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品读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78|回复: 0

《荷马史诗》连载 第一部 《伊利亚特》 (十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23 13: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品欣赏
包含内容:  
关键字: 埃阿斯 赫克托尔 特洛亚
  第一部 《伊利亚特》

第七卷 ——埃阿斯决斗赫克托尔难分高下


说罢,带着兄弟珀里斯,
赫克托尔匆忙跳出城门,
两人都渴望投入战场,奋勇拼杀。
如同手脚疲乏无力的水手,
挣扎着用光滑的木桨拍击着水面,
心里强烈地渴望天神赐给他们一阵劲风。
就象这神赐的劲风,他俩回到了特洛亚人面前。

帕里斯杀死了阿瑞托奥斯之子墨涅斯提奥斯,
他来自阿尔涅,是使唤钉锤的阿瑞托奥斯
和牛眼的费洛墨杜萨的儿子。
赫克托尔用锋利的长枪,刺中了埃伊奥纽斯的脖子,
顿时让他四肢酥软。
希波洛科斯之子、吕西亚人的首领,
掷出长枪,击中了得克西奥斯之子伊菲诺奥斯,
后者正想跳上战车,中枪之后,
随即扑倒在地,四肢酥软。

看到阿尔戈斯人纷纷在战争中死去,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风风火火地降下奥林卑斯山,
来到圣城伊利昂。
保佑着特洛亚人的阿波罗
在城上远远望见,就去迎接她。
他们相逢在一颗橡树之下。
宙斯之子、阿波罗首先开口说道:
“大神宙斯之女,这次你受高傲的心灵的驱使,
从奥林卑斯山上下来,又想干些什么?
是不是想让特洛亚人全被杀死,
好使阿开奥斯人获得胜利?
听听我的意见吧,
这对大家都有好处。
让我们暂时结束今天的战斗,以后还可继续,
直到伊利昂城的末日来临,
如果你们一定要这座圣城毁灭。”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这样回答道:
“就这样办吧,远射神,我也在这么想,
所以才从奥林卑斯山来到双方的战场之上。
说说看吧,你打算如何去做?”

宙斯之子阿波罗回答道:
“让我们唤起赫克托尔心中的求战情绪,
设法激他向达那奥斯人提出单独决斗,
在可怕的搏杀中,一对一地拼个你死我活。
身披铜甲的阿开奥斯人会热血沸腾,
激起某个人与卓越的赫克托尔决斗。”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听从了他的意见。
普里阿摩斯之子赫勒诺斯从两位天神
愉快的交谈中意识到他们确定了满意的计划,
就来到赫克托尔跟前,对他道:
“赫克托尔,普里阿摩斯之子,
你如宙斯般足智多谋,现在肯听从我这个弟弟的意见吗?
让全体特洛亚人和阿开奥斯人坐下,
然后由你向最勇敢的阿开奥斯人挑战,
在可怕的拼杀中,一对一地拼个你死我活。
你不会遭遇不测,因为你的末日还未来临,
刚才我听到了永生的天神的谈话。”

他的话语愉悦了赫克托尔的心胸。
后者来到两军之间,横握长枪,
迫使特洛亚人后退坐下。
胫甲坚固的阿开奥斯人
服从阿伽门农的命令,也坐在地上。
雅典娜和银弓之神阿波罗化作凶残的秃鹰,
双双栖在带埃吉斯的父神的大橡树之上,
兴致勃勃地观看密密层层的陈列,
和簇簇拥拥的大盾、头盔和无数的枪矛。
如同空起的西风,吹过海面,
荡起了片片细浪,下面就是深黑的海水。
就象这样,阿开奥斯人和特洛亚人的队伍
铺坐在广阔的平原上。对着双军,
赫克托尔高声大喊:
“请听我说,特洛亚人和阿开奥斯人的兵勇,
现在我要说出我的真心话。
克罗诺斯之子,高高在上的宙斯兑现我们的誓言,
险恶的他,故意要让我们相互拼杀,
不是你们攻下坚固的伊利昂,
就是我们在海船边将你们歼灭。
现在最勇敢的战将就在你们的军中,
就让其中一个坚定地走出来,
和卓越的赫克托尔面对面地决斗。
我说的话语,恳请宙斯作个见证:
如果他的铜质长剑刺死了我,
就让他剥去我的铠甲,带回海船,
但是要把我的尸首还给我的家人,
好让特洛亚人为我举行火葬。
如果阿波罗赐予我光荣,让我杀死了对手,
我也将剥下他的铠甲,运回伊利昂,
敬献在远射神阿波罗的神庙之上。
至于尸首,我会送到凳板坚固的海船上,
让长发的阿开奥斯人把他埋葬,
埋葬在赫勒斯滂托斯坟墓的旁边。
将来,有人乘坐带着坐板的海船路过那里时,就会说道:
  ‘那里埋着一位远古的英雄,
他是死在卓越的赫克托尔的枪下。’
将来,有人会这样说,我的盛名将流传千古。”

他的话语让阿开奥斯人作声不得,
既羞于拒绝,又没有胆量接受挑战。
这时,墨涅拉奥斯站了起来,
忍住深沉的苦痛,斥责众人:
“吹牛大王啊!你们软弱得象阿开奥斯妇女,
怎配作勇敢的男子汉!倘若无人应战,
将是我们多大的耻辱?
你们坐在那里烂成泥水吧!
瞧你们!不敢作声,丢尽了脸面!
我要全副武装,应战赫克托尔。
高高在上的天神掌握着胜利的线绳。”
说罢,他穿上精美的铠甲。
哦,墨涅拉奥斯,如果不是人民的国王跳起来抓住你,
你的末日就将来临,
会死在比你强壮得多的赫克托尔的手下。
阿特柔斯之子,强大的阿伽门农
握住你的右手,对你说道:
“你疯了吗?宙斯钟爱的墨涅拉奥斯,
为什么这样愚蠢?不要如此冲动,
为了愤怒而去同强大的赫克托尔决斗。
在他面前,每个勇敢的人都会发抖,
甚至连英勇的阿基琉斯在其它战役中
和他相遇时,也怵他三分,而阿基琉斯远比你出色。
坐下吧,坐到你的同伴中间,
我们会推出另外一名勇士,和他决斗。
虽然赫克托尔杀人如麻,英勇无畏,
但是我认为他会很快乐地屈腿坐下休息,
假如他活着逃脱可怕的激战和搏杀。

阿伽门农劝弟弟改变主意,
墨涅拉奥斯听从了他的建议。
伙伴们看到他脱下铠甲,都十分高兴。
这时,涅斯托尔站起来说:
“沉重的悲哀降临在阿开奥斯人的土地上,
见此情景,驭车的战士、米耳弥冬人优秀的雄辩家,
年迈的国王佩琉斯会放声痛哭。
他曾在家里对我发问,听到
阿开奥斯勇士的身世和血统时高兴万分。
如果他得知这些勇士在赫克托尔面前退缩,
他会高举双手,向天神祈祷,
但愿他的灵魂飞离躯体,坠往冥府。
大神宙斯、女神雅典娜和阿波罗高高在上,
但愿我能重返青春,就如当年皮洛斯人与
阿尔卡狄亚枪兵,集结在汹涌的克拉冬河畔的
斐亚城下交战时那样年轻。
那时,神勇的埃柔塔利昂走出人群,
身上披挂着天神般的阿瑞托奥斯的
护身铠甲。人们称阿瑞托奥斯为 ‘大锤斗士’
因为在战斗时,他不用弓箭或者矛枪,
而是挥动着巨大的钉锤,摧垮敌方的防线。
吕科尔戈斯不是依靠力量而是依靠计谋,
在狭窄地走道里夺取了他的性命,
因为钉锤施展不开。
吕科尔戈斯抢先下手,刺中了他的中腹,
将他仰面打倒在地。吕科尔戈斯剥夺了他的铠甲,
那是战神所赠。以后,吕科尔戈斯一直披着这副铠甲,
去参加战斗。当他年老得不能出门后,
赠给了他的副将埃柔塔利昂,
后者穿着这副铠甲,
向我方的勇士挑战,
可他们全都吓慌了,不敢作声。
那时,虽然我是将领中最年轻的一个,
好战的勇气驱使我上前同他决斗。
是雅典娜赐给了我荣誉,
我杀死了他,他是那么的魁梧和强大。
死去的他伸躺在一大片泥地上。
如果我还年轻和强壮,神勇的赫克托尔
马上会遇到对手。
而你们作为全军的最强健的将领,
却惧怕面对赫克托尔。”

听罢老人的谴责,立即站出了几个人。
第一个就是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
其次是提丢斯之子、强有力的狄奥墨斯,
后面是大小埃阿斯,杰出的斗士,
之后是伊多墨纽斯及其伙伴墨里奥拉涅斯,
后者是杀敌的勇士,恰似阿瑞斯,
再后面是欧埃蒙之子,光荣的欧律皮洛斯,
安德赖蒙之子托阿斯和奥德修斯。
所有这些人都愿与神一样的赫克托尔拼斗。
来自革瑞尼亚的涅斯托尔又道:
“你们投石阄推选出一个人吧,
他不但将使胫甲精美的阿开奥斯人无比自豪,
也会为他自己带来巨大荣誉,
如果他能逃脱这次可怕的搏杀。”

说罢,每个人在石阄上作下标记,
扔入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的头盔里。
将士们高兴双手,大声祈祷。
遥望苍天,有人这样祷告:
  “父神宙斯,请让埃阿斯,或提丢斯之子
或人民的国王赢得拈阄。”

在他们的祈祷中,涅斯托尔摇动起头盔,
立即跳出了埃阿斯的石阄,正中人们的心意。
传令官手拿石阄,穿过人群,
走到首领们面前,让他们欢看。
从左到右,首领们都不认识上面的标记,
直到走到那个作了标记并扔入头盔的埃阿斯面前。
后者接住传令官送上的石阄,发现就是自己的,
心里十分喜悦。他扬手扔掉石阄,叹道:
  “朋友们!赢的是我,这让我十分喜悦,
我自信我可以战胜卓越的赫克托尔。
在我穿上铠甲时,
请大家聚拢,
向克罗诺斯之子宙斯祈祷。
放低声音,免得被特洛亚人听到,
或者朗声祷告,以示我们谁都不怕!
只要违我心意,
没有人会凭借暴力把我吓退,
或凭借狡诈来吓唬我,因为我也有技巧,
我来自养育我的萨拉米斯岛。”

大家向克罗诺斯之子宙斯祈祷。
遥望苍天,有人这样祷告:
  “伊达山的主宰,高贵伟大的大神宙斯!
请赐给埃阿斯荣誉,让他获得胜利。
如果你也关心和钟爱赫克托尔,
就让他们打个平手,不分高下。”

他们说着,埃阿斯披上闪亮的铠甲。
披挂完毕,他大步向前,
如同魁伟的阿瑞斯坚定地前去拼战,
是克罗诺斯之子挑起了刻骨的仇恨,
驱使他们残酷地拼杀。
阿开奥斯人的强大堡垒埃阿斯,
就这样冲上前去,
刚毅的脸上挂着浅笑。
他手握长枪,迈着坚实的大步。
见到如此威势,阿开奥斯人喜不自禁,
而特洛亚人却个个胆战心惊,四肢无力,
就连赫克托尔的心房也砰砰剧跳。
但他不能退缩,更不能逃跑,
因为是他首先出面挑战。
这时,埃阿斯已经逼近,
手提一块压了七层牛皮,
如城墙一般坚固的铜盾,是家住许勒城的
最好的皮匠提基奥斯为他制造。
这块盾牌垫了七层肥壮公牛的皮羊,
最后一层就是坚固的铜面。
埃阿斯把这样的盾牌举在胸前,
咄咄逼近,开口威胁:
  “通过一对一的搏杀,赫克托尔,你就会明白,
除了雄壮如狮的阿基琉斯之外,
达那奥斯人中还有何能威猛的首领。
阿基琉斯因对阿伽门农不满,正在海边生气,
除他之外,我们还有许多人敢同你决斗。
现在,你先动手吧!”

头盔闪亮的威猛的赫克托尔答道:
  “埃阿斯啊,宙斯的后代,特拉蒙王之子,
军队的统帅,不要对我进行试探,
好象我是一个三岁娃娃或弱不经风的妇女。
我精通各种格斗,杀人是我的绝活儿。
我懂得如何将盾牌左挡右挡,
这是防身之术,我还知道如何驾驭战马,
奔入杀气腾腾的车阵;我也知道在战争中
如何控制节奏。但对手是你,我不想使用战术,
我要堂堂正正地击中你。来吧,看枪!”

说着,他持平森然的长枪,奋力投掷,
刺中了那块垫有七层牛皮的盾牌的第八层铜面。
顽强的枪头穿行了六层,
被第七层阻挡了下来。
此时,宙斯的后代,埃阿斯也掷出了长枪,
击中了赫克托尔的浑圆的大盾。
尖锐的枪头穿过闪亮的盾眚,
又迅速地扎透精工制作的铠甲,
划面里面的衬袍,直刺腰间。
赫克托尔将身闪过,逃脱了可怕的死亡。
几乎同时,两人高举长枪来回刺杀,
如同生吞活剥的狮子和力大无穷的野猪。
普里阿摩斯之子将枪刺入埃阿斯的盾牌,
扎在正中,却未能刺透,反而顶弯了枪尖。
埃阿斯也向前扑杀,
长枪刺穿了对手的盾牌,
擦过脖颈,涌出浓黑和鲜血。
可是头盔闪亮的赫克托尔并未停止战斗,
后退之时,伸手从地上抓起一块
硕大、乌黑、粗糙的石头,
向埃阿斯砸去,
正中了七层牛皮的盾牌中心点出的盾面上,
撞击之声震耳欲聋。
埃阿斯抓起一块更大的石头,
用尽全身的力气,投掷了出去,
势不可挡的巨石捣烂了盾面,
赫克托尔压伤了膝盖,仰面倒地。
危急之中,阿波罗及时助佑,将他扶起。
这时,两人挥动铜剑,近身拼杀。
好在两位传令官,天神和凡人的使者,
一位是来自特洛亚的伊代奥斯,
一位是来自阿开奥斯的塔提比奥斯,
在两位斗士中间,他们高举着圣杖,
谨慎机智的伊代奥斯首先开口:
  “亲爱的孩子们,宙斯关爱的勇士们,
停止拼杀吧,你们都是善战的英雄,
我们大家深信不疑。
现在夜色已经降临,
我们最好听从夜神的安排。”
特拉蒙之子埃阿斯说道:
“伊代奥斯,把你的话向他去说,
是他首先挑起决斗。
让他首先表态,我会依从他的意愿。”

头盔闪亮的伟大的赫克托尔答道:
“埃阿斯,既然天神赐你力量、体魄和聪明的头脑,
而且是阿开奥斯人中最好的枪手,
今天,就让我们拼到这里,以后继续决斗,
直到天神们做出裁断,
是把荣誉赐给你还是赐给我。
夜幕已降临,我们最好听从夜神的安排。
你会给海边全体的阿开奥斯人,尤其是你的朋友
和伙伴带来无比的欢悦;
我也将回到普里阿摩斯的都城,
使特洛亚人和长裙飘飘的特洛亚妇女欢欣鼓舞,
他们会步入天神的庙宇,感谢天神使我生还。
走上前来,让我们互赠光荣的礼物,
特洛亚人和阿开奥斯人就会这样说:
  ‘他们相逢在吞食灵魂的仇杀中,
却又握手言欢,在友谊中分手。’”
说着,他赠给对方一柄嵌银钉的战剑,
连同剑鞘和精工制作的佩带。
埃阿斯则回赠了一条深红色的腰带。
然后,两人告别,一个回到阿开奥斯阵中,
一个回到特洛亚人中间,他们看到
赫克托尔脱离搏杀,安然无羔,
内心十分欢喜。
赫克托尔在人们的簇拥下返回城里。
胫甲坚固的阿开奥斯人引着埃阿斯,
去会见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

来到了阿伽门农的营帐里,
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向克罗诺斯之子
献祭了一头五岁的公牛。
他们把牛皮剥去,切下嫩肉,
又动作熟练地切成小块,叉在叉上仔细烧烤,
然后从叉上取下熟肉,准备食用。
准备好一切后,盛宴排开,
每个人都吃到满意的一份。
阿特柔斯之子,权力广泛的阿伽门农,
把最好的大块的里脊肉献给埃阿斯,以示褒奖。
在他们满足了吃喝的欲望之后,
年迈的涅斯托尔首先提出忠告,
他的忠告总是用得恰到好处。
怀着善意,他对大家说道:
  “阿特柔斯之子,各位阿开奥斯首领,
众多的阿开奥斯人已战死沙场,
凶恶的战神把他们的黑血洒遍在
斯卡曼德罗斯河里,把他们的灵魂
打入哈得斯的冥府。
明天一早,你应命令阿开奥斯人停止作战,
大家一起用公牛和骡子所拉的大车,
运回众多的尸首,把他们火化在海船边。
以后,当我们返回故乡之际,
就可以把死者的骨灰交给他们的儿女。
让我们铲土成堆,在焦黑的柴木上垒起一座大坟,
作为死去的战士的共同的坟墓。
再在旁边筑起高墙,保卫海船和我们自己。
还在墙中建造一座结实的大门,以便战车能够出入;
绕着护墙,挖一条壕沟,
阻挡敌方的步兵和战车,
使特洛亚人不能顺利地荡扫我们的阵营。”

他的忠告,得到首领们的一致同意。
这时,在伊利昂高城上,在普里阿摩斯的大门外,
惊恐不安的人们正在聚合。
头脑冷静的安特洛尔首先说道:
  “特洛亚人、达尔达诺斯人和友军朋友们,
现在请听听我的真心话。
把海伦及其财产还给阿特柔斯之子吧,
让他们把她带回老家。
是我们破坏了停战誓约,还在进行无望的战争。
不按我的意思去做,大家将什么也得不到。”

说罢落座,神一样的帕里斯,
美发的海伦的丈夫站了起来,
他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
  “安特诺尔,你的话使我讨厌,
你应当明白怎样才能提出更好的建议。
假如刚才你是认真的,
那肯定是天神夺走了你的聪明和才智。
我要公开地告诉驯马的特洛亚人:
我绝不会交出我的妻子。
至于我从阿尔戈斯带回的财产,
我可以交还,连同我添加上的一份。”

说罢落座、达尔达诺斯之子,
有如天神的国王普里阿摩斯站了起来,
怀着善意,他说道:
  “特洛亚人,达尔达诺斯人和友军朋友们,
请听一听我的真心话。
大家可以在城里象平常一样吃晚饭,
但不要忘了布置哨兵,人人都要保持警惕。
明天一早,我派伊代奥斯去海边的空心船那里,
向阿特柔斯之子们转告
阿勒珊德罗斯的条件,因为他,才挑起了战争。
并让伊代奥斯传去我的建议,
问他们是否同意停战,以便收敛战死的兵勇,
然后重新开战,直到天神作出裁判,
是把荣誉赐给他们还是赐给我们。”

人们听从了国王的建议:
一队一队地回到城里吃晚饭。
黎明时分,伊代奥斯来到空心船边,
发现达那奥斯人,战神的随从们,
正在阿伽门农的船尾议事。
使者站在人群之中,声音洪亮地说:
  “阿特柔斯之子,各位阿开奥斯首领们,
普里阿摩斯和其他高贵的特洛亚人
命我转告各位,不知你们是否接受
阿勒珊德罗斯提出的条件,正是为了他,
我们经受着苦战的折磨。
阿勒珊德罗斯从阿尔戈斯带回的财产,
他愿意交还,并且添上自己的一份。
但光荣的墨涅拉奥斯的合法妻子,
他不准备交还,虽然我们都极力反对。
他们还让我转告各位,如果你们愿意,
就先停止战斗,以收敛死者,
以后继续开战,直到天神作出裁判,
是把光荣赐给你们还是赐给我们。”

他的话语使众人静默无声,
咆哮战场的狄奥墨得斯开口说道:
  “谁也不准接受阿勒珊德罗斯的财产和海伦,
现在战局已十分清楚,即便是傻瓜也看得出,
死亡的绳索已套在了特洛亚人的脖子上。”

听罢,阿开奥斯人放声高呼,
同意驯马高手狄奥墨得斯的意见。
于是,阿伽门农告诉伊代奥斯道:
  “伊代奥斯,你已听到阿开奥斯人的回答,
这是他们的心里话,对此,我非常满意。
至于收敛死者,我并不反对。
阵亡的战士的尸首不宜久放,
应迅速地火化,以得到安慰。
赫拉的丈夫宙斯为我们的誓言作证。”

说罢,向着天神举起了王杖。
伊代奥斯只好返回圣城伊利昂,
此时,特洛亚人和达达尼亚人
正坐在会场上,静候他的回归。
回来之后,他传达了带回的消息。
于是众人马上行动,分作两队,
一队去搬运尸首,一队去寻找柴木。
阿尔戈斯人也走出凳板坚固的海船,
有的搬运尸首,有的寻找柴木。

当灿烂的太阳从微波荡漾、奔流深淼的长河上
缓缓升起,将崭新的阳光普洒在广袤的田地之时,
双方军队又会聚在战场之上。
他们用清水洗净难以辨认的难友的
流着鲜血的伤口,含着热泪,
把尸首拖到了大车上。
然而,普里阿摩斯禁止众人放声痛哭,
他们只能静默地将死者放上柴堆,
悲痛地火化了尸首,然后返回伊利昂。
同样,阿开奥斯人也强忍悲痛,
把死者放到柴堆上,
火化了他们之后,又回到了空心船上。

夜色依然蒙蒙,天还没有放亮,
阿开奥斯的精壮部队已围在柴堆边,
在上边建起一个巨大的坟墓,
作为死难伙伴共同的安息之地。
并在那里建起了护墙,
用来保护海船和他们自己。
又在墙下建了一个结实的大门
好让战车自由出入。在护墙之外
挖了又宽又长的壕沟,并打上了木桩。
长发的阿开奥斯人辛劳地忙碌。
坐在闪电神宙斯身边的天神们
对阿开奥斯人的工程大加赞赏。
威力无穷的波塞冬首先说道:
  “父神宙斯,大地上的凡人还有谁
告诉我们他们心中的计谋和策略?
你看那些阿开奥斯没向天神献祭百牲,
就建筑护墙来保护船只和自己,
并在护墙之外挖出壕沟。
护墙的美名将照射远近,
使人们忘掉特洛亚城,
那是我与阿波罗为拉奥墨冬建造。”

乌云神宙斯内心不悦,他说道:
  “威力无穷的天神啊,你在说什么呀,
如果是另外一位比你低弱的天神,
或许会害怕这种小把戏。
你的威名象曙光一样远射。
等着长发的阿开奥斯人乘坐海船
返回他们的故乡的时候,
你就捣烂护墙,把它推入大海,
再用沙土遮住辽阔的海滩,
阿开奥斯人的护墙就会无影无踪。”

他们交谈着,直到太阳西沉,
而这时,阿开奥斯人已建成了他们的工程,
然后在营帐里屠杀肥牛,吃着晚饭。
众多的船只从利姆诺斯岛运来甜酒。
那些船只属于伊阿宋之子欧涅奥斯,
他是许普西皮勒为士兵的统帅伊阿宋所生。
伊阿宋之子交给阿伽门农和墨涅拉奥斯
一千坛酒。长发的阿开奥斯人
有的用青铜,有的用闪亮的铸铁,
有的用整张牛皮,有的用整条活牛,
也有的用掳来的奴隶换取船上的葡萄酒,
准备放开肚量大口地吃喝。
长发的阿开奥斯人就是这样地通宵达旦地欢饮,
城里的特洛亚人和阿开奥斯人也是如此。
足智多谋的宙斯整整一夜地扔掷着炸雷,
让每个人的心头爬满恐惧。
他们恭敬地把酒泼在地上,
无人敢于在向伟大的宙斯祭奠之前喝上一口。
之后,他们上床平躺,享受甜美的睡眠。

楼主热帖
[美文&演讲] 《绿》朱自清(描述绿的名篇欣赏之一)
[名著名典] 朱子家训节选
[美文&演讲] Facebook COO哈佛商学院毕业演讲:追随
[古体诗[古风]] 《将进酒》 李 白
[诗歌] 泰戈尔献给母亲的诗:仿佛
[名著名典] 《年的传说》 选自:中国民间故事
[近体诗[绝句-律诗]] 草 白居易
[神话-史诗] 《荷马史诗》连载 第一部 《伊利亚特》
[诗词] 《绿》艾青(描述绿的名篇欣赏之三)
[名著&名篇] I have a dream 我有一个梦
[随笔&美文] 梦想与现实
[美文&演讲] 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

The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to have a great aim,and the determination to attain it.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品读天下 ( 鄂ICP备12016870号-2|网站地图  

GMT+8, 2019-8-25 18:58 , Processed in 0.209285 second(s), 3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