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品读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77|回复: 0

《荷马史诗》连载 第一部 《伊利亚特》 (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15 18:3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品欣赏
包含内容:  
关键字: 伊利亚特 阿伽门农 阿勒珊德罗斯 墨涅拉奥斯
第一部 《伊利亚特》

第二卷 ——阿伽门农召开大会试探军

拥有尼叙罗斯、克拉帕托斯、卡索斯、

科斯——欧律皮洛斯王的城邦——以及卡吕德尼亚岛的士兵们,
由斐狄波斯和安提福斯率领,
他俩是赫拉克勒斯之子特萨洛斯王的两个儿子,
他们统辖三十条空心海船。

接下来的是住在佩拉斯戈斯的阿尔戈斯人,
有的住在阿洛斯、阿洛佩和特瑞基斯,
有的住在佛提亚和出美女的赫拉斯。
又统称为米尔弥冬人、赫勒涅斯人和阿开奥斯人。
他们乘坐在五十条海船上,由阿基琉斯率领,
但他们并不想重返战场,
因为没有人整顿他们,排兵布阵。
卓越的阿基琉斯正躺在海船边怒气冲冲,
为了美发的布里塞伊丝。
她是他经过艰苦的战斗才得到的礼品,
他摧毁了吕尔涅索斯,推倒了特拜城
射杀了塞勒波斯之孙、欧埃诺斯之子
强壮的米涅斯和埃皮斯特罗福斯之时,
才从吕尔涅索斯把她抢到手。
想着那位姑娘,他黯然神伤,但很快会站起来。

拥有费拉克、农神的长满鲜花的圣地皮拉索斯,
产羊之地伊同、海滨城市安特戎
和多草的普特勒奥斯的人们,
以前是由猛士普罗特西拉奥斯统帅,
可是黑色的沃土已把他埋葬。
他的妻子,在悲痛之中哭破了双颊,留在费拉克,
可怜,他没有子嗣。
阿开奥斯人中,他第一个冲下战船,不幸被达尔达诺斯人杀死。
士兵们怀念他,但不缺少新的首领。
战神的后代达尔克斯正在排兵布阵,
他是费拉科斯之孙、伊菲克洛斯之子
是普罗特西拉奥斯的弟弟,
不但比兄长年幼,也不及兄长英勇。
尽管如此,士兵在怀念高贵的前任首领时,
并不缺少将领。
达尔克斯带来了四十条黑色海船。

居住在波柏伊斯湖畔的斐赖、波柏、
格拉费赖。和美丽的伊阿奥尔科斯的士兵,
由阿德墨托斯之子欧墨洛斯率领,有十一条船。
他是佩利阿斯王最美貌的女儿、
女神一样的阿尔克提斯为阿德墨托斯所生。

拥有墨托涅城、陶马基亚
和墨利波亚、崎岖的奥利宗的士兵,
跟随着神箭手菲洛克特特斯,
他们有七条黑船,
划船的水手都是杰出的射手。
但首领却躺在利姆诺斯岛,忍受巨大的痛苦,
阿开奥斯人的儿子们把他留在那里,
因为他被有毒的水蛇所咬,疮痛折磨着他,
他躺在那里,受尽苦难。
过了不多久,阿开奥斯人就会记起他。
他们虽思念首领,但目前并不缺少将领,
奥伊琉斯王和瑞涅的私生子
墨冬正在给他们排兵布阵。
居住在特里卡、多石的伊托墨的人,
和居住在奥卡利亚和欧律托斯城的人,
都由阿斯克勒皮奥斯的两个儿子,
手段方明的医师波达勒里奥斯和马卡昂率领。
他们驾驶着三十条空心渔船。

来自奥尔墨尼奥斯和许佩瑞雅水泉的人,
和来自阿斯特里昂和洁白的提塔诺斯山的人,
由欧埃蒙之子欧律皮洛斯统领,
他们带来四十条黑船。

拥有阿尔吉萨和古尔托涅,
拥有奥尔特、埃洛涅和白色的奥洛宋城的人们,
由宙斯之子佩里托奥斯的儿子、
渴望激战的波吕波斯特统领。
他是希波达墨娅和佩里托奥斯所生。
那天,他正举起长矛射向多毛的马人,
把他们从佩里昂赶到埃提克斯。
他并非唯一的统帅,
战神的后代、开纽斯之子科罗诺斯的儿子勒昂透斯
辅佐他。他们拥有四十条黑船。
从库福斯,古纽斯带来了二十二条船,
他率领着埃尼埃涅斯人和好斗的佩赖波斯人,
有的住在白雪飘飘的多多那,
有的住在美丽的提塔瑞索斯河畔,
大河之水流入佩涅奥斯,
却不与佩涅奥斯的漩涡相混,
象油层一样浮在上面,
它是,可怕的、用以发咒誓的斯提克斯河的支流。

马格涅特斯人由滕特瑞之子普罗托奥斯率领,
他们住在枝叶摇曳的佩里昂和佩涅奥斯。
普罗托奥斯是捷足的将领,
他们驾驶着四十条黑船参战。

这就是达那奥斯人的首领和王者,
文艺女神啊!请告诉我在跟随阿特柔斯的儿子的军队中
哪个战士最勇敢,哪匹战马最骁勇。

最杰出的战马应属于斐瑞斯之子,
他驾驭着它们,犹如展翅的飞鸟,
它们一样毛色,一样的年龄,一样的身高。
它们在佩瑞亚,由银弓神阿波罗养大。
这么威猛的一对母马,足以吓坏敌人。
最勇敢的战士应是特拉蒙之子埃阿斯,
因为最强大的阿基琉斯在海边生闷气,
他的战马本应也是最骁勇的战马。
可是他对阿伽门农十分不满,
他的士兵在岸边戏耍,
或投铁饼,或掷标枪,也有的在弯弓。
他们的战马安逸地吃着
泽地的苜蓿和三叶草。
覆盖着布的战车放在营帐之中。
士兵们怀念他们的首领,
在营盘中四处闲逛,
不上战场参战。
部队向前开进,巨响象烈火吞噬万物;
大地在脚下呻吟,就像
暴怒的宙斯在阿里摩境内
劈打提福欧斯的睡床一样。
大地就这样轰然作响,
士兵穿过特洛亚草原,飞速地行进着。

宙斯的使者,捷足的风神伊里斯,
带着一个不祥的口信,
到达了特洛亚人那里。当时,
他们正在普里阿摩斯的门前召开全民大会。
捷足的伊里斯站在近旁,
模仿普里阿摩斯之子波利特斯的声音,
后者一直是特洛亚人的哨兵,
他自信自己的快腿,
坐在艾叙埃特斯王的墓顶,
等待阿开奥斯人的开战。
伊里斯变成他的模样说:
  “年老的国王,你总是这么唠叨,
象在太平日子里那样。
战争又要打起来了。
虽然我参加过无数次的拼杀,
却从未见过如此大的阵容,
就象树上的叶子和海边的沙粒般众多。
赫克托尔,我告诉你,你应这样做:
普里阿摩斯城中有许多盟军,
他们操着不同的语言,
让每个将领命令他的部队,
带到城外,列成方阵。”

赫克托耳听出了女神的声音,
人群很快解散,奔向自己的武器,
他们打开所有的城门,士兵战车都冲了出去,
喧闹之声震天动地。

城门外边有一座险峻的土丘,
孤伶伶地立在平原之上,
四周平广开阔,它就是 “巴提埃亚”,
天神叫它 “善跳的阿玛宗人米里涅的坟墓”。
特洛亚人和盟军在那里布阵。
普里阿摩斯之子、头盔闪光的赫克托尔,
统帅着最多、最勇敢的士兵。
他们盔甲整齐,挥舞着手中的戈矛。
达尔达诺斯人由安基塞斯之子
勇敢的埃涅阿斯统领,是女神和凡人的儿子。
美丽的美神在伊达谷为安基塞斯生下他。
安特诺尔的两个儿子,
善战的阿尔克洛科斯和阿卡马斯辅佐他。

居住在伊达山脚的泽勒亚城,
喝饮埃塞波斯黑水的特洛亚人,
由吕卡昂英武的儿子潘达罗斯率领,
他曾接受过阿波罗的弓箭馈赠。

拥有阿德瑞斯特亚和阿派索斯的广大土地,
拥有皮提埃亚和特瑞亚的高山的士兵,
由穿亚麻胸甲的阿德瑞斯托斯王和安菲奥斯率领,
他们是佩尔科特的墨罗普斯的双生子,
父亲精通巫术,劝阻儿子不要参加恶战,
但儿子们毫不在乎,
任凭死神驱使他们。

住在佩尔科特和普拉克提奥斯附近的人,
住在塞斯托斯、阿彼多斯和美丽的阿里斯柏的人,
由许尔塔斯科之子、受敬爱的阿西奥斯率领,
他骑着黄色的高头大马,
从塞勒埃斯河畔走来。

希波托奥斯统帅的是佩拉斯戈斯人,
他们是枪手,住在土地肥沃的拉里萨。
他们的首领是战神的后代,透塔摩斯之子
勒托斯的双生子皮莱奥斯和希波托奥斯。
住在激流环绕的赫勒斯滂托斯的色雷斯人,
由阿卡马斯和佩罗奥斯率领。

克阿斯之子特罗泽诺斯王的儿子欧斐摩斯
是基科尼亚枪手的首领。

来自遥远的阿米冬和水面宽广的阿克西奥斯
的皮赖克墨斯,带领着手持弯弓的派奥尼亚人。
阿克西奥斯河是陆上最美的河。

心志高大的皮莱墨涅斯王,
从埃涅托斯带来了帕佛拉贡人。
他们住在库托罗斯、塞萨蒙,
住在艾吉阿洛斯、克戎那和帕特尼奥斯河畔。
他们的房屋造在高峻的埃律提诺山岩上。

哈利宗人来自盛产白银的阿吕柏,
他们由奥狄奥斯和埃皮斯特罗福斯率领。

克罗弥斯率领着密西亚人,鸟卜师恩诺库斯辅佐,
后者虽会卜鸟,却不能免遭死亡。
被捷足的阿基琉斯结束了生命,
许多特洛亚士兵也在同一条河中被杀。

从遥远的阿斯卡尼亚,福尔库斯和神一样的阿斯卡尼奥斯,
领来了一心想要参战的弗里基亚人。

墨奥尼埃人由墨斯特勒斯和安提福斯率领,
他们是塔莱墨涅斯和古盖亚湖神女的儿子,
把墨奥尼埃人从特摩洛斯山脚带来。

讲外语的卡里亚人由那斯特斯率领,
他们住在弥勒托斯和茂盛的佛瑞斯山,
住在水流湍急的迈安德罗斯河畔和陡峭的米卡勒山。
他们的首领是安菲马科斯和那斯特斯,
两人都是诺米昂的英武的儿子。
那斯特斯浑身金饰,宛如战场上的少女,
真是一个傻瓜!黄金未能挡住死亡,
捷足的阿伽门农把他杀死在河里,
并夺走了他满身的黄金。

萨尔佩冬和忙碌的格劳科斯率领的吕西亚人,
从吕西亚和多急流的克珊托斯河畔远道而来。

第三卷 ——阿勒珊德罗斯同墨涅拉奥斯决斗

特洛亚人排好方阵,每支队伍都有一名将领,
他们呐喊着,响声震天,
如疾飞的雁鸟和鹳鹤,鸣声直冲云霄,
试图躲避狂风暴雨
展翅飞往俄开阿诺斯长河的支流,
给普革迈亚人带出屠杀和死亡,
它们将在清晨发起这一场恶战。
阿开奥斯人却默默地进行,带着腾腾杀气,
他们下定决心,生死与共。

他们急速地行进,穿越草原,
脚下的大地旋起团团尘埃,
有如南风轻拂过来的云雾——
牧人不喜欢它,但却中了小偷的意,
比黑夜还要黑暗,使人的目力仅及一石之遥。

两军相向而行,渐渐逼近,
神一样的阿勒珊德罗斯从特洛亚军阵中跳了出来,
他身披绚烂的豹皮,
肩挂弯弓和利箭,挥舞着一对顶着铜尖的长矛,
向最好的阿开奥斯人挑战,
决心要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

战神钟爱的黑涅拉奥斯,
看见他迈着大步,走到队伍前列,
心中充满了喜悦,
犹如一匹饥饿的狮子,
看到了美味的野山羊或花斑鹿,
尽管有飞快的猎狗和健壮的年轻猎人
它也会贪婪地把美味吞食。
墨涅拉奥斯就是如此喜悦,
他马上跳下战车,决心报复这个罪人。

一看到墨涅拉奥斯走上前来,
神一样的阿勒珊德罗斯倒吸一口冷气,
为了避免送命,他退到队伍中去。
就象一个人在山谷中碰到毒蛇,
他脸色苍白,手脚颤抖,
连连后退。在阿特柔斯之子面前,
神一样的阿勒珊德罗斯也是如此恐惧,
迅速逃回特洛亚人的队伍中去,
赫克托尔怒不可遏,讽刺他道:
“可恶的帕里斯,你这个小白脸,好色之徒!
但愿你没有出生,或者未婚先亡!
比起你临阵退缩,丢人现眼,
更让我好受得多!
长发的阿开奥斯人一定高声大笑,
讥笑我的最好的勇士,
竟是一个徒有其表的懦夫!
你就是这样在船帕之上航过大海,
在你忠实的伙伴陪同下,
从遥远的外国,
把一个美貌的女子、执矛的战士的弟妇
带回我们的国土,同时
给父王和国家带来巨大的灾难
给敌人带去欢乐,你给自己的则是耻辱。
为何不去面对战神钟爱的墨涅拉奥斯?
打上一仗你就明白你抢走了什么样的人的妻子,
你的竖琴、头发、容貌,这些美神的赠予
都救不了你。
特洛亚人都太胆小,否则,他们会用石块砸死你,
为了你给他们带来的耻辱。
神一样的阿勒珊德罗斯答道:
“赫克托耳,你的责备十分合理,一点儿也不过分。
你的心是如此的刚强,
恰如锋利的大斧劈开圆木,
凭借匠人之力,造成船板,
你的心就如这大斧一样无所畏惧。
不要因为美神的赠予而责怪我,
不要讥讽神明的礼物,
这是常人难以得到的荣誉。
如果你希望我战斗,
那么让特洛亚人和阿开奥斯人全都坐下,
两军之中,我要和墨涅拉奥斯单独决斗,
为了海伦和她带来的财产。
我俩之中,谁获得胜利,谁更强大,
就有权带着海伦回家。
其他的人都要发誓,订立友好的协定。
你们可以继续住在肥沃的特洛亚,
他们也会返回水草丰美的阿耳戈斯和美女众多的阿开奥斯。”

他说的话,很得赫尔托尔的欢心,
后者横握长枪,进入两军之间,
身后的特洛亚人士兵全都坐下,
长发的阿开奥斯人却继续用箭瞄准他,
试图用利箭和石块击中他。
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大声命令:
“停止投射!阿开奥斯人,
头盔闪亮的赫克托尔有话要说。”

阿开奥斯士兵停止进攻,安静下来。
赫克托尔在两军之间这样说道:
“特洛亚人,胫甲坚固的阿开奥斯人,
请听帕里斯说话,是他引起了可恶的战争。
他希望特洛亚人和阿开奥斯人
都放下装备精良的武器
好让他和墨涅拉奥斯在两军之间,
为了海伦和她的财产进行决斗。
哪一个获得胜利,证明自己的强大,
哪一个就可以把海伦和财产带回家,
其他人保证订立友好协定,并对天发誓!”

听完,双方的将士默不作声,
咆哮战场的墨涅拉奥斯这样说道:
“各位请听我说,在这场战争中,我的痛苦最为直接。
但是,特洛亚人和阿开奥斯人可以握手言和,
大家已经受够苦头,为了我的怒火
和阿勒珊德罗斯可耻的行为。
我们两人之中注定要有一个走向死亡,
就让他死去吧!其他人尽快分手回家。


楼主热帖
[美文&演讲] 《绿》朱自清(描述绿的名篇欣赏之一)
[名著名典] 朱子家训节选
[美文&演讲] Facebook COO哈佛商学院毕业演讲:追随
[古体诗[古风]] 《将进酒》 李 白
[诗歌] 泰戈尔献给母亲的诗:仿佛
[名著名典] 《年的传说》 选自: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史诗] 《荷马史诗》连载 第一部 《伊利亚特》
[诗词] 《绿》艾青(描述绿的名篇欣赏之三)
[近体诗[绝句-律诗]] 草 白居易
[名著&名篇] I have a dream 我有一个梦
[随笔&美文] 梦想与现实
[美文&演讲] 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

The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to have a great aim,and the determination to attain it.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账号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品读天下 ( 鄂ICP备12016870号-2|网站地图  

GMT+8, 2019-8-20 01:27 , Processed in 0.127092 second(s), 3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