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品读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98|回复: 0

《荷马史诗》连载 第一部 《伊利亚特》 (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15 18:5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品欣赏
包含内容:  
关键字: 伊利亚特 阿勒珊德罗斯 墨涅拉奥斯 决斗
本帖最后由 一人一风景 于 2013-2-15 19:00 编辑

第一部 《伊利亚特》

第三卷 ——阿勒珊德罗斯同墨涅拉奥斯决斗

牵来两只羊羔,一只白,一只黑,

进献给地神和太阳神。
再牵来一头祭祀天神宙斯。
让伟大的普里阿摩斯来这里发誓,
免得有人毁约,践踏誓言,
因为年老国王的儿子放荡不羁,不可信任。
年轻人总是轻浮不稳重,
可是老年人考虑周到,
必能使双方获得满意的结果。”

听罢,特洛亚人和阿开奥斯人都很欢喜,
祈祷快快结束这可恶的战争。
他们跳下战车,把战车聚扰成行,
放下武器,堆在地上,
彼此靠在一起,只留下中间很小的空地。
赫克托尔命两个手下到城里牵来两只羊,
同时请来国王普里阿摩斯。
阿伽门农也派塔尔提比奥斯,
从海船上取来另一只绵羊,
后者谨遵高贵的国王的命令。

天神的使者伊里斯,来到白臂的海伦面前,
她化为海伦小姑的样子,
后者是安特洛尔的儿媳,赫利卡昂之妻拉奥狄克,
是所有普里阿摩斯女儿中最美的一个。
她发现海伦在大厅里,正在织一件精美的面料,
紫色底料上绣着驯马的特洛亚人
和身披铜甲的阿开奥斯人苦战的图案,
他们正为了她而遭受苦难。
捷足的伊里丝靠近她,说:
  “来吧,亲爱的夫人,
随我去看特洛亚人和阿开奥斯人的惊奇场面。
刚才,他们还在平原上进行激烈的战斗,
一心要置敌人于死地。
现在他们放下了武器,安静地坐着,
靠在盾牌上,把长枪插在身边。
战神钟爱的墨涅拉奥斯和阿勒珊德罗斯,
为了你,即将开展决斗,
谁胜了,谁就领你回家。”

听着女神的话语,海伦想起了亲爱的前夫,
她的故乡和她的父母。
她迅速用白巾猛住双颊,
流着眼泪,走出大厅,
两位侍女紧随其后,
她们是牛眼的克吕墨涅和皮特透斯之女埃特拉,
三人一起来到了耸立的斯开埃城门之上。
城门上正坐着老王普里阿摩斯,
还有潘托奥斯、提摩特斯、兰波斯、
克吕提奥斯和阿瑞斯的后代希克塔昂,
还有小心谨慎的谋士乌卡勒昂和安特诺尔。
他们都上了年纪,但能说会道,
就象绿林深处的夏蝉,
发出抑扬顿挫的歌声。
特洛亚的老首领们就这样坐在城门之上。
看着海伦沿着城墙走来,
他们压低声音,说出长了翅膀的语言:
  “就是为了她,这个漂亮绝伦的女人,
特洛亚人和阿开奥斯人干戈相向,
忍受磨难而毫无怨言。她就象永生的女神,
不过还是让她坐船离开吧,
同时带走我们和后代子孙的痛苦。”

他们这样说着,老王普里阿摩斯对她喊道:
  “我的孩子,坐到我面前来,
这样你就可以看到离别多年的前夫、乡亲和朋友。
在我看来,你没有错误,
错在那些天神,是他们
导致了与阿开奥斯人的战争,
走近一些,告诉我,
那位魁梧英俊的勇士,
在阿开奥斯中挺拔出众的人物,
他是谁?我不认识他,
他必定是一位王者。”

女人中的佼佼者海伦答道:
“亲爱的父亲,我一直十分敬畏你,
真希望我跟随你的儿子来到这里、
抛弃了我的家庭和亲人时,
就已经痛苦地死去。
可是,死神并未带走我,我只能以泪洗面,聊度光阴。
既然你向我询问,我一定回答你。
他是阿特柔斯之子、权力广泛,至高无上的阿伽门农,
既是尊贵的国王,又是强大的枪手,
还是我这个无耻的女人的前夫的兄长。”

听罢,老人凝视着他,不禁称赞:
“阿特柔斯的儿子!他是多么幸运,
多么快乐啊!统领着这么多阿开奥斯青年人。
我曾访问过盛产葡萄的弗里基亚,
眼见过弗里基亚勇士和飞快的战马,
生活在阿特柔斯和米格冬的统治之下,
扎营在遥远的珊伽里奥斯汉畔。
我作为他们的盟友同他们在一起,
看到强似男人的阿玛宗女子的进攻,
她们也比不上明眸的阿开奥斯人这样众多。”

然后,他又看见了奥德修斯,问道:
“孩子,那个人是谁?
他比阿伽门农稍矮,
但臂膀更强壮,胸膛更宽阔。
他把武器放在丰产的大地之上,
象一只斗羊巡视着军阵。
我觉得,他就象是一只威武的公羊,
穿行在一群闪着白光的绵羊当中。”

宙斯的后代海伦回答说:
“他是拉埃尔特斯之子,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来自山石嶙峋的伊塔卡岛,
精通各种伎俩,擅长各种谋划。”

小心谨慎的安特诺尔说道:
“夫人,您的话完全正确。
为了带你返回家乡,
奥德修斯和墨涅拉奥斯曾来过这里,
是我在厅堂中热情款待了他们,
了解了他们的力量和聪明。
当他们混在聚集的特洛亚人中时,
站着,墨涅拉奥斯宽厚的肩膀超过奥德修斯,
而坐下,奥德修斯更具王者风范。
在众人面前,他们发表精湛的见解,
墨涅拉奥斯简洁明了,语言流畅,
他不愿长篇大论,无边际地瞎扯,
虽然他是年轻的一位。
当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站起来时,
他屹然而立,双目向下盯住地面,
双手紧握手杖,
从不前后左右地乱舞,
看起来象个又笨又蠢的怪人。
但是当他吐出洪亮的声音时,
词句恰似冬天纷纷扬扬的雪花。
世间没有一个人的口才能和他相比,
连他的外表,人们也不再惊奇。”

老王又看到了埃阿斯,问道:
  “这位是谁?他如此地勇武,
头面和宽阔的肩膀超过了其它的阿耳戈斯人。”

长袍飘飘的海伦这样回答:
  “他是巨人埃阿斯,阿开奥斯人的堡垒。
站在他对面的是神一样的伊多墨纽斯,
身边围绕着克里特人的将领。
他来自克里特,多次到我家里,
受到墨涅拉奥斯的热情款待。
其他的阿开奥斯人,
我也认识,叫得出他们的名字。
可是,我没有发现另外两个将领,
驯马人卡斯托尔和拳手波吕丢克斯,
他们是我的同母兄弟。
或许,他们没有从拉克得蒙前来参战,
或许也乘坐远洋海船来了,
只是惧怕听到对我的侮辱和谩骂,
才羞于和其他人并肩作战。”

她这样说着,却不知他们早已
埋葬在可爱的拉克得蒙的大地之下。

这时,两位传令官正穿过城区,
牵来了两只绵羊,带来了盛在山羊皮袋的美酒和果汁。
其中一个是伊代奥斯,
手中端着闪亮的调缸和金光闪闪的酒杯。
他们来到老王身边,大声督请:
“快起来吧,拉奥墨冬之子,
驯马的特洛亚人和身披铜甲的阿开奥斯人
恭请你到城下的平原上,
为他们的誓言作证,阿勒珊德罗斯
将为了海伦夫人与战神钟爱的墨涅拉奥斯决斗,
谁胜谁就赢得夫人及其财产。
其他的人保证订立友好协定,并发下誓言。
我们仍旧居住在特洛亚,
而他们则回到牧马的阿耳戈斯草原和美女众多的阿开奥斯。”

听罢,老王浑身颤抖,
吩咐随从驾好马车,后者马上从命。
普里阿摩斯抬腿登上战车,拉紧缰绳,
安特诺尔也登上车,站在他的身旁,
他们驾着快马,驶向平原。

老王来到了特洛亚人和阿开奥斯人的军队,
下了马车,踏上丰产的大地,
走到特洛亚人和阿开奥斯人中间。
阿伽门农,人民的国王,立即站了起来,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也随即起立。
传令官们带来祭祀和发誓的物品,
在调缸中和上水,
并端过净水,让每位首领净手。
阿特柔斯之子伸手取下
总是佩带在身的匕首,
割下一绺羊羔头顶的软毛,
让传令官分送给
特洛亚和阿开奥斯的首领们。
他高举双手,大声祈祷:
  “天父宙斯啊!伊达山上的主宰,万民的统治者!
赫利奥斯啊,无所不见,无所不闻的光明神
以及惩罚作伪誓的报复之神啊,
请你们作证,监视我们的誓言。
如果阿勒珊德罗斯杀死了墨涅拉奥斯,
海伦及其财产就归于阿勒珊德罗斯,
我们坐上海船离开此地。
如果金发的墨涅拉奥斯
杀死了阿勒珊德罗斯,
海伦及其财产就要归还给我们,
并送上一份厚礼,
作为阿耳戈斯人应得的可观的赔偿,
让后人牢记在心。如果对方拒绝支持赔偿,
我将继续战斗,直到战争结束。”

说完,用锋利的铜剑割破绵羊的喉咙,
让它们倒在地上挣扎喘息,
不一会儿,铜剑就夺走了它们的生命。
将领们从调缸中舀出酒盛到杯里,
对着永生的天神祈祷。
他们中有的人这样说:
  “最伟大最光荣的宙斯啊!永生的天神啊!
我们双方谁若首先毁坏盟约,
他们以及他们的子孙就会脑浆涂地,
他们的妻子也会成为战俘,遭受奴役。”

可是克罗诺斯之子却不接受他们的祈祷,
达尔达诺斯之子普里阿摩斯说道:
  “特洛亚人和胫甲坚固的阿开奥斯人啊,
我将回到多风的伊利昂,
因为我不忍心看到我的亲生儿子
同战神钟爱的墨涅拉奥斯决一死战,
宙斯知道,其他天神也知道
他们两人之中有一个注定要死亡。”

尊贵的国王把羊肉装进马车,
然后登上去,拉紧缰绳,
安特诺尔也登上车,站在他的身旁,
驱车回返,到达伊利昂。
赫克托尔和卓越的奥德修斯步入决斗场,
首先划出决斗场地,
再把两只阄放进铜盔左右摇动,
以便决定哪一个首先掷出铜矛。
将士们同声祷告,高举双手。
有人说:
“天父宙斯啊!伊达山上的主宰,万民的统治者!
让那个给我们带来苦难的人
死在对方的铜矛之下吧,
让我们遵守友好的协定和和平的誓言。”

头盔闪亮的英武的赫克托尔,把头扭到一侧,
摇动铜盔中的石阄,帕里斯的石阄蹦了出来。
士兵们按着队列坐下,在他们旁边
是飞快的骏马和闪亮的武器。
神一样的阿勒珊德罗斯,海伦的丈夫,
开始在自己的身上披上闪亮的铠甲,
先把美丽的胫甲套在腿上,
扣上银质的踝扣,
再挂上同胞兄弟吕卡昂的胸甲,
大小十分适合,
然后挎上嵌银的利剑,
背上结实的盾牌,
戴上做工精美的头盔,
用鬃毛做成的顶带左右摇晃,令人心惊,
手握一把得心应手的、沉重的铜矛。
同样地,墨涅拉奥斯也如此武装起来。

二位在各自的军队中准备齐整,
然后来到特洛亚人和阿开奥斯人之间,
他们的模样如此凶狠,
使双方将士都为之惊奇。
他们在空地上站好,距离不远,
互相怒视,挥动着长矛。
阿勒珊德罗斯首先掷出锋利的铜矛,
打在了墨涅拉奥斯浑圆的大盾之上,
可惜不曾刺透,铜矛被盾牌顶弯。
然后,阿特柔斯之子也掷出了铜矛,
并且对宙斯祈祷:
“父王宙斯啊!允许我惩罚侮辱我的阿勒珊德罗斯,
让他死在我的手下,
使后代人再也无人对好客的主人
做出恩将仇报的恶行。”

铜矛飞向阿勒珊德罗斯,
击中了后者圆形的大盾,
铜矛的利尖刺透盾牌,
在腹肋旁边刺破精美的衬袍,
但阿勒珊德罗斯闪到一边,
躲过矛尖,幸免一死。
阿特柔斯之子迅速拔出铜剑,
高高举起,砍向对方的头盔,
却被撞得七零八落,脱手而出。
阿特柔斯之子仰天长叹:
“可恶的宙斯啊!没有人比你更加残忍,
我想报复阿勒珊德罗斯的恶行,
不想铜剑变成碎块,
掷出的铜矛也未把他击倒在地。”

说完,他猛扑过去,抓住对方的头盔,
使劲拖向胫甲坚固的阿开奥斯军阵。
本应系在下巴之下,绷紧头盔的绣花带
勒住了帕里斯的喉咙,使他喘不过气来。
所幸宙斯之女阿佛罗狄忒眼疾手快,
弄断了那条牛皮制成的绣花带,
否则对手就会把他拖走,赢得胜利。
墨涅拉奥斯只抓住了头盔,甩手一扔,
掷到了胫甲坚固的阿开奥斯面前,
由他的忠实的伙伴捡起。
他再次扑向对手,想用铜矛置之于死地,
但美神已轻松地救走了帕里斯王子,
用一层浓密的云雾裹住,
把他送回香气宜人的卧房。
她去寻找海伦,发现后者正在城楼之上,
许多特洛亚女人围在身边。
女神摇动她清香的长袍,
变成一位织羊毛的老妇,
她曾在拉克得蒙为海伦编织衣物,
深得海伦的喜欢。
凭着老妇的模样,女神说道:
  “快跟我来,阿勒珊德罗斯等你回家,
他正躺在卧房的银榻之上。
你不会认为他刚下自战场,
倒象是参加完舞会,跳完欢快的舞,
回到家里好好休息。”

说番话扰乱了海伦的内心,
她认出了女神,滑润的脖子,
丰满的前胸,闪亮的眼睛,
都让她惊讶不已,她激动地说:
  “美丽的女神!你为何如此诱惑我?
你要我去向何方?是弗里基亚,
还是美丽的墨奥尼埃,
那里可有你钟爱的凡人?
是否墨涅拉奥斯已战胜了帕里斯,
想把我带回他的家门,
而你来到这里心怀诡计?
你自己去陪他吧,坐在他的身边,
抛开神的地位,离开奥林卑斯山。
爱护他,为他吃苦受难,
直到他娶你为妻,或是成为他的女奴。
我再也不会与他同床共眠,
这真是可耻,
全城的特洛亚人都会嘲笑我,更增加我的痛苦。”

神圣的女神勃然大怒,斥责道:
  “小心说话,可耻的女人,
以免我憎恨你,正如我现在深深地看着你,
也免得我去鼓动双方的怒火,
使你夹在中间,两头受气!”
宙斯的女儿害了怕,
披上光灿灿的罩袍,悄然离去。
女神引她前行,特洛伊女人无一看见。

到达了阿勒珊德罗斯华丽的宫殿,
侍女们散开,做各自的事情,
美丽的海伦走入高大的卧房,
坐在阿勒珊德罗斯罗斯跟前
那是美丽的女神为她搬来的凳子。
宙斯之女海伦斜视着丈夫,
对她的丈夫大加嘲讽:
  “你竟然从战场上返回,
为什么不死在那里?
死在我勇武的前夫的手下。
你经常吹嘘自己比墨涅拉奥斯强大,
无论是力量,手劲还是枪法。
你为什么不再向他挑战,
再面对面地厮杀一阵?
我还是劝你就此罢休,
别再冲动地与墨涅拉奥斯决斗,
不然你会在他矛下奔向黄泉。”

阿勒珊德罗斯开口回答:
  “亲爱的夫人,别再辱骂我了,
这回墨涅拉奥斯胜利了,是因为雅典娜的帮助,
下次有神相助,我也会取得胜利。
来吧,让我们在床上享受爱情,
我的心中从未有过这样强烈的欲望,
当年我把你从拉克得蒙带走,
乘坐海船到达克拉那埃岛,
在那里同你作爱的那天,
也没有今天这样如此地爱你,欲望已征服了我。”

说着,他上了床,妻子跟随其后。
这对夫妻在银榻上恩爱缠绵,
阿特柔斯之子却在人群之中寻找对手,
就象一头疯狂的野兽。
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告诉他
阿勒珊德罗斯现在何处。
如果有人看见他,决不会隐瞒,
他们如此恨他,就象仇恨死亡。
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开口说话:
  “特洛亚人,达尔达诺斯人和盟军们,
请听我说,墨涅拉奥斯已取得胜利,
交出海伦及其财产吧,
并送给我们适当的赔偿,
值得让后代牢记在心。”

阿伽门农说完,阿开奥斯人一片赞同。


楼主热帖
[美文&演讲] 《绿》朱自清(描述绿的名篇欣赏之一)
[名著名典] 朱子家训节选
[古体诗[古风]] 《将进酒》 李 白
[诗歌] 泰戈尔献给母亲的诗:仿佛
[美文&演讲] Facebook COO哈佛商学院毕业演讲:追随
[近体诗[绝句-律诗]] 草 白居易
[诗词] 《绿》艾青(描述绿的名篇欣赏之三)
[名著名典] 《年的传说》 选自: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史诗] 《荷马史诗》连载 第一部 《伊利亚特》
[随笔&美文] 梦想与现实
[名著&名篇] I have a dream 我有一个梦
[美文&演讲] 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

The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to have a great aim,and the determination to attain it.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品读天下 ( 鄂ICP备12016870号-2|网站地图  

GMT+8, 2019-6-18 02:34 , Processed in 0.131176 second(s), 3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