甚至二十倍的东西,
再添上从别处所得的财富,
比如奥尔科墨诺斯或埃及特拜的财宝。
特拜城是人间最富有的一座城,
拥有一百座大门,每座城门都冲出
二百名武士,驾着战车,奔赴沙场!
即使他的礼物象尘埃那般众多,
也不能把我劝服。
他必须对我所受的侮辱作出彻底的赔偿。

“我也不会迎娶阿特柔斯之子的女儿,
即使她如美神般艳丽,如雅典娜般心灵手巧,
让他挑选另外一个与他相似,
比我更具国王气质的阿开奥斯人
做他的乘龙快婿吧。
假如众天神让我活着回家,
我父佩琉斯会为我娶个好妻子。
众多的阿开奥斯少女生活在赫拉斯和佛提亚,
她们的父亲都是城邦的统领。
只要我愿意,我可以任意挑选谁做我的妻子。
我的心灵催促我在自己的家乡
寻找一位得意伴侣,一个贤惠的妻子,
共同享有老父给我的财富。
我认为,生命最为可贵,
即使是和平时期,战争未开始之前的
繁华的伊利昂的财富,或者是银弓之神
在山石嶙峋的皮托用巨石围封起来的
巨大财富,都不能与之相比。
  “只要活着,就可以抢夺牛和肥羊,
就可以获得三脚铜鼎和枣红骏马。
可是人的灵魂一旦飞出牙缝,
就什么也得不到了。
我的母亲,银足的忒提斯告诉我,
在临死之前,我有两种命运可以选择,
要么我留在这里同特洛亚苦战,
虽无法生还,
却可获得永恒的光荣;
要么我返回家园,健康长寿,
但光荣和名声会离我而去。

  “另外,我奉劝大家赶快逃回家乡,
因为我们无法攻下险要的伊利昂城。
扔掷炸雷的宙斯已经把双手
伸上伊利昂城的上空,保佑那里的人民。
所以,你们赶紧回去,向阿开奥斯的首领
转达我的口信,让他们负起责任,
仔细考虑,如何能够保卫海船,
拯救全军。由于我十分恼怒,
眼下的方案不能奏效。
不过,福尼克斯可以留下,
好好地睡一觉,
明天和我一起启航,返回家园,
但要经他同意,我不会强迫于他。”

听罢,大家静默无言,心中惊诧,
因为他的语气如此不可商量。
年迈的福尼克斯想到围困着的海船
就泪水横流,他开口说道:
  “光荣的阿基琉斯啊!你是真的如此愤怒,
坚持逃回自己的故乡,
而不顾海边处于危难的海船?
亲爱的孩子,你走了,我怎能独自留在此地?
年迈的国王佩琉斯让我与你一起出行
那天,从佛提亚,他把你送往阿伽门农那里,
当时你还年少,既不懂得战争的险恶,
也不明白怎样在大会上扬名,
你父吩咐我,让我教导你如何成为雄辩家,
如何敢做敢为。所以,亲爱的孩子,
我不愿离开你,单独留在此地,
即使天神允许我减去年岁,
变得身强力壮,就象当年为了避免
与我父阿明托尔,奥尔墨诺斯之子争吵,
远离美女如云的赫拉斯时那样。
为了他的美丽的情妇,他对我大发雷霆。
他对情妇无比宠爱,却冷落了他的妻子,我的母亲。
抱着我的膝头,母亲屡次请求我,
让我和那女子同床,使她讨厌老父。
我答应了母亲的请求,不料父亲疑心顿起,
他狠狠地诅咒我,恳求复仇女神,
不让我生下可爱的儿子以玩耍在他的膝下。
众天神和冥府的哈得斯和佩尔塞福涅
实现了他的咒语。
我本来打算用利剑击杀他,
可是一位天神止住了我的愤怒,
要我当心谣言,牢记人言可畏,
免得阿开奥斯人指责我是弑父的罪人。

“面对暴怒的父亲,我无法继续
生活在他的宫殿里,但是一大群亲戚朋友
守在我身边,请求我留下。
他们宰了众多的肥羊和行动缓慢的弯角牛,
还把成群的肥得流油的肥猪,
架在烈火上烧烤。
他们开怀痛饮,喝干了一坛坛美酒。
接连九个晚上,他们守在我身边,
轮番值夜,以保柴火不灭,
一堆点在围墙高大的庭院的门廊里,
一堆点在我的卧房外面的过道里。
直到第十个夜晚,黑夜漆漆,
我破开了坚实的房门,
躲过严密看守我的人和女仆,
轻盈地跃过围墙,
隐身于茫茫的黑夜里。
我穿过了赫拉斯,远走高飞,
到达了肥沃的佛提亚。
佩琉斯热情地接待了我,
他爱我如同爱他的独子,
那个能继承大量财产的儿子。
他给我财产,给我人民,
让我坐守在佛提亚的边境上,统治着多洛普斯人。

  “神一样的阿基琉斯啊!是我教育培养了你,
我十分地爱你,出自我的真心。
小时候,你不愿和别人一道在宴会上大吃大喝,
除非坐在我的腿上,
给你切肉,喂你喝酒,
你常常吐出酒来,
打湿了我胸前的衬衣。
我为了你,尽心竭力,吃尽了苦头。
所以天神不允许我有儿子,
我就把你当成了我的儿子,你是那么神勇,
可以保护我,可以为我化解灾难。

  “阿基琉斯,你应压制住你的愤怒,
你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现在的情景,
连天神也会温和,和凡人相比,
他们更崇高、更伟大、更强壮。
如果人犯了错误,就会献祭,
用美酒、百牲和虔诚的祈祷
恳求天神平息愤怒。祈求女神是宙斯之女。
她们脸皱,眼斜而且跛脚。
她们总是跟在诱惑女神之后,
前者强健、迅猛,远远在前,
首先到达各地,诱惑众生,
祈求女神们就在后面医治人们的悔恨。
当她们走近时,谁尊敬她们,
她们就帮助谁,听取他的祷告,
否则,她们就会跑到宙斯之前,
请求大神宙斯派遣诱惑女神
追随此人,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阿基琉斯,平息你的怒火吧,尊敬宙斯的女儿们,
尊敬能改变英雄的心思,
如果阿伽门农也暴怒不息,不送给你
丰富的礼物,不许诺优厚的待遇,
我也不会这样地劝说你,
请你压下怒火,拯救阿开奥斯人。
然而,他不仅马上表示愿意献上厚礼,
还许诺下了许多优厚的条件,
并从全军中挑选你最好的朋友,最尊贵的将领来说服你。
你不能让他们费了口舌,而又一无所获
虽然并没有人责怪你的愤怒。

“以前,我也听说过如此的事情,
为了荣誉,英雄怒火冲天,
但丰厚的礼物和真挚的话语可以平息怒火。
很久以前,发生过这样一样事,
亲爱的朋友们,请听我细细讲来。
在卡吕冬城下,英勇的库瑞特斯人
和顽强的埃托利亚人互相拼杀。
埃托利亚人为了保住卡吕冬城
而库瑞斯特人却想毁灭它。
战争的起因是由于享有金座的女神的愤怒,
因为在葡萄丰收之后,
奥纽斯王向其他天神献上祭礼,
唯独忘记了她,这可是个巨大的失误。
宙斯之女,弓箭女神寻求报复,
她赶来一只长着白色獠牙的野猪,
冲进了奥纽斯的葡萄园,
撞倒了一棵棵高大的树木,
使得根须外露,
连同果树上的花果也倍受蹂躏。
但是,奥纽斯之子,墨勒阿格罗斯
率领来自各地的猎人猎狗杀死了它,
因为它如此凶猛,伤害了无数的人
少数人绝对无法把它制服。

  “为了占有猪头和粗糙的皮子,
女神又在库瑞特斯人和埃托利亚人
之间挑起一场激烈的战争。
但只要好战的墨勒阿格罗斯不放下武器,
尽管人数众多,
库瑞特斯人一直败退,
甚至在城墙外也立不住脚跟。
然而暴怒袭击了墨勒阿格罗斯
同样的愤怒也同样会抓住其他的聪明人。
心怀着对母亲的愤怒,他躺在他的妻子
克勒奥帕特拉身边,她本是欧埃诺斯之女,
美足的玛尔佩萨的女儿;伊达斯是她的父亲,
他为了玛尔佩萨这位美足姑娘,
甚至敢向阿波罗拉起大弓。
  “玛佩莎的父亲和母亲,
在宫殿中叫她阿尔库奥涅,
因为当她被阿波罗夺走后,
她的母亲象一只翠鸟一样想念自己的孩子。
躺在妻子的身边,想起母亲的诅咒,
墨涅阿格罗斯十分气愤。
哀伤着死去的兄弟,她祈求天神严惩亲生儿子。
她跪在地上,泪流沾衣,
双手拍击着生长万物的土地,
恳求冥府的哈得斯和佩尔塞福涅
带走她的儿子。在黑暗中穿行的复仇女神,
听到了她的祈求。

  “城门外响起巨大的吼声,
库瑞特斯人即将攻入城里。
埃托利亚的将领们,
派来了最高贵的祭司,
劝他出城迎敌,并答应给他厚礼,
可以在肥沃的卡吕冬平原上,
任选五十亩最好的田地,一半是葡萄园,
另一半是未经垦种的肥沃土地。
年迈的老父奥纽斯王站在屋顶高耸的
睡房的门槛前,苦苦请求,
还有他的姐妹和尊贵的母亲,
次次恳请,只得到严厉的拒绝。
甚至他最亲爱,最好的朋友前去劝说,
他也顽固不化,不为所动,
直到库瑞特斯人翻越了城墙。
放火焚烤城市,
而且用飞石进攻他的睡房。

“腰身秀美的妻子泪流满面地开始劝说,
告诉他城市失陷后,
所有人们要遭受的苦难:
敌人要杀光战士,烧毁城市,
掳走儿童和束腰的妇女。
听到这些,墨勒阿格罗斯热血沸腾,
他披挂上铠甲,冲出了房门,
埃托利亚人还未献上礼物,
他就拯救了他们,
使他们躲过了灭顶之灾。
好了,我的孩子,不要执着于你自己的想法,
别让天神引你走上歧途,否则,
那时再保卫海船,将难上加难。
接受礼物和条件吧!阿开奥斯人会象敬神般敬你。
如果你拒绝了礼物,又去参加杀人的战争,
即使你打退了敌人,也不会有显赫的荣光。”

捷足的阿基琉斯对老人说道:
“我亲爱的父亲,宙斯养育的福尼克斯,我并不需要这份荣光,
我已从宙斯的神谕中得到了它,
只要我还能站在,它就永远与我同在,
伴我停在有弯顶的海船上。
另外,我还有一事奉告,你要牢记在心,
别在哭哭啼啼,让我心中烦乱,
好讨取阿特柔斯之子的欢心。
你珍爱他,会使爱你的我愤恨你,
你应该站在我这一边,一起伤害侮辱我的人。
你我可以同时为王,平分我们的尊荣。
其余的客人会转达我的意见,
你就留下吧,睡在柔软的床上。
等天亮的时候,让我们决定是返航回家,还是继续停留。”

说罢,他抬起双眉,
向帕特罗克洛斯点头示意,
让他为福尼克斯准备一张软床,
以此暗示来客赶紧动身回去。
于是,特拉蒙之子,神一样的埃阿斯开口说道:
“宙斯的后代,拉埃尔特斯之子,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
我们还是走吧,
看来我们此行一无所获,
我们赶紧回去转达消息,尽管不如人意,
可他们正在那里苦等。
愤怒让阿基琉斯变得高傲,不近人情,
甚至无视朋友们的友谊,
而我们曾在船队中无保留地尊敬他。
有的人接受了杀害了兄弟或儿子的凶手的厚礼,
就让凶手安居在自己的家园。
厚礼可以克制死者亲属的暴怒和冲动。
而你,为了一个女子,
就如此地执拗,心胸狭小。
现在我们送你无数的礼物和七个美貌姑娘,
希望你温和一点,尊重你自己的家。
我们作为代表来到你的营帐里,
希望能做你的阿开奥斯人中
最亲密和最友好的朋友。”

听罢,捷足的阿基琉斯这样答道:
“宙斯的后代,军队的将领,特拉蒙之子,
你说的正是我的心里话。
一想起所受的侮辱,我的怒火就无法压制,
我被当作一个任人鄙弃的流浪汉一样,
在众人面前忍受了阿伽门农的无礼。
请赶快回去转达我的意见,
在普里阿摩斯之子,神勇的赫克托尔
杀死阿尔戈斯人,焚烧了船只,
冲进了米耳弥冬人的营帐和海船里之前,
我是不会重返沙场,迎击强敌的。
然而我相信,尽管赫克托尔杀红了眼,
在我的营帐和海船旁,也会停止不前。”

听罢,他们人持一个酒杯,洒过奠酒,
客人们由奥德修斯打头,沿着船只往回走。
帕特罗克洛斯吩咐女仆,
为福尼克斯准备一张软床,
铺上羊皮、毛毯和整洁的被单。
老人睡在床上,等待黎明的到来。
阿基琉斯睡在营帐的深处,
身边躺着福尔巴斯之女,美丽的狄奥墨得,
她是得自于累斯博斯的战利品。
对面,睡着帕特罗克洛斯,
身边陪伴着腰身秀美的伊菲斯,
那是阿基琉斯攻下了陡峭的斯库罗斯后
赠送给他的。
前往劝说的人回到阿特柔斯之子的营帐,
阿开奥斯人的儿子们用金杯迎接他们,接连询问。
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率先问道:
  “阿开奥斯的光荣,尊贵的奥德修斯,
说说看,阿基琉斯同意拯救围困的海船
还是依然怒火不减,
拒绝参战?”

神一样的杰出的奥德修斯这样回答:
  “阿特柔斯之子,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
他非但未平息怒火,反而更加嚣张,
他拒绝求和,拒收礼物。
他让你们一起好好考虑,
如何保护海船,拯救阿开奥斯人。
他还亲口威胁,明日一早,
就要拖船下海,返回故乡。
而且他也奉劝我们逃回祖国,
因为不可以攻下伊利昂,宙斯把双手
伸在它的上空,给他们护佑。
这就是他的意思,跟我同去的埃阿斯
和两名传令官可以作证。
阿基琉斯留下了福尼克斯,
留住在他的营帐,
便于明早一同返航。
这由福尼克斯自己决定,阿基琉斯不会强迫。”

他的回答,让大家静默无语,内心惊讶,
因为语气是如此地不可商量。
大家一声不响,沉浸在悲痛之中。
终于,咆哮战场的狄奥墨得斯开口说道:
  “阿特柔斯之子,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
真希望你没有向阿基琉斯请求,
没有允诺给他无数的礼物。
他生性高傲,你的举动让他更加傲慢。
随他便吧,是去是留由他决定。
当天神激励他时,
他自会重返沙场。
现在听我的话,大家大吃一顿,
然后就去睡觉,以恢复体力,
养足精神。当垂着玫瑰色手指
的黎明女神来临的时候,
你就立刻指挥全军排开阵势,
准备迎战,你自己也要一马当先。”

他的话语,得到了首领们的一致赞同,
赞扬驯马手狄奥墨得斯的发言。
行过奠酒仪式,他们各自回到营帐,
躺在床上,进入浓浓的梦乡。




楼主热帖
[美文&演讲] 《绿》朱自清(描述绿的名篇欣赏之一)
[名著名典] 朱子家训节选
[古体诗[古风]] 《将进酒》 李 白
[诗歌] 泰戈尔献给母亲的诗:仿佛
[美文&演讲] Facebook COO哈佛商学院毕业演讲:追随
[近体诗[绝句-律诗]] 草 白居易
[诗词] 《绿》艾青(描述绿的名篇欣赏之三)
[名著名典] 《年的传说》 选自: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史诗] 《荷马史诗》连载 第一部 《伊利亚特》
[随笔&美文] 梦想与现实
[名著&名篇] I have a dream 我有一个梦
[美文&演讲] 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

The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to have a great aim,and the determination to attain it.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 18: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额,你是从翻译本上摘过来的吗?有英文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 19: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人一风景 于 2013-3-2 19:12 编辑
sunny 发表于 2013-3-2 18:50
额,你是从翻译本上摘过来的吗?有英文吗


前三部分已经有了,陆续跟上。


The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to have a great aim,and the determination to attain i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品读天下 ( 鄂ICP备12016870号-2|网站地图  

GMT+8, 2019-6-24 16:44 , Processed in 0.141095 second(s), 3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