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品读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49|回复: 0

《荷马史诗》连载 第一部 《伊利亚特》 (十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 14: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品欣赏
包含内容:  
关键字: 阿开奥斯人 特洛亚人
本帖最后由 一人一风景 于 2013-3-2 19:13 编辑

第八卷 ——阿开奥斯人遭到特洛亚人的猛烈反攻

黎明女神披曳着金红色的丝织长袍,
照亮了大地。喜欢炸雷的宙斯召集所有的天神,
在重峦叠嶂的奥林卑斯顶峰召开大会。
众神洗耳恭听他的讲话:
“各位天神,各位女神!请听我讲,
我要讲的是我的真心话。
无论是天神还是女神,都不许违背我的话,
你们都要赞成,好使我的计划顺利完成。
如果我发现任何一位天神,背着我
去帮助特洛亚人或阿开奥斯人,
等他回到奥林卑斯山,
我的闪电将击得他面目全非,
或着被我扔出去,坠入幽深的塔尔塔罗斯,
远在地层深处的深渊,
装着铁门和铜质的门槛。
哈得斯的冥府在它之上,有如天空在大地之上。
这样,他就会明白,和其他天神相比,我是何等地强大!
不信,你们可以上来试试。
你们从天上垂下一条金绳,然后你们,所有的天神
和女神都抓住这根绳子,
然而,即使你们用尽了全力,
也休想把我从天空拖到地上。
如果我愿意向上提一提,
不光你们,还有大地和海洋都一并提上来,
再把金绳系在奥林卑斯的山角上,
让你们在半空中摇来摇去。
我就是这样强大,远远超过天神和凡人。”

他的话语使众神作声不得,
又是如此严厉,使他们目瞪口呆。
终于,目光炯炯的雅典娜开口说道:
“克罗诺斯之子,伟大的天神,至高无上的主神,
您的强大威力,我们十分清楚。
可是我们仍然为达那奥斯士兵悲痛,
他们不得不听从命运的安排,战死沙场。
遵从您的命令,我们不加入战斗,
但想对阿尔戈斯人提供有益的劝导,
使他们不致于由于您的盛怒而遭到毁灭。”

乌云神宙斯微笑着答道:
“我亲爱的女儿,特里托革尼亚,
我并不是想真的这样做,对于你,我总是满怀慈爱。”

说罢,他把铜蹄的骏马驾在战车上,
两匹马快如追风,金色的鬃风随风飞扬。
大神穿上金铸的铠甲,
抓起精制的黄金鞭,
登上了战车,扬鞭策马,
两匹神驹在大地和群星闪烁的天空之间,
撒着欢儿地飞驰。
他来到多泉的,养育野兽的伊达山,
来到有他圣地和香气环绕的祭坛的伽耳伽荣,
然后停下战车,卸下马辕,盖上一片浓浓的云雾,
自己则洋洋得意地坐在顶峰之上,
远望着圣城特洛亚和阿开奥斯人的船只。

营帐里,长发的阿开奥斯人匆匆吃过早饭,
然后,马上全副武装。
同时,城里的特洛亚人也披挂起来,
人数虽少,却也精神饱满,
渴望上战场勇敢杀敌,以保护妻子和儿女。
然后打开所有城门,军队涌向城外,
步兵和车马的喧杂之声沸沸扬扬。

终于两军相逢在沙场之上,
身披铜甲的勇士互相搏杀,盾牌长枪
不停地撞击,中间突出的大盾挤来压去,
战场之上一片喧嚣。

太阳升得越来越高,
双方的利箭频频命中目标,
众多的将士滚翻在地。等太阳升到最高处时,
父神拿起一架金质的天平,
在两边的秤盘上放上表示死亡的筹码,
一边是驯马的特洛亚人的,一边是身披铜甲的阿开奥斯人。
他提起天平的中端,阿开奥斯人的一边往下沉。
阿开奥斯人的命运坠向养育众生的大地,
特洛亚人的命运则升向辽阔的春天。
他从伊达山扔掷炸雷,在阿开奥斯人
的头顶暴裂。见此情景,
将士们目瞪口呆,引起极大的恐慌。

伊多墨纽斯、阿伽门农、大小埃阿斯,
这些阿瑞斯的随从们,全都无心恋战。
阵地上只剩下阿开奥斯人的监护
来自革瑞尼亚的涅斯托尔,并非他自愿留下,
而是因为他的战马被海伦的丈夫,
天神一样的阿勒珊德罗斯射中。
利箭正中马的头顶,就是生长马鬃
的致命部位。箭头直入脑髓,
战马痛得腾立起来,挣扎翻滚,
使整辆战车失去控制。情急之下,
涅斯托尔砍断挽索。同时
神勇地赫克尔托驾着战车穿过乱军,
直冲过来,如果不是咆哮战场的狄奥墨得斯,
涅斯托尔恐怕已命丧黄泉。
朝着奥德修斯,他大声地呼叫:
“宙斯的后代,拉埃尔特斯之子,足智多谋
的奥德修斯,你要逃到哪里?象个胆小鬼!
小心别让敌人在你的脊背上捅上一枪。
赶快站住,让我们打退这个狂人,救出老人!”

但是卓越的奥德修斯并未听见。
飞快地直奔海边的空心船。
于是只剩下提丢斯之子孤自一人,
扑向阵地的前沿,守在老人身边。
他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对老人说道:
“尊敬的老人,那些年轻的战士已
使你精疲力尽,你的力量正在消弱,
无情的岁月压弯了你的腰背,
而且你的车手蠢笨无用,你的战马步伐艰缓。
来!登上我的马车,让你看看什么是特罗斯骏马,
它们在自己熟悉的平原上,或东或西,行动自如。
它们是我从勇猛的大将埃涅阿斯那里夺得。
让你的随从照看你的战马吧,你和我在一起,
一起冲向驯马的特洛亚人军阵,
让赫克尔托也知道我的枪矛同样震天动地。”

来自革瑞尼亚的涅斯托尔听从了他的话,
留下两个随从,强壮的斯特涅洛斯和
刚烈的欧律墨冬照看战马。
涅斯托尔和狄奥墨得斯上了后者的战车,
涅斯托尔拉起闪亮的缰绳,扬鞭策马,
飞快地逼近了赫克托尔。
在赫克托尔扑来之际,提丢斯之子扔出长枪,
没有击中,却击中了车手,特拜奥斯之子
埃尼奥佩斯乳头边的胸脯之上。
立刻,他倒出了战车,他的快马惊得前腿腾立,
倒在大地上,他的精神和力量片片破散。
见此情景,赫克托尔感到一阵绞痛,
可是尽管他很悲伤,
却只能任朋友的尸首躺在那里。
他的战车不能没有车手,必须寻找另外一个勇敢的伙伴,
不久,他找到了伊菲托斯之子,
英勇的阿尔克普托勒摩斯,
命他赶快登车,交给他闪亮的马缰。

这时,战场上极度混乱,巨大的灾难不可避免,
特洛亚人如同逼入羊圈的绵羊,
被围困在伊利昂城下。
见此险情,父神宙斯迅速掷出炸雷,
正在狄奥墨得斯的马前炸开,光芒刺目,
并引发了可怕的琉火,
使骏马惊恐万分,向后顶着战车退却。
涅斯托尔心中害怕,缠绳从手中脱落,
老人对狄奥墨得斯说道:
“提丢斯之子,调转车头,赶快撤退,
看来,宙斯决定的胜利已不再属于你,
今天,他把荣誉赐给了对手。
如果他愿意,今后也会赐给我们光荣。
谁也不能违背宙斯的意愿,
尽管他很强壮,却远远不能与宙斯相比。”

听罢,咆哮战场的狄奥墨得斯答道:
“是的,老人家,您的话十分正确,
但是我的心灵不能忍受这样的耻辱,
在特洛亚人的大会上,赫克尔托会吹嘘道:
  ‘提丢斯之子败在我的手下,狼狈地逃回海船。’
他这样自夸,还不如让我钻入地缝!”

来自革瑞尼亚的涅斯托尔这样回答:
“英勇的提丢斯之子,看你说的是什么话!
赫克尔托不论说你什么,懦夫也好,胆小鬼也好,
特洛亚人,达尔达尼亚人和心胸豪壮的特洛亚士兵
的妻子决不会相信,因为正是你,
杀死了她们的丈夫,使他们年纪轻轻就坠入冥府。”

说罢,他掉转马头,飞快地逃跑,
汇入了人喊马嘶的乱军之中。
特洛亚人和赫克尔托哄叫起来,扔来如雨的利箭和枪矛。
头盔闪亮的赫克尔托大声吼道:
“提丢斯之子,驾驭快马的阿开奥斯人对你特别尊重,
让你坐在首位,献给你肥美的肉块和满杯的美酒。
可现在,他们会耻笑你,笑你是个弱女子,而不是男子汉。
你永远不能打退我们,
永远不能攻伊利昂,掳走我们的妇女。
因为在此之前,我将送给你黑暗的死亡。”

听罢,提丢斯之子内心权衡着两种想法:
是掉转马头逃回海船
还是同赫克尔托一对一地拼杀。
在他内心,经过了三次考虑,
而足智多谋的宙斯三次掷出炸雷,
告诉特洛亚人,胜利属于他们。
这时,赫克尔托大声对全军喊道:
“特洛亚人,吕西亚人和达尔达诺斯人,
你们要鼓起勇气,做个男子汉!
克罗诺斯之子已经降下神示,
将胜利的光荣赐予我们,将失败的耻辱留给敌人。
他们这些愚蠢的家伙,建造出这些不堪一击的护墙,
根本挡不住我们的进攻。只需轻轻一跃,
我们的战马就可跃过壕沟。
等到我们逼近他们的海船,大家不要忘了,准备好火焰,
让我用火把点燃他们的船只,并且杀死海边的战士,
那些被大火浓烟熏坏了的阿尔戈斯人。”

说罢,他向着他的战马说道:
“克珊托斯,波达尔戈斯,埃同和兰波斯,
现在是你们报答我的时候了。
安德罗马克,心高志大的埃埃提昂王之女,
让你们吃上如蜜一般香甜的麦粒,
有时还兑上美酒,在你们口渴之时,
比兑给我还快,虽然我是她心爱的丈夫。
现在紧紧咬住敌人,就能获取涅斯托尔
的盾牌,这块美名远扬的盾牌,
包括盾面和把手,都由纯金铸就。
我们还能从驯马手狄奥墨得斯的肩头
夺取精工制作的胸甲,是赫菲斯托斯
精心打造而成。如果获得了这两样战利品,
那么今晚有望把阿开奥斯人赶上海船。”

赫克尔托的豪言壮语,让天后赫拉勃然大怒,
她摇动自己的宝座,震憾了雄伟的奥林卑斯山。
对强大的海神波塞冬,她叫嚷着:
“真是可耻啊!力大无穷的天神,
难道你毫不怜悯即将毁灭的阿开奥斯人?
在赫利克和埃盖,你享受了他们丰厚的祭品,
并许下诺言保证他们的胜利。
如果我们劝服阿开奥斯的保护神们,
挡回特洛亚士兵,阻挠扔掷炸雷的宙斯,
后者就只能独自一人,在伊达山上忍受烦恼的煎熬。”

威力无穷的天神心中不安,答道:
“出言莽撞的赫拉,看你都说了些什么?
让众多的天神同宙斯对抗,
这个情景我可不愿见到,因为宙斯的勇力无人能及!”

他们就是这样交谈着,争论着,
在拥挤的护墙和壕沟之外,
到处都是手持盾牌的将士和黑压压的战车。
普里阿摩斯之子,如天神般神勇的赫克托尔,
把阿开奥斯人逼到那里,宙斯正使他获得荣誉。
如果不是天后赫拉奋发了阿伽门农的斗志,
激励了士兵的勇气,很有可能,赫克尔托焚烧了
海边的战船。阿伽门农穿行在阿开奥斯人的
营帐和船只,粗大的手里抓住一件深红色的大袍,
在奥德修斯的海船旁边站立,那是全军的中心部位,
一声呼喊,全营都可听到,包括离得最远的
特拉蒙之子埃阿斯的营帐和阿基琉斯的兵棚。
他们凭借自己的力量和刚勇,
把匀称的海船放在了全军的两头。
阿伽门农大声地对阿开奥斯人说道:
“多么可耻啊!虚有其表的阿开奥斯人!
那些豪言壮语到哪里去了?你们不是自命最为勇敢吗?
在利姆诺斯,吃饱了长角肥牛的鲜肉,
喝足了大杯的葡萄甜酒,还夸下海口,
说在战场上,你们能一个顶一百个、
甚至二百多个特洛亚士兵。
现在仅有一个赫克托尔,我们都应付不了,
而他马上会用火焰烧毁我们的船只。
父神宙斯,以前你是否如此凶狠地
伤害过一个国王,将他毁灭,还剥夺了美名?
在我坐着木桨众多的大海船,
航行在进军此地的水道上,
每次经过你的祭坛,我都没有忘记
向你献上鲜肥的牛肉和大腿,
盼望能够尽早地荡平固若金汤的伊利昂。
宙斯啊!请求你答应我的请求,
至少让我们逃命远离战争的险恶,
不至于毁灭在特洛亚人的手下。”

他祈祷着,双泪横流。见此情状,
宙斯心生怜悯,答应保全他的军队。
随即他放出一只飞禽中最可靠的预兆鸟雄鹰,
鹰爪中掐着一只善跑的花斑鹿幼仔。
在美好的祭坛之上,雄鹰扔下幼鹿,
那是阿开奥斯人为宙斯所设的祭坛。
他们看到雄鹰飞自宙斯,
立刻重振战斗激情,向特洛亚人反扑过去。

达那奥斯人尽管人数众多,
可没有一个人夸口他的快马能冲在提丢斯之子之前。
提丢斯之子驾驭着战车冲过壕沟,
同特洛亚人拼杀,首先杀死了英武的战士阿革拉奥斯,
他是弗拉德蒙之子。那时,他正转身逃命,
狄奥墨得斯的长枪,正好刺中他的后背,
枪尖穿到胸膛,
他从车上翻落在地,身上的铠甲琅琅作响。

紧随其后的是阿特柔斯的两个儿子,
再后面是大小埃阿斯,他们异常勇猛,
然后就是伊多墨纽斯和他的搭裆,
可与阿瑞斯相比的墨涅拉奥斯,
他们后面是欧埃蒙之子欧律皮洛斯,
第九个是透克罗斯,调上他的大弓,
藏身在特拉蒙之子的盾牌之后,
为了让他观察时机,埃阿斯微提着盾牌。
只要他放出一箭,就会命中一个敌人,
中箭者就应声倒地,结束了生命。
然后透克罗斯退后,躲在埃阿斯大盾之后,
如同一个孩子在母亲保护之下。

哪个特洛亚人首先被透克罗斯射死?
首先是奥尔西洛科斯,然后是墨奥尔墨诺斯、
奥菲勒斯特斯、德托尔、克洛弥奥斯、阿摩帕昂、
吕科丰特斯、波吕埃蒙之子阿摩帕昂和墨托尼波斯。
他们都中箭躺倒在丰腴的土地上。
见到他用强弓打乱敌人的阵脚,
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十分喜悦,
走上前去,赞扬他道:
“特拉蒙之子,出色的透克罗斯!
继续这样干吧,达那奥斯人,还有你的父亲,
会从你身上看到希望的光芒!
尽管你是私生子,
特拉蒙却将你收养在身边,
倍加爱护。现在远隔万里,你将为他脸上增光。
现在,我向你保证
如果宙斯和雅典娜准许我们毁灭圣城特洛亚,
在我自己之后,我将最先赏你一只三脚鼎,
或者是两匹战马连同战车,
或者是一名与你同床共眠的美貌女子。”

豪壮的透克罗斯这样答道:
“尊贵的阿伽门农,对于我这样好战的人,何必督促?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不会停止战斗。
自从我们想把特洛亚人赶回伊利昂时起,
我就在这里弯腰射箭,杀死敌人。
从我这里射出的八支利箭,
箭箭刺入对方勇士的皮肉里,
但还没有射倒赫克托尔这条疯狗!”

说罢,他把弓箭对准赫克托尔,
希望能够射中,可惜事与愿违,
射中了普里阿摩斯的另一个儿子
戈尔古提昂的胸膛,
他的母亲是来自埃叙墨城的
美如女神的卡斯提阿涅拉。
他的脑袋向旁边一歪,如同花园之中
受到果实或春雨压迫的花朵,
就象这样,他的头盔压倒在了他的头上。
透克罗斯又向赫克托尔射出了另外一支利箭,
希望这次能够命中目标,
可又未射中,箭头被阿波罗挡开,
射中了勇敢的车手,赫克托尔的搭裆
阿尔克普托勒摩斯乳边的胸膛。
他翻身落地,惊得战马前腿腾立,
躺在地上,他的精神和力量片片破散。
见到同伴的死亡,赫克托尔内心十分痛苦,
但却让他躺在那里,尽管十分悲伤,
命令身旁的兄弟克布里奥涅斯拉住缰绳,
后者听从兄长的吩咐。
大喝一声,赫克托尔从车上跃到地下,
抓起一块巨石,砸向透克罗斯。
后者正从箭袋抽出一支利箭,
搭在后拉的弦上,
赫克托尔的巨石击中了他,
正中肩膀与脖子相连的要害部位;
出于愤怒,赫克托尔迅猛地投出巨石,
还碰断了弓弦。他的臂腕登时麻木,
弯弓从手中枪落,瘫软在地。
看到兄弟处于危险之中,埃阿斯直奔过去,
跨站在他的身边,
用巨盾护住了他的躯体。
埃基奥斯的两个儿子,忠实的伙伴
墨基斯透斯和神勇的阿拉斯托尔弯下腰身,
抬着凄厉地呻吟的透克罗斯回到了空心船。

天神们又激励起特洛亚人的斗志,
把阿开奥斯人逼到了又宽又长的壕沟前,
陶醉于自己的勇力,赫克托尔冲杀在前,
宛如强健的猎狗飞快地追赶野猪或雄狮,
冲上去咬住后者的腰间或臀部,
并时刻注意猎物的反扑。
就象这样,赫克托尔威逼着长发的阿开奥斯人,
杀死落在后面的人。
当他们越过木桩和壕沟时,
许多阿开奥斯人已死在对方的手下。
逃到船边,他们收住脚步,相互呼喊,
高举起双手,大声向众神祈祷。
这时,赫克托耳瞪着戈尔戈或阿瑞斯的双目,
驾驭着长鬃飘扬的战马,
在壕沟前沿来回奔跑。

见此情景,白臂赫拉心生怜悯,
她用长着翅膀的话语对雅典娜说道:
  “带埃吉斯的宙斯之女啊!
达那奥斯人即将毁灭,我们岂能不管?
他们将结束悲惨的命运,
死在普里阿摩斯之子赫克托尔的手下,
他的疯狂的屠杀让我心中恼怒。”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这样答道:
“这个人必死无疑,他的力量和勇气将丧失殆尽,
死在阿尔戈斯的手下,倒在故乡的土地上。
可是父王宙斯狠毒的心胸充满着愤怒,
他的强横残暴,阻挠了我的行动。
他早已忘记,我多次营救了他的儿子,
在后者被欧律斯透斯王残酷折磨之时,
高声向天神求救,是我奉命前去营救。
如果我的智慧能使我预知这一切,
当他按照欧律斯透斯的命令去往冥府,
在大门旁边牵走看门的恶狗之时,
就不可能冲出斯提克斯湍急的流水。
然而,如今宙斯恨了我,
顺从了忒提斯的心愿,
她抱着宙斯的膝头,抚摸着他的下颌,
请求他赐给阿基琉斯荣誉。
不过,总有一天,他又会叫我 “亲爱的明眸姑娘”。
现在,你去套车,驾上风驰电掣的骏马,
我回到带埃吉斯的宙斯的宫殿,全副武装。
当我们出现在战场上时,
看赫克托尔是否会高高兴兴。
而且,一定会有某个特洛亚人倒在阿开奥斯人的海船边,
他的油脂和血肉会满足
野狗和秃鹰的食欲。”

白臂女神赫拉听从了她的建议。
尊贵的天后,克罗诺斯之女赫拉
去给两匹头戴金饰的战马套上笼头;
带埃吉斯的宙斯之女雅典娜
在父亲宫殿的门坎处扔掉了亲手织就的,
精心制作的绣花长袍,
穿上了乌云神宙斯的战袍,
披挂上自己的铠甲,手握长枪,
登上闪亮的战车。
她曾凭借手中的长枪,
荡扫过地面上交战的军队。
赫拉扬鞭策马,
时光女神看守的天门自动打开,
她们还看管着苍天和奥林卑斯山,
并决定浓浓的云层的开合启闭。
穿过天门,她们快马加鞭,疾驰而去。

宙斯在伊达山上望见了她们,勃然大怒,
命令金翅的伊里斯前去传达口信:
“捷足的伊里斯,快去挡住她们,
禁止她们来到此地,否则决无好果子吃。
我的话十分严肃,一定会成为现实:
我要弄断她们车前骏马的快腿,
打散战车,把她们从车上扔出去。
她们将熬过漫长的十年光阴,
以治疗被炸雷打出来的创伤,
让雅典娜知道知道,同父王作对意味着什么!
对于赫拉,我不会如此愤怒,
因为她总是和我背道而驰,已习以为常。”

说罢,捷足的伊里斯去执行命令。
离开伊达山,来到了奥林卑斯山上,行进到奥林卑斯的前门时,
神使遇见了这两位女神,就拦住她俩,
向她们传达宙斯的口信:
“你们发疯了吗?要去哪里?
宙斯禁止你们帮助阿开奥斯人,
若是反抗,下列事情会成为现实:
他要弄断你们车前骏马的快腿,
打散战车,再把你们扔出去。
你们将熬过十年痛苦的光阴,
以治疗炸雷打出来的创伤;
让雅典娜知道,同父亲作对意味着什么!
对于赫拉,他却没有这样的愤怒,
因为她总是和他背道而驰,已经习以为常。
所以雅典娜,你这条可耻的狗,
必须小心在意,如果你向父亲举起粗长的尖枪!”
捷足的伊里斯说罢,就离开了那里。
天后赫拉向雅典娜这样说道:
  “带埃吉斯的宙斯之女,我可不想
为了凡人而同宙斯作对。
让他们一方胜利,一方毁灭,听天由命吧。
大神自会仔细考虑,
如何操纵特洛亚人和阿开奥斯人的命运。”

说罢,她掉转马头,返了回去。
时光女神为她们卸下骏马,
牵到神圣的马厩里,
将马车停靠在闪亮的门廊墙边。
夹在其他天神当中,她俩坐在金座上
心中充满了深深的忧伤。
这时,宙斯驾着两匹骏马和飞轮的战车
从伊达山回到了奥林卑斯山,来到众神聚会的殿堂。
威力无穷的海神波塞冬替他解下战马
将马车停在闪亮的墙边,并盖上一块篷布。
雷声远播的宙斯坐上他的金座,
巍峨的奥林卑斯山在他脚下震荡。
只有赫拉和雅典娜离他远远地,
坐在那里,既不发言,也不询问。
宙斯心知肚明,开口说道:
  “为何如此忧愁,赫拉和雅典娜?
你们在使人获得荣誉的战争中,
总是痛恨特洛亚人,要把他们毁灭。
可是我的力量和双手无坚不催,
奥林卑斯的众神无人能把我推倒。
而你们,在没有看到战斗的痛苦的灾难以前,
你们的手脚就会发抖不停。
我要严肃地告诉你们,这件事情一定会成为现实,
如果我的炸雷击中了你的的车马,
就永远不可能再回到奥林卑斯山巅。”

宙斯如此训斥,两位女神充耳不闻,
只管小声嘀咕,
盘算着如何对付特洛亚人。
雅典娜对宙斯十分不满,面带怒色,
闷声不响;赫拉却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说道:
“可怕的克罗诺斯之子,你在说些什么吗?
你是那么地强大,这众所周知,
但是我们可怜那些达那奥斯士兵,
他们不得不接受命运的安排,战死沙场。
如果你禁止我们参战,我们服从,
但是我们要给阿尔戈斯人一些有益的指导,
使他们不会由于你的暴怒而遭灭顶之灾。”

乌云神宙斯这样回答赫拉:
“牛眼的女神,尊贵的赫拉,
如果你有兴趣,在明天黎明时,你就会看到克罗诺斯之子,
将杀死更多的阿开奥斯枪手。
直到佩琉斯捷足的儿子从海船走出,
否则强壮的赫克托尔不会停止战斗。
那一天,赫克托尔将聚集在船尾,
为了夺回帕特罗克洛斯的尸首而艰苦拼战,
这都是注定要发生的事。至于你的愤怒,我毫不在乎,
即使你到大地和海洋的最最底层,
那居住着伊阿佩托斯和克罗诺斯的地方,
他们围困在塔尔塔罗斯的深坑里,
没有太阳神许佩里昂的阳光和沁人心脾的暖风。
即使你到那里大发牢骚,我也不在乎。
世上再也没有比你更无耻的人了。”

听罢,白臂神赫拉一言不发。
这时,长河已淹没了太阳的余辉,
黑色的夜幕覆盖着盛产谷场的田地。
对于特洛亚人,夕阳西下事与愿违;
对于阿开奥斯人,则是一种祈盼来的幸福。

特洛亚人被伟大的赫克托尔集合起来,
来到距海船不远,水流湍急的长河
旁边的平地上,那里没有横七竖八的尸体。
他们下了车,坐在地上,倾听宙斯钟爱的
赫托托尔的训话。后者手中高举一支
十一个肘尺长的矛枪,青铜枪尖闪闪发亮,
由一个金环把它箍紧。依着矛枪,
赫克托尔大声地训话:
  “特洛亚人,达尔达诺斯人和友军朋友们,
请听我讲,我原来考虑这个时候已经
毁坏了海船,杀败了阿开奥斯人,
可以回到多风的伊利昂,
可是,夜幕降临,挽救了阿尔戈斯和他们的船只。
让我们服从夜神的安排,准备晚餐,
卸下长鬃挥洒的战马
喂给它们可口的草料。
让我们到城里牵来牛和肥羊,
到家中拿来香甜的美酒和食物。
我们要堆起无数的柴堆,
这样从夜晚到黎明,
熊熊的大火都不会熄灭,
警惕长发的阿开奥斯人趁着夜色,
匆匆忙忙地起航逃跑。
在他们离开这里之前,一定要进行一番苦斗,
使他们回到家里,还要仔细护理创伤,
那是在上船时,箭头和矛头留给他们的礼物。
经过这次教训,就没人敢再给
驯马的特洛亚人带来战争的苦难。
命令宙斯钟爱的传令官们通报全城,
要年轻的少年和头发灰白老人集中到
众神为我们修筑的城楼上面,环绕住整个城市;
集合特洛亚妇女在家里燃起大火,
还要布置岗哨,小心防卫,免得
敌人趁我们出动之时,
袭击了空无一兵的城堡。
这就是我的计划,照我说的做吧,
心胸豪壮的特洛亚人。今天的命令就发布到此,
明天一早我还要召集大家进行训话,
满怀期望,我向宙斯和众天神们祈祷,
让我们打败阿开奥斯人,这帮疯狗们,
把他们统统赶到乌黑的海船上。
今晚,我们要严加防范,明天一早,
大家全副武装,在空心船旁将有一场
激烈的恶战。那时,一切都见分晓,
是提丢斯之子,强壮的狄奥墨得斯,
把我赶离海边,逼到城墙,还是
我的铜枪把他刺死,夺走他满是血污的铠甲。
明天,他就会明白他的力量能否挡住我的长枪。
明天太阳升起之时,他会被我刺死,倒在地上,
在他周围,还躺着他众多的伙伴。
但愿我自己能够长生不死,
如雅典娜和阿波罗那样受人尊崇,
就象我明天会给阿开奥斯人带来灾难那样确定无疑。”

听罢,特洛亚人欢声雷动。
他们从战车上卸下汗流浃背的战马,
拴好缰绳,立在各自的车上。
很快地,人们从城中牵来壮牛和肥羊,
从家里拿来香甜的美酒和食物,
又从各处找来大量的柴木,垒起一座座的柴堆。
他们向天神们献上丰厚的百牲祭品,
晚风托着食品的香气,袅袅地,从平原带上天空。
但永生的天神并未接受祭祀,
天神们不愿意仇恨圣城伊利昂,
普里阿摩斯以及拥有梣木枪的人们。

特洛亚人精神饱满,富有斗志,
整夜地围坐在阵线空地的营火旁边。
如同天空中的星星围绕着明亮的月亮,
发射出晶亮的光芒。没有一丝儿风,
天地上下一片宁静。高耸的山峰,
突出的海角,幽洋的谷壑,一切毕见,
迷蒙的大气自高天而泻,露出所有的星辰,
这样的情景,让牧人心喜。
就象这样,在阿尔戈斯人的海船和克珊托斯河之间,
在圣城伊利昂前面,特洛亚人点起众多的营火。
成百上千堆营火燃烧在广阔的平原上,
每堆都有五十人围坐在旁边。
战马悠闲地吃着燕麦和雪白的大麦,
静候在战车旁,等待绚丽的黎明女神登上她的宝座。




楼主热帖
[美文&演讲] 《绿》朱自清(描述绿的名篇欣赏之一)
[名著名典] 朱子家训节选
[古体诗[古风]] 《将进酒》 李 白
[诗歌] 泰戈尔献给母亲的诗:仿佛
[美文&演讲] Facebook COO哈佛商学院毕业演讲:追随
[诗词] 《绿》艾青(描述绿的名篇欣赏之三)
[近体诗[绝句-律诗]] 草 白居易
[名著名典] 《年的传说》 选自: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史诗] 《荷马史诗》连载 第一部 《伊利亚特》
[随笔&美文] 梦想与现实
[名著&名篇] I have a dream 我有一个梦
[美文&演讲] 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

The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to have a great aim,and the determination to attain it.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品读天下 ( 鄂ICP备12016870号-2|网站地图  

GMT+8, 2019-6-16 08:37 , Processed in 0.159020 second(s), 3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