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品读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58|回复: 0

《荷马史诗》连载 第一部 《伊利亚特》 (十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23 12:5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品欣赏
包含内容:  
关键字: 美神 战神 赫克托尔 安德罗马克
本帖最后由 一人一风景 于 2013-2-23 13:01 编辑

第一部 《伊利亚特》

第五卷 ——刺伤美神和战神,狄奥墨得斯立下战功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答道:
  “提丢斯之子,我钟爱的狄奥墨得斯啊!
不要害怕阿瑞斯,也不必害怕其他的天神,
我会全力地帮助你。驾起你的骏马吧,
扑向阿瑞斯,再把他刺伤。
不要惧怕勇莽的阿瑞斯,
他是个恶棍,两面三刀。
刚才还向我和赫拉保证,
要帮助阿尔戈斯人攻打特洛亚人,
现在呢,早忘了自己的许诺,
站到了特洛亚人那一边!”

说罢,她伸手摧开斯特涅洛斯,
后者连忙从车上跳到地下。
女神自己登上狄奥墨得斯的战车,和他并肩而立,
在可怕的女神和勇敢的战士的重压下,
橡木车轴发出嘎嘎的巨响。
雅典娜抓起皮鞭,拉起缰绳,
驾驭着快马冲向阿瑞斯。
此时,战神正弯腰剥夺佩里法斯的铠甲,
后者是来自埃托利亚的奥克西奥之子。
浑身血迹的战神忙于剥夺铠甲,没有看见雅典娜,
而且女神已隐身在哈得斯的黑帽里。

人类的毁灭者看见了狄奥墨得斯,
就把高大的佩里法斯抛在
结束他生命的地方,

【网络资源快速查找 http://w.remen-blog.com --电影、音乐、书籍、软件......闪电搜寻!】
然后扑向驯马手狄奥墨得斯。
两个相向而行,咄咄逼近,
阿瑞斯把钢枪击向马轭和缰绳的上方,
试图立即杀死对手。
但雅典娜眼疾手快,
伸手推开它,让它一无所获。
咆哮战场的狄奥墨得斯也掷出了铜枪,
雅典娜引导枪头飞向战神的小肚子,
刺入了系腰带的地方,扎破了皮肉,
再把铜枪拔了出来。
阿瑞斯痛得大声喊叫,
就象九千或一万个士兵齐声狂吼。
阿瑞斯是如此大声的叫唤,
吓坏了所有的特洛亚人和阿开奥斯人,
他们一个个都浑身颤抖。

如同一片浓黑的雾气,由于炎热的蒸腾
和暴风的劲吹,在天空聚成一片云那样
身披铜甲的阿瑞斯挟带浓云升入天空。
这一切都被提丢斯之子看在眼里。
战神迅速地到达奥林卑斯山,
在宙斯身旁伤心落泪,
他向克罗诺斯之子亮出流着神液的伤口,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看到这些凶暴的行为,您不生气吗?父王宙斯。
为了保佑凡人,天神们无休地争斗,
各自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由于你生养了这么个疯狂的、放肆的、
行凶作恶的女儿,
所有的天神都对你不满。
奥林卑斯山上其他的天神都对你俯首听命,
可你对她不加管束,
任其胡作非为!
现在,她竟然怂恿提丢斯之子,
疯狂的狄奥墨得斯与天神争斗。
首先,他刺伤了库普里斯的手腕,
然后又扑向我,象一位永生的天神!
要不是我跑得快,只怕现在已在死尸堆里,
也可能被铜枪刺伤,
虽守住残生,却软弱无力。”

乌云神听罢,对他怒目而视,说道:
  “两面三刀的家伙!不要在我面前哭泣,
在所有的天神之中,我最讨厌的就是你,
争吵、战争和搏杀永远是你的嗜好。
你继承了你母赫拉的固执和狂暴,
不管我说什么,都难以把她约束。
大概由于她的挑唆,你才遭受了苦难。
但我不能无动于衷地眼看你受苦,
毕竟你是我的儿子,你的母亲为我而生。
假如你是别的天神的儿子,如此地残酷横暴,
我早就把你扔到比大力神更低的地层深处。”

说罢,召唤派埃昂给他疗伤。
派埃昂给他敷上止痛的药膏,治愈了伤口,
因为他是天神,不是会死的凡人。
如同天花果汁滴入洁白的牛奶很快变稠,
只须动手搅拌,就会凝结成块那样,
派埃昂神奇地治愈了那瑞斯的伤口。
赫柏帮他擦洗干净,穿上漂亮的罩袍,
阿瑞斯重新在宙斯旁边落坐,得意洋洋。

阿尔戈斯的守护神赫拉和雅典娜,
在制止了狂暴的阿瑞斯的屠杀之后,
也回到了大神宙斯的壮伟的宫殿。

第六卷——赫克托尔与妻子安德罗马克话别


天神离开后,特洛亚人和阿开奥斯人的恶战
继续进行。在平原上,战争的高潮忽起忽落,
在西摩埃斯河和克珊托斯河之间,
他们挥舞着长枪奋力拼杀。

阿开奥斯人的保垒、特拉蒙之子埃阿斯
首先突破了对方的军阵,给伙伴们带来胜利的希望。
他击倒了色雷斯人最杰出的勇士,
埃宇索罗斯的高大魁伟的儿子阿卡马斯。
他先刺中了对方饰有马鬃的头盔,
枪尖直入前额,穿透了头骨,
迷茫的黑雾笼住了他的双目。

咆哮战场的狄奥墨得斯杀死了阿克叙洛斯,透特拉斯之子。
他来自坚固的阿里斯柏城,家资丰足,
好交朋友,敞开临靠大道的家门,
热情地款待各方客人。
然后在他毁灭的这一天,
那些人却没有一个站在身边加以保护。
狄奥墨得斯杀死了他以及他的车手卡勒西奥斯,
两人双双奔赴黄泉。

欧律阿洛斯杀死了德瑞索斯和俄菲尔提俄斯,
又追击埃塞波斯和佩达索斯,
他是水泉之神阿巴尔巴瑞亚为英武的布科利昂生下的儿子。
布科利昂是高傲的劳墨冬的长子,
虽说他的母亲不名誉地生下了他。
当他牧羊的时候,和水泉神偷偷结合,
女神怀孕并生下了一对男孩。
如今,他们的双腿和勇气被墨基斯透斯压倒,
他们的铠甲被他剥夺而去。

强悍的波吕波特斯杀死了阿斯提阿洛斯,
奥德修斯的铜枪刺中来自佩尔科特的安底特斯,
同时,透克罗斯刺中了阿瑞塔昂。
另外,涅斯托尔之子安提洛科斯杀死了阿布勒罗斯,
用他闪亮的铜枪;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也杀死了埃拉托尔,
他住在萨特尼奥埃河畔,美丽的山城佩达索斯。
勒伊托斯活捉了逃跑中的费拉科斯,
欧律皮洛斯结果了墨兰提奥斯。

咆哮战场的墨涅拉奥斯捉住了阿德瑞斯托尔,
因为后者的战马受惊,狂奔在平原上,
缠在了柽柳枝丛中。驭马挣脱了破裂的车身,
朝着城市飞奔,
使其它的战马也受惊狂奔。
而主人却被甩出马车,倒在轮边,
嘴啃着泥土。举着长枪,阿特柔斯之子
站在了他的身旁,后者抱住他的双腿,
苦苦地哀求:
“活捉我吧,阿特柔斯之子。
你会得到赎金,因为我父十分富有,
腰缠万贯,有金有铜还有灰铁,
如果听说我活在阿开奥斯人的海船旁,
他会献上难以数计的赎礼讨你欢心。”

他的话打动了对方的心肠,
正当墨涅拉奥斯准备把他交给伙伴,
押他到阿开奥斯人的快船之际,
阿伽门农快步跑来,大声斥责:
“你心肠软了吗,我的兄弟?
还是特洛亚人往你家里送去厚礼,
不能让一个逃脱死亡和我们的手心,
即使是母亲子宫里的胎儿也不能放过。
我们要把他们全部杀光,
绝不留下一个!”

阿伽门农的话让兄弟觉得很有道理,
后者便从伙伴手里拖过奥德瑞斯托斯,
阿伽门农用枪正好刺中腰身,
他便仰面倒下。阿特柔斯之子
用脚踏住他的胸膛,拔出了长长的木枪。
此时,涅斯托尔对阿尔戈斯人大喊:
  “朋友们!达那奥斯勇士们!
阿瑞斯的随从们!不要停止不前,
现在不是抢夺战利品的时候,
如今最需要的是奋勇杀敌!等胜利之后,
再从容地剥下尸首的铠甲也不算迟!”

他的话激励了每个人的力量和勇气。
面对气势汹汹的阿开奥斯人,
特洛亚士兵可能会一败涂地,逃回伊利昂,
若不是普里阿摩斯之子,最灵验的卜鸟师
赫勒诺斯对埃涅阿斯和赫克托尔说道:
  “两位首领,你们担负着两军作战的重任,
因为在一切方面,
你俩都卓越起群,
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会议上。
现在重要的是要稳住阵脚,
在城门之前把逃兵截住,不要让他们
扑入妇女的怀抱,
让我们的敌人耻笑!
只要你们激励起士兵的勇气,
尽管我们精疲力尽,
也会顽强奋战。
赫克托尔,请你回到城里,请求我们的母亲,
召集所有高贵的妇人,
在城堡高处雅典娜的神庙前,
打开庙门,用一件最大、最美、最珍贵的裙袍,
盖在美发的雅典娜的膝头,
向她祈祷。
答应献给她十二头
未挨过责打的小母牛,
只要她发发慈悲,挡住提丢斯之子,
那个粗野的神枪手。我认为,
他是阿开奥斯军中最可怕的战士,
我们怕他的程度超过了怕阿基琉斯,
虽然后者是女神的儿子,军队的首领。
这个可怕的疯子已经无人能敌!”
赫克托尔听从了弟弟的劝告。
他立即从车中跃下,全副武装,
挥动着锐利的双枪巡视军阵,
激励士兵努力拼杀,掀起战争的高潮。
特洛亚人又聚合起来,抵抗着阿开奥斯人。
对方开始后退,停止了砍杀,
以为是某位天神从星星点缀的天空降下,
帮助敌人,使他们重新聚合。
赫克托尔大声对特洛亚士兵喊道:
“勇敢的特洛亚人啊!威名远扬的友军啊!
当我回到伊利昂城,告诉年迈的长老
和我们的妻子向天神祈祷,许诺献上百牲祭的时候,
你们要拿出男子汉的勇气来,
投入到狂烈的战斗中去!”

说罢,头盔闪亮的赫克托尔动身回城,
边沿是黑色牛皮的大盾撞击着他的脖子和脚踝,
盾牌的中央突起着圆形的浮雕。

这时,希波洛科斯之子和提丢斯之子
相遇在两军之间,逼视对方。
他俩相向而行,咄咄逼近,
咆哮战场的狄奥墨得斯首先发问:
“我的朋友,你是凡人中的哪一个?
我从来没有在人们争夺荣誉的战场上见过你,
现在你竟有胆起在众人之前,
面对我的锋利的长矛。
只有那些悲痛的父亲的儿子才和我拼杀。
可是,如果你是一位从天而降的永生的天神,
我可不愿与你交手。
即使是德律阿斯之子,强有力的吕科尔戈斯
也过早地死去,
只因为他与天神对抗,从圣山倪萨之上
赶跑了狂荡的狄奥倪索斯的保姆。
后者的神杖扔在地上,捱着吕科尔戈斯
手中牛棍的责打。
狄奥倪索斯吓得一头钻入大海,钻到忒提斯的怀抱,
凡人的追骂使他战栗不已。
然而,无忧无虑的天神向吕科尔戈斯大发雷霆,
所有的天神都痛恨于他。
大神宙斯打瞎了他的双目,使他不久便一命呜呼。
因此,我不会与永生的天神为敌。
但如果你是食人间烟火的凡人,
就赶紧上前领死!”

光荣的希波洛科斯之子这样答道:
“提丢斯之子,勇猛的战士,你何必询问我的身世?
人类的生存,如同树叶的枯荣。
当黄叶被秋风吹落后,只要春风吹起,
新的绿叶又会萌发。人类也是这样,
老的衰亡,新的崛起。
如果你有耐心,就听我慢慢道来,
然后你就和许多人一样了解了我的身世和门第。
在草美马肥的阿尔戈斯一侧,有座城叫埃费瑞,
那里住着人世间最精明的西叙福斯,他是埃奥洛斯之子,
他生了一个儿子,取名为格劳科斯,
后者又生了一个儿子,便是英武的柏勒罗丰。
他有着天神赐予的美貌和气质。
由于他那么地强大,
引起了普罗托斯的加害之心,
被后者逐出了阿尔戈斯,这片宙斯用王杖征服的土地。
俊逸的柏勒罗丰使普罗托斯之妻、美丽的安特亚
坠入了爱河,想和他同床共枕,
可是他意志坚强,不被所动。
不贞的女子恼羞成怒,向国王普罗托斯说慌道:
  ‘杀了柏勒罗丰吧,否则,你就去死吧!
那个家伙要和我同床,遭到了我的拒绝。’
她的话语让国王怒不可遏,
但慑手畏惧的心理,没有亲手杀掉他,
而是交给他一封密信,让他送到吕西亚。
封合的蜡板上密密麻麻地写了致命的话,
足以在把信交给他的岳父时,让柏勒罗丰毙命。
在众天神安全的护送下,柏勒罗丰一路平安,
来到了吕西亚和克珊托斯河。
统治着广阔领土的吕西亚王对他盛情款待,
一连九天,杀了九条公牛来招待他。
当第十个垂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来临时,
国王才询问他,想知道女婿要这位使者
带来了什么东西。看过密信之后,
他明白了女婿的恶毒用心。便派柏勒罗丰
先去杀死狂暴的怪兽基迈拉。
基迈拉是只神兽,狮头蛇尾羊腰,
口中可以喷射出炽热的火焰。
然而,柏勒罗丰根据天神的指示,杀死了怪兽。
然后,又与勇猛的索鲁摩伊人搏斗,
他曾说,这是他所经历过的搏斗中最艰苦的一次。
接着,他又杀死了可与男子匹敌的阿玛宗女人。
在他返回时,恶毒的国王又定下一条计策,
从辽阔的吕西亚选出最勇敢的人,
让他们埋伏在半路,可惜无一生还,
全都死在英勇的柏勒罗丰手下。
国王这才知道他乃是天神的后裔,
就挽留下来,作他的乘龙快婿,
交给他一半的王权。
吕西亚人又划出一块最大的份地,
包括美好的葡萄园和肥沃的耕地,
都由他掌管和经营。
美丽的妻子为他生下了三个孩子,
他们是伊桑得罗斯、希波洛科斯和拉奥达墨亚。
足智多谋的宙斯与拉奥达墨亚结合,
生下了天神般的披铜甲的萨尔佩冬。
后来,柏勒罗丰遭到天神的憎恨,
孑然一身,漂泊在阿勤伊昂平原,
躲开人事的杂乱,痛苦地深刻自省。
当他的长子伊桑得罗斯和索吕摩斯人交战之时,
被杀人如麻的阿瑞斯杀死。
出于忿怒,执用金缰绳的阿尔特弥斯杀死了拉奥达墨亚。
而希波洛科斯生下了我,我是他的儿子。
父亲让我来到特洛亚,再三嘱咐,
要我勇敢战斗,以求建功立业,
不致辱没了我的祖先,在埃费瑞
和辽阔的吕西亚,他们是最杰出的勇士。
这就是我的身世,我的血统。”
听了他的话,咆哮战场的狄奥墨得斯心里高兴,
他把枪插入肥沃的土地上,对这位兵士的牧者和言悦色地说:
“这么说,咱们俩是客人,我们之间的友谊可以追溯到祖辈那里。
神一样的奥纽斯曾在厅室里热忱地款待过英勇的柏勒罗丰,
留住了二十天。还互赠礼物,以加深他们的友谊。
奥纽斯送给客人一条闪亮的深红色的腰带,
柏勒罗丰送给主人一个双把的黄金杯,
在我动身之前,还看见金杯保存在厅室里。
关于我的父亲提丢斯,我没什么印象,
因为在他去参加攻打特拜的战役时,
我还只是个婴孩。在那场战役里,
阿开奥斯人遭到了惨败。
你若到阿尔戈斯,你就是我尊贵的客人,
我到吕西亚,你就是我热忱的主人。
所以,在这样的激战中,我们还是互相避开吧。
我可以杀的特洛亚人和他们的友军多如繁星,
若天神保佑,我依然会追上他们。
如果你有这个能力,你也可以杀死众多的阿开奥斯人。
现在,我们交换铠甲吧,让大家都知道,
在祖辈那里,我们就是友好的朋友。”

两人说罢,双双跳下战车,握紧了双手,
保证要成为永远的朋友。
而克罗诺斯之子宙斯让格劳科斯失去了心智,
用自己的金铠甲换来了提丢斯之子的铜铠甲,
前者价值一百头牛,而后者仅值九头牛。

当赫克托尔到达斯开埃城门和橡树底下时,
特洛亚人的妻子、儿女拥到各自的身边,
询问起她们的儿子、兄弟、朋友和丈夫。
赫克托尔让她们一个一个地祈祷天神,
许多不幸的人将面临巨大的悲痛。

然后,他来到普里阿摩斯的雄伟的宫殿,
光滑的、雕琢的石柱长廊分隔开
五十间坚固的睡房,彼此相连,
普里阿摩斯的儿子们和妻子们就在此安静地睡眠。
正对这些房间,在内庭的另一面,
是他的女儿们的睡房,她们睡在他的女婿身边。
这样的房间共有十二个,由光滑的石块砌成,
也是间间相连。
在这座宫殿里,赫克托尔见到了迎面而来的母亲,
她是位慷慨大方的女人,
身边带最漂亮的女儿拉奥狄克。
她拥抱着儿子,连声呼唤,说道:
  “孩子,为何离开战场来到了这里?
一定是该死的阿开奥斯人逼得你疲惫不堪,
心灵驱使你返回城里,站在高处,举起双手,
向大神宙斯祈祷。
你稍微等一下,待我端来甜蜜的美酒,
好去祭奠父神宙斯的和其他天神。
如果你也想喝,就喝一些润润喉咙。
当一个人疲乏无力时,酒也会增添力量。
为了保卫城里的百姓,你一定打得精疲力尽。”

头盔闪亮的赫克托尔答道:
  “亲爱的母亲,请不要给我端来甜酒,
这会使我行动蹒跚,失去力量和勇气。
我不配向宙斯敬酒,
因为我的双手沾满血污。
请你召集所有年老的妇女,
带上祭神的礼品,
快去雅典娜的神庙。
再拿一件最大、最美、最珍贵的裙袍
铺展在美发的雅典娜的膝盖上。
向她许诺要在神庙里献上十二头
从未遭过责打的小母牛,
只希望女神对特洛亚人的妻子、儿女发发慈悲,
把提丢斯之子阻挡在伊利昂之外,
他是个杀人狂,让人心惊胆寒。
快去吧,妈妈,
快去胜利者的护佑神雅典娜的神庙。
我要去找帕里斯,如果他听从我的话,
就返回战场。希望大地把他吞下!
奥林卑斯天神让他长大,
成为了普里阿摩斯及其儿子们的巨大祸害。
如果我能亲眼看见他坠入冥府,
所有的痛苦和不幸就会抛诸脑后!”

他说完,母亲就去大厅吩咐侍女,
让她召集起全城的老年妇女。
自己则进入拱形的储藏室,
里面有许多西顿妇女编织的精致的袍子,
那是神一样的阿勒珊德罗斯驾船航行,
把高贵的海伦带回来的时候,从西顿带回家来的。
赫卡柏拿起一件裙袍,又宽大又美丽。
象是星一样闪着亮光。
被收在袍子的最下一层。
她把它作为献给雅典娜的礼物。
然后她的身前去,跟随着一大群年老的妇女。
她们来到了高城上的神庙,
基塞斯之女,美丽的特阿诺打开了庙门,
她是驯马手安特诺尔的妻子,
受特洛亚人的委派,作雅典娜的祭司。
女人们向着雅典娜高举双手,大声呼喊。
美丽的特阿诺托起裙袍,
铺展在雅典娜的膝盖之上,
然后虔诚地祈祷:
“尊敬的雅典娜啊!我们的守护神,女神中的佼佼者!
假如你能截断狄奥墨得斯的长枪,
使他在斯开埃门前一头栽倒在地,
我们将向您献上十二头从未
受过责打的小母牛。
请你向特洛亚人的妻子和儿女发发慈悲吧。”
她这样地恳求,可惜雅典娜并没有允诺。

当她们向女神雅典娜祷告之时,
赫克托尔走进了帕里斯雄伟的宫殿。
这座宫殿由聘请来的最好的木工建造,
在高城的上面,在普里阿摩斯
和赫克托尔的宫殿旁边,
包括一个睡房,一个客厅和一个庭院。
宙斯钟爱的赫克托尔向里走着,
掌中是一条十一肘尺的长枪,
枪顶闪耀着锐利的铜尖,由一个金质圆环箍紧。
当他找到帕里斯时,后者正在整理兵器,
擦拭着大盾和铠甲,摆弄着弯弯的大弓。
而海伦正坐在女仆当中,
教导她们如何完成精美的女工。
见此情景,赫克托尔破口大骂:
“你在这里摆弄什么!现在可不是你生气的时候!
都是因为你,城的四周回响着可怕的呐喊声,
战士们在激烈的战斗中,成群地倒下。
如果看到有人在搏杀中退却,
你理所当然地应去阻挡。
快回到战场上去,以免我们的城市毁于熊熊的烈火。”

神一样的阿勒珊德罗斯这样回答:
“赫克托尔,你的谴责公正合理,一点也不过分。
不过请你耐心听我的解释。
我并不是仇恨特洛亚人才回到这里,
只是想缓解一下内心的痛苦。
刚才,我的妻子劝我返回战场
我觉得合情合理。
本来胜无定家,这次你赢,下次他赢。
好吧,你等一下,容我穿上铠甲。
或者你先行一步,我随后就到。”

听罢,头盔闪亮的赫克托尔沉默不语,
这时,美丽的海伦温和地说道:
“亲爱的兄长,我是个无耻之人,是大家的祸根,
我多么希望母亲生我的时候,
一股恶邪之风把我吹入荒山野岭,
或者卷入波涛汹涌的大海,让海浪吞噬我的躯体,
那么所有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如果命里注定要产生这些痛苦,
我只希望能嫁给一个比他好点的人,
他知道人们的辱骂和愤慨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可是他并没有这种见识,以后也不会再有,
我敢说,他将来一定会吃大的苦头。
请进来吧,亲爱的兄长,请坐在这张凳子上。
你比别人更为苦恼和痛苦,
都是由于我的无耻,他的莽撞,
宙斯给我们指定了可悲的命运,
我们的丑行将成为后人歌唱的主题。”

头盔闪亮的赫克托尔答道:
“海伦,谢谢你的关爱,
但不要劝我坐下,你也劝不动我。
因为我必须马上回到战场,
需要援助的特洛亚人正在盼望着我。
鼓励鼓励这个人吧,
让他在我离城之前追上我。
现在我要回家去看看我的妻子和刚出世的孩子,
因为我不知是否还能见到他们,
或许天神让我死在阿开奥斯人的手上。”

说罢,头盔闪亮的赫克托尔立即离开,
赶回了他安宁舒适的家宅。
白臂的安德罗马克并不在大厅里,
在漂亮的女仆的陪同下,她怀抱着孩子
已经上了城楼,正在悲声痛哭。
找不到心爱的妻子,赫克托尔回到门口,
向女仆们询问:
“走过来,女仆们!告诉我真实的情况
白臂的安德罗马克到哪里去了?
是去我的姐妹或衣着美丽的弟媳家里,
还是去了雅典娜神庙?
美发的妇女们正在哪里抚慰盛怒的女神。”

一个勤快的女仆赶紧回答:
“赫克托尔,尊敬的主人,我来告诉你真实的情况。
夫人并没有去您的姐妹或衣着美丽的弟媳家里,
也没有去雅典娜神庙,在那里,
秀发的特洛亚人正在抚慰盛怒的女神。
她去了特洛亚人的大城楼,因为她听说
阿开奥斯人节节胜利,而我军渐渐败退,
就象一个疯子,急忙赶往城楼,
保姆抱着孩子跟随在身后。”
听罢,赫克托尔迅即离开家门,
沿着原路赶了回去,他穿过宽阔的城区,
到达了斯开埃城门,打算穿过城洞,
直奔平原。这时,嫁妆丰厚的安德罗马克,
他的妻子,埃埃提昂之女向他跑来。
埃埃提昂,家住在森林繁茂的普拉科斯山下的特拜
是基利克斯人的骄傲的君主,
正是身披铜甲的赫克托尔娶了他的女儿。
安德罗马克与丈夫重逢,同行的还有抱着孩子的女仆,
孩子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儿
是父亲的掌中明珠,如一颗闪亮的小星。
赫克托尔叫他斯卡曼德里奥斯,而
别人却叫他 “城邦之王”,因为其父是此城的保卫者。
望着自己的儿子,勇士绽开了微笑,
身旁的安德罗马克却泪流不止。
她握住他的手,呼唤着他的名字,说道:
“我的赫克托尔,可怜的人!
你的英武会送掉你的性命。你既不可怜儿子,
也不可怜即将成为寡妇的我。阿开奥斯人
很快就会攻上来,把你杀死。
没有了你,我还不如死去。
如今我即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
若再失去你,留给我的将只有无尽的痛苦。
我的父亲是死在阿基琉斯的手下。
他在荡扫坚固的特拜城时,
杀死了我的父亲。他还尊敬埃埃提昂,
所以没有剥去他的铠甲,
允许他同那身戎装化为了灰烬,
还为他修了一个坟墓,带埃吉斯的宙斯之女,
林中的女神,在四周种上了榆树。
我还有七个兄弟,在放牧雪白的羊群和牛群时,
同时死在卓越的捷足的阿基琉斯手下,
他们在同一天坠入了冥府。
阿基琉斯带着我的母亲,普拉科斯山下的王后,
连同其它的战利品来到这里,
直到收到了难以数计的赎礼,才把她释放。
后来,在她父亲的厅室里,
被弓箭女神阿尔特弥斯射死。
现在,赫克托尔,你就是我的父亲、母亲、
亲爱的兄弟和强有力的夫君。
可怜可怜我吧,留在城楼上,
不要让你的儿子成为孤儿,让你的妻子成为寡妇。
命令你的军队守在天花果树边,
那个部位敌人最易登上。
敌人已经三次攻打那里,
两个埃阿斯、声名远扬的伊多墨纽斯、
阿特柔斯的两个儿子、强大的提丢斯之子
率领对方的精锐试图在那里打开缺口。
或许,是高明的先知给过他们指点,
或许是他的勇敢使他们不顾一切地猛冲。”

头盔闪亮的赫克托尔回答道:
“亲爱的夫人,我也在考虑这些事。
如果我可耻地逃避战争,
我将没有脸面去见特洛亚的父老兄弟
和长裙飘飘的妇女们。我的良心不会让我这么做。
勇敢拼杀,同前沿阵地的特洛亚士兵并肩作战,
为父亲,也为我自己争得巨大的荣誉,
是我应尽的责任和一惯的作风。
但是我的内心,我的灵魂清楚地知道,总有一天,
神圣的特洛亚和普里阿摩斯以及手握长枪的兵士
都将毁灭,特洛亚人将面临巨大的灾难。
许多英勇的战士都将死在敌人的枪下,包括
赫卡柏、普里阿摩斯和我的兄弟。
但我难以忍受的是你的痛苦,
某个阿开奥斯人会把你掳去,任你哭泣不停,
怀念自由自在的美好的生活。
在阿尔戈斯,在别人的监督下,你得辛苦地织布,
到墨塞伊斯或许佩瑞亚的清泉边取水,
这些违背心愿的苦役让你直不起腰来。
看到你悲伤的泪容,有人就会说:
  ‘这就是赫克托尔之妻,在伊利昂被围攻的日子里,
他是驯马的特洛亚人中最卓越的勇士。’
因为你已失去了我,一个本可以保护你的丈夫,
别人的话就会引发你新的哀愁。
但愿我早早地被人杀死,埋葬在黄土之下,
就不会听到你被掳走时发出的呼救。”

说罢,尊贵的赫克托尔伸手要抱孩子,而孩子惊恐地哭着,
缩进保姆的怀抱,父亲可怕的装束吓坏了他,
他害怕父亲全身上下的铠甲和头盔上的马鬃,
尤其在鬃毛摇动的时候。
见此情景,亲爱的父母莞尔而笑,
尊贵的赫克托尔马上把闪亮的头盔
摘了下来,放在地上。他抱起儿子,亲吻着,
然后轻轻抛向空中,又稳稳地拉住。
接着,对宙斯和其他的天神,朗声祈祷:
“宙斯,各位天神啊!答应我,
让我的孩子以后也象我一样勇敢威武,
在伊利昂人中卓越出众。
以后,他从战场胜利凯旋,人们就会说:
  ‘他真了不起,比他父亲还强。’
愿他能够多杀敌人,带回丰厚的战利品,
来安慰他母亲痛苦的心灵。”

说罢,把儿子交还给妻子。
妻子接过孩子,紧紧搂在怀里,眼角挂着闪亮的泪花。
见此情景,丈夫心中不忍,
轻轻地抚摸她,呼唤她的名字,说道:
“亲爱的夫人,为何如此悲伤?
除非是命运女神的安排,
否则没人能把我掷入哈得斯的冥府。
而命运,不管是勇士还是懦夫,
都难以逃脱。
回去吧!好好料理家务,
好好看管织机和纱杆。至于战争,由男人来管,
而出生在伊利昂的男子之中,当然由我来管。”

尊贵的赫克托尔说罢,从地上拿起闪亮的头盔,
戴在头上。而他亲爱的妻子则朝家走去,
一步三回头,泪如泉涌。
她马上回到了屠人的赫克托尔的家居,
看到许多仆人聚在一起,
一看到她就大放悲声。
就这样,在家里,她们为活着的主人举哀,
相信他难逃阿开奥斯人的毒手,
再也不能够生还。

帕里斯也立刻离开了高大的宫殿,
披着熠熠生光的铜甲,
仗着自己的腿快,奔跑着穿过市区。
如同一匹吃得饱饱的战马挣脱马缰,
飞腾着四蹄越过平原,
来到熟悉的水流清疾的长河边洗澡。
它高昂着马头,鬃毛随风飘舞,
仗着自己潇洒伟武,迅捷地跃向
母马常去的牧场。
就象这样,普里阿摩斯之子跳下高高的卫城,
身上的盔甲,宛如灿烂的太阳。
他朗声长笑,健步如飞,
很快就追上了神一样的兄长赫克托尔,
而后者正徘徊留恋于和妻子谈话的地方。
神勇的阿勒珊德罗斯首先开口说道:
“哥哥,我来晚了,耽搁了太久,
我没能按照你的要求,及时赶到。”

头盔闪亮的赫克托尔这样答道:
“我的弟弟!一个公正的人不会忽略你立下的战功,
在激烈的战争中,
你是个勇敢的战士。
可你却自动退出战场,不再继续战斗。
当我听到为你而苦战的特洛亚人骂你无耻之时,
我的心里如一阵阵刀绞。
算了,这些矛盾以后自会解决,
如果宙斯允许我们在赶走了胫甲坚固的阿开奥斯人后,
举起酒杯,向天神献上甜蜜的酒浆。”

楼主热帖
[美文&演讲] 《绿》朱自清(描述绿的名篇欣赏之一)
[名著名典] 朱子家训节选
[美文&演讲] Facebook COO哈佛商学院毕业演讲:追随
[古体诗[古风]] 《将进酒》 李 白
[诗歌] 泰戈尔献给母亲的诗:仿佛
[名著名典] 《年的传说》 选自:中国民间故事
[近体诗[绝句-律诗]] 草 白居易
[神话-史诗] 《荷马史诗》连载 第一部 《伊利亚特》
[诗词] 《绿》艾青(描述绿的名篇欣赏之三)
[名著&名篇] I have a dream 我有一个梦
[随笔&美文] 梦想与现实
[美文&演讲] 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

The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to have a great aim,and the determination to attain it.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品读天下 ( 鄂ICP备12016870号-2|网站地图  

GMT+8, 2019-8-25 19:16 , Processed in 0.227231 second(s), 3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